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夜探(下)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190 2019.06.20 20:48

  直到张二爷的小妾进来送茶的时候,才发现了屋内的惨状,于是尖叫声陡然响起。

  而张二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耳光扇在了那名小妾身上。

  年轻的捕快便倒飞出去,撞在了墙上,落地时已是动弹不得。

  “叫什么叫?”张二爷含糊不清地说道,再看向自己养的那些打手,脸上阴云密布,“去找,找不到就不用回来了,一群没用的东西。”

  干瘦的脸上满是疯狂与痛苦,千万别被我抓着,抓着了就算是衙门的,我也把你给卸咯。

  混迹灰色地带多年的张二爷作威作福惯了,哪受得了这口气?

  ……

  解了面罩的蔡宁此时满脸兴奋,先前自己也甩了几个耳光,那感觉,真的爽,就是打的有点用力了,手还有点疼,没想到这看东西骨头挺硬。

  “大人,这样做怕是有些不妥。”王捕快沉声道,对方只要不傻就能猜到自己等人的身份,毕竟是官家,这种强硬的手段若是被人见了去,确实不妥。

  “放心,他不敢。”洛阳将手中吃完的糖葫芦串随手一扔,去官府告捕快?

  若是他姓张的屁股干净些,还可以想想,自己就不是什么好鸟,进了官府,不把他敲个干净想出来?怎么可能。

  这些事王捕快自然也懂,许是出于对自身职业的操守,这个老实人还是觉得不太好。

  毕竟自己是捕快,是朝廷的人,这样行事,已经有些超出界限了。

  “老王,你想这么多干嘛,有洛大人在,况且他那种人也不敢明着来。”蔡宁说道。

  蔡宁的想法就比较简单了,这种人还敢惹自己不成?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话说刚才那一顿揍是真的爽啊。

  这老东西这些年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小姑娘了。

  “原来你不怕对方来阴的啊?”王德疑惑道。

  “他们又不知道我们是谁。”蔡宁得意洋洋地说道,先前自己可是压着喉咙说的。

  “去他那查死去的四个女孩,用找妹妹这样的理由,对方就以为我真是她们哥哥了?”洛阳瞥了一眼蔡宁,早先怎么没发现他缺心眼呢?

  “不然呢?”蔡宁愣了愣。

  “你连自己妹妹叫什么都不知道?你妹死了不去认领尸体,不去报案?”

  “咯噔。”张二爷这些年积攒下来的恶名顿时在蔡宁幼小的心灵上重重一击。

  完了,对方刚才好像狠狠地盯着自己来着。

  蔡宁突然想起来一个故事。

  王二和麻子有矛盾,王二带着两个小弟上门将麻子打了一顿,事后麻子对王二的两个小弟的仇恨甚至超过了王二。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能按死的就不要给他留活路,蔡宁突然考虑起现在回去把姓张的给丢河里喂鱼还晚不晚。

  洛阳并不在乎报复,自己这样的职业刺客能被龟公派人给阴了?那这些年就真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至于为什么对一个六七十岁的高龄老人下这样的毒手?

  诚然,大部分老人都是很和善的,但是张龟公这样的,那叫贼,老而不死是为贼也,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洛阳一般懒得理会,世上这样的人也不少,不过既然找上门了。

  洛阳原本是想打算请他去死的,只是身边跟了两个跟班,就不好下杀手了,两次下手都没留情,奈何对方年轻时候练过,硬生生抗住了。

  就说衙门牢房里,杀人犯看不起抢劫的,抢劫的看不起盗窃的,盗窃的看不起……

  张龟公自然被洛阳划分在了鄙视链最底层了。

  有点可惜了,洛阳这么想着,登上了一艘停靠在岸边的大船。

  ……

  “小相公生的可真俊啊。”洛阳一上船,便有一群莺莺燕燕围了上来,那一双双手毫不客气的摸上了洛阳的脸。

  洛阳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数名女子拥着走了进去,王捕快紧随其后。

  倒是蔡宁有些闷闷不乐,心想自己长得也不差啊,这些女的怎么就没有一点眼力劲呢?

  十来岁的小屁孩懂什么,自己这样的强壮青年才是上上之选啊。

  “这位公子,您看上了咱们姐们中哪一个呢?是不是姐姐啊?”有大方些的直接凑到洛阳怀里,湿润的吐息在耳边回转,弄得洛阳痒痒的。

  “若是觉得一个不够,多点几个也是可以的哦~”娇笑间,小手不安分的摸了过去。

  “当然了,全部也是可以的哦~”

  洛阳手一抬,就抓住了那只不安分的手。

  “让你们老鸨来。”洛阳笑道。

  热闹地屋内顿时针落可闻。

  “原来公子有些样的爱好。”有女子娇笑道,只是目光有些幽怨。

  ……

  “你看什么看。”被蔡宁盯得久了,老王有些不自在。

  “问个话怎么问这么久呢?”蔡宁眼色有些暧昧,“刚刚老鸨进去的事时候我可看到了,虽然年纪大了些,左右不过三十岁,要是放在十年前,怎么也得是个头牌。”

  王捕快没有理会他,安静地站在门边闭目养神。

  蔡宁看着那群对自己指指点点的女人,心中觉得很是不快,却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真好啊。”

  也不知道他说的真好指的什么,想来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

  “公子,奴家已经好些年没有接过客了。”

  原本还不满被人叫来的老鸨,此时眼中满是春风,故作娇羞的坐在洛阳身旁,伸手从桌上拿起装满了酒的酒杯,两根纤细的手指握着杯角,尾指翘起,身子贴着着洛阳软声软语的说道,“既然公子赏脸,奴家自然会好好伺候公子的。”

  “奴家敬公子一杯。”

  洛阳正觉得喉咙有些干,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公子好酒量。”看着洛阳如此干脆,不过三十来岁的老鸨连忙夸道,对于洛阳这个岁数的男子,她自有自己的方法。

  而且这位客人长得着实清秀,而且越看越好看。

  于是当自己的小手被对方握住时,老鸨的身子一颤,“公子为何这么心急?奴家又不会跑的。”

  说着便闭上了双眼,仰头对着洛阳,脸上满是羞涩。

  只可惜表情用错了地方。

  “小枝是你船上的吧。”洛阳笑道。

  老鸨闻言睁开眼睛,一脸疑惑地说道,“公子说什么呢?什么小枝啊,奴家不知呢。”

  “良辰美景,公子何故提别人,莫不是奴家哪里做的不好?”

  看着满脸委屈的老鸨,洛阳心说真是屈才了,若不是提到那个名字时,对方下意识的握了握拳头,自己还真被骗了。

  洛阳叹了口气,“既然我已经上门来了,你这样就可没意思了。”

  “奴家不知道公子说的什么。”老鸨低着头。

  洛阳凑到她耳边,“若是你认为不承认就没事的话,我很好奇你这这年是怎么平安度过的。”

  “公子说笑了,奴家可没有违反大唐律令呢。”

  “哦?那想必姐姐船上的其他人的身份也都没有问题吧。”

  老鸨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起来,因为自己的底细她最清楚不过了,风月场所,最经不得细查,平日里过的安生,也都是缴纳了例子钱。

  “姐姐可要好生想想,不过数日,这西湖上已经发生了四件命案,你猜猜若是朝廷查下来,你身后的人是否真有遮天手段按的住,又会不会保你平安。”

  洛阳说的很轻松,老鸨却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过三十来岁,便能掌管一艘画舫,自然也不是没心眼的。

  “若是朝廷要查,便他查便是,船上的姐妹也都是良民。”老鸨站起身来,又替洛阳斟了杯酒,递到他手中道,“姐姐说的都是实话,像你这么俊俏的公子,也就前些日子见过一次,年龄看上去和公子差不多。”

  “哦?还有比我长的俊的?你说说怎么个俊法,回头我去看看。”洛阳把玩着手中的酒杯道。

  “姐姐也听不出百越的口音,只记得他出手阔绰罢了,公子就别为难姐姐了。”老鸨梨花带雨地说道,“你们这些耍刀的江湖中人,就会欺负一介弱女子,也不嫌害臊。”

  “怎么会呢?”洛阳终于笑了,“姐姐喝醉了,我就先告辞了,有机会再找你好好喝一杯。”

  “公子说笑了,您怎么会和风尘女子有缘呢?”老鸨的语气中满是恳求。

  洛阳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朝外走去,“有人在船上吃过白食么?”

  “自然是有的。”老鸨小手捂着嘴巴,笑出了声。

  ……

  确定摆脱了“追兵”后,蔡宁一头黑线的看着自己的上司道,“大人,你没带银子?”

  银子自然是有的,先前杀了一个回马枪,就是冲着那叠银票去的。

  “我才来了几天?哪来的俸禄?”洛阳白了他一眼,将手中的花生米扔到嘴中,别说,味道还不错,就是有点咸了。

  “大人,这些风尘女子求生不易……”老王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那你借我点,十两就差不多了,我这就回去把银子给了。”

  老王立刻闭上了嘴,眼观鼻,鼻观心,不再说话。开什么玩笑,十两?自己一个月的俸禄都没这么多,而且自己啥都没吃。

  蔡宁和老王就这么陪着洛阳蹲在西湖边。

  果然现在的人都是些人精啊,也对,老实点的都被别人吃了,吃完了手中的花生米,洛阳意犹未尽的拍了拍手道,“你们去查一个人,男的,十三四岁,百越口音,佩刀,应该是一名刀客,江湖中人。”

  “哦,对了,长相的话,比我差一点点。”

  本来听得好好的,最后这句话一出口,饶是老王这样的老实人,也忍不住看向洛阳的脸。

  “看什么。”洛阳被两人看的有些不自在,“这个人很关键,找到了以后不要打草惊蛇。”

  “大人……这个……”蔡宁支支吾吾的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有话直说。”

  “卷宗上面记录都略微用了些修辞手法的。”蔡宁有些无奈,这个修辞自然是夸张,可是何止是略微,其实夸大其词了,破案的时候,动不动就是根据线索找到嫌疑人,扬州城人山人海的,就洛阳说的这点特征,去哪儿找?

  “什么意思?”洛阳不解道。

  “不算上大人你的话,若不是对方自己跳到脸上来,我和老王两个人估计一辈子也找不到。”蔡宁认真道。

  “嗯?”洛阳愣了愣,“衙门里其他人呢?”

  “其他人有其他事啊,现在衙门里人手缺的很……”

  洛阳懂了,蔡宁还是说的委婉了,说白了,死了几个艺伎,对于衙门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

  派了自己挑了两个人,更多的是做做样子,想让衙门所有捕快出动,全城搜索?除非是死的某个当官的还差不多。

  果然卷宗就是拿来打法时间的啊,洛阳苦恼地捏着下巴,认真地思考起来,老王和蔡宁也不敢出声打扰,就这么安静地看着他。

  “有了,”洛阳猛地一拍大腿,计上心头。

  迎上盯着自己的两人好奇的目光,“你们两想想办法,”

  ……

  老王和蔡宁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想了这么半天,就想出了这么个办法?这也叫办法?

  洛阳不在乎他们心里怎么想的自己,“我们不是三个人吗?三个人一起想办法啊。”

  “全听大人吩咐。”蔡宁连忙道。

  “让你们想就想,”洛阳瞪了他一眼,看出了他心中的担忧,“就算最后案子没办成,我自己会顶,瞎操心个屁。”

  “大人,目前人手确实不够,我们能做的只有守株待兔。”老王沉声道。

  “继续。”

  “如果说这个百越刀客是嫌疑人的话,那么他还有可能再去西湖边的画舫。”

  “有道理。”洛阳深以为然。“还有没。”

  “近日扬州城内多了许多江湖中人,虽然暂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但是我猜这名百越刀客的目的和其他人差不多,我们可以留心这些人的去向。”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洛阳拍了拍蔡宁的肩膀道,“多学学人老王。”

  “是。”蔡宁有些不乐意地说道。

  洛阳站了起来,“那行,你们两分配一下工作,谁守着西湖,谁守着那些江湖人。”

  “两个人?”蔡宁心说你干嘛去。

  “嗯,我有事要去查证一番。”洛阳打了个呵欠,只留下湖边的时候两个捕快大眼瞪小眼。

  “他肯定回去睡觉了。”蔡宁看着老王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去哪儿?”老王瓮声瓮气的问道。“你挑吧。”

  “我守西湖这边吧。”去监视那些江湖人?开什么玩笑,不小心路子野一些的被发现了,红刀子进,白刀子出。

  没看到前任衙头都被人砍了没?人还是四境武夫也没能翻出个泡,自己还年轻。

  再说了,守着这里,虽然吃不到,但是还是能过过眼瘾不是。

  “好。”老王点点头,转身离去。

  夜,越加深了。

  蔡宁将自己藏进了黑夜中,然而总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

  这是心里有阴影了,西湖上死了这么多人,没准某个角落就有阿飘在盯着自己。

  想到这里,蔡宁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看来找机会得去寺庙里求几张符揣兜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