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方宁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057 2019.07.05 23:36

  扬州城卫军大营。

  自从回到大营报告了昨夜发生的事,满身伤痕的方宁便安被下了武器,押往牢房中。

  任来往的卫兵指指点点,方宁从头到尾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不到一个时辰,整个城卫军便知道了方宁所属一伙的事。

  很难想象,在一名三境火长的带领下,全由武者组成的小队居然在一次普通的巡逻任务中,死伤过半。

  若这也就算了,毕竟伤亡向来是难以避免的。可在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后,还让对方全身而退。

  从这一刻起,质疑方宁的能力的声音在城卫军中迅速传来。

  “毕竟太年轻了。”有老兵叹了口气。

  “关年轻什么事。”一旁有人笑道,“太自大了,若是他早些发出求援信号,又怎么会落得这般下场?”

  “还是太贪功了啊。”

  “若是他再谨慎些呢?”

  方宁部下,满脸雀斑的佩刀少年这一上午已经听了太多议论声,他很想站出来说些什么,可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因为四名名同袍的尸体,现在正躺在大营中。

  对的,四名。

  就在一炷香前,有两人重伤不治。

  那些议论声并没有避开这支小队的成员,所以雀斑少年听的很是真切。

  听着众人议论声的少年,坐在床头,背靠着墙壁,渐渐陷入沉默。

  ……

  仿佛就在前一刻,那两名士兵还在和自己说话,下一刻,他们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都是自己的错,方宁没有任何辩解的意思,回到城卫军军营后,他将这件事的经过完整的汇报了上去。

  现在,他在等待着上面的处置。

  当太阳日上三竿,终于有人来到了牢房外。牢房没有上锁,或者说一直以来都没有上锁的习惯,所以对方很随意地拉开了牢房的大门。

  “方宁。”那人唤道。“跟我走吧。”

  方宁没有抬头,吃力的站起身来,因为动作幅度过大,伤口处有鲜血溢出。

  然而方宁却仿佛没有感觉一般,面色如常的跟了上去。

  ……

  “关于昨夜的事,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跪伏在地的方宁听着对方的话,直起身来。

  那是一张很陌生,却又很普通的脸,方宁对这人没有半点印象,或许曾经见过,只是长得实在大众,所以没了印象。

  方宁摇了摇头,似乎失去了兴趣,慢慢低下了头。

  中年男子背负着双手,站在方宁前方,至上而下,好奇地打量着方宁。

  “如果你有话要说,最好趁现在,不然你可能没机会说出口了。”

  方宁依旧选择沉默,低头不语。

  “我从扬州府来。”男子的声音很轻和,似乎有某种魔力,让人听了不由生出亲近之情。

  方宁投出一道漠然的目光,他说的是扬州府,而不是扬州城,其中的意思,方宁自然听的懂。

  “你不相信我?”中年男子失声笑道。

  “……”

  “方宁,二十一岁,三境武者,祖籍扬州,扬州城城卫军火长,擅长使弓。”

  方宁看着他,有些不解。

  “在扬州城卫军中颇有名气,有两点我想不通,既然你擅弓箭,在那种情况下,你应该有机会发出求援信号,可你没有这么做,为什么?”

  “第二点,为何死亡的两人中,有一人尸体距离战斗地点并不近,是什么原因让那名卫兵脱离小队独行?”

  “第三点,你的供词上,对方只有一名一境武者,一名三境武者,而你也同为三境武者,小队里还有三名二境武者。”说到这里,中年男人摇了摇手指,“应该没人相信大唐府兵中,会有这般拔尖的酒囊饭袋。”

  以一敌十的高手?自然是有的,但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种双方实力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

  哪怕是作为火长的方宁作出了的决策有着重大失误,可他手下的队员中不乏多年老兵,那种情况下,为何没有质疑?

  而且方宁这样的年龄就已经当了两年的火长,在随时可能升职的情况下,又为何会选择冒险贪功?

  而且正面交锋下,对方只是一名三境武者,那名丧失了行动能力的一境,姑且算是半个人,方宁一属真正这般不堪?

  这不是话本,这种情况不该出现。

  只是因为己方年轻冒进,能力不足?真是这样,被打脸的可不只是方宁一个人了。

  说完这些,中年男子目光再度落在方宁身上。

  方宁低着头,双目微垂。

  “或许,你可以告诉我,你能相信谁。”中年男子也不生气,依旧是那副平和的表情,声音没有一丝波动。

  “偌大的扬州城卫军,已经没人能让你相信了?”男子有些诧异。

  “哦,对了。”似乎想起了什么,中年男子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

  “就在刚才,你又有两名重伤的下属不治而亡。”

  方宁闻言,猛然抬起头,咬着牙关,双目圆睁,死死地盯着中年男子。

  “别这么看我,这事和我没有一点关系。”中年男子连忙举起双手。

  “好吧好吧,你看。”男子语气中满是无奈。

  “你的畏惧,在你看来或许很有道理,我不是你,所以不能理解你的感受。”

  “不过你应该想一想,你如果什么也不说的话,最后你只能带着秘密陪你的属下一起去死了。”男人认真道,“当然,如果你能熬过严刑拷打。”

  “当然不是我出手。”

  “我只是负责问问题,可你不配合我,软的没办法,自然只来硬的了。”

  “……”

  “我的话说完了。”中年男子看着眼前这块又臭又硬的石头,无奈转身离去。

  “对了,梁校尉现在不在扬州城,如果你是想等他回来的话,那么祝愿你能等到。”中年男子最后看了一眼跪伏在地,背对自己的年轻军官,撩起了篷布。

  出了大帐,数名城卫军迎了上来。

  “剩下的人隔离开了吗?”中年男子问道。

  “是的,他们接下来几天不会有见面的机会。”

  “派人分开审讯,供词若是有任何差别之处,第一时间告诉我。”

  “诺。”一名军官应道,

  “衙门的人怎么回话的?”

  “和大人预料的相差无几,这种时候,他们也不敢在背后给下畔子。”

  “那就好。”中年人满意的点点头,“再去一趟衙门,把他们最好的仵作借来。”

  “诺。”另一名军官领了命后没有丝毫迟疑,转身迅速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