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夜色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189 2019.07.11 21:39

  “蔡宁他出事了吗?”进了屋内,蔡杨氏看着自称是蔡宁朋友的洛阳,突然问了一句。

  正好奇地四下打量着的洛阳还没想好该如何开口,就被对方先问了出来。

  下一次没能反应过来,只得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妇人,有些惊讶,自己说了什么才让她看出了端倪。

  见着对方没有说话,蔡杨氏越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蔡宁他……”

  要看蔡杨氏双眼一红,洛阳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于是连忙出声安慰,“婶儿,您别急。”

  “现在急也没用,蔡宁他才失踪两个时辰,我已经派了人去巡他,想来要不了多久就能找到。”

  “您要相信,衙门想找的人,没有找不到的。”

  不管有没有用,先让她安个心。

  可惜这句话没能起到效果,蔡杨氏脸上写满了担忧,紧紧拿着手中的矮凳。

  “您放心,没事的。”

  “嗯。”蔡杨氏敷衍的点了点头,明明早上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这么一会,人就不见了呢?

  “婶儿,您想想,蔡宁他最近有没有招惹到谁?”

  “又或者,你们家有没有和谁发生过大矛盾?”说完这些话,洛阳顶着蔡杨氏,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

  “衙门里的事,我不知道。不过我儿子对谁都是一张笑脸,他那样的人,能惹到谁?至于我们家,娘儿俩过日子已经很不容易了,也不会去招惹别家。”

  “对了,要说矛盾……前些日子隔壁李家小娃子,扔石头砸坏了家里的房瓦,被蔡宁看到了,抽了几下屁股。”

  “去年年底,孙老秃想偷看黄家姑娘洗澡,被蔡宁看到,揍了他一顿,事儿后也没怎么为难他。”

  “不会是孙老秃吧……”蔡杨氏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果然越想越像那个秃子,三十岁的人了,整天游手好闲的。估计当时被蔡宁揍了以后,心怀怨恨,然后……

  “婶儿。”洛阳急忙打断了蔡宁老娘,这都什么跟什么?

  十来岁的小屁孩,三十来岁的痞子,这样的人敢对衙门捕快出手。

  再说蔡宁怎么着,也是一名武者,虽然他的修为是低了些,可也不是普通人能随便拿捏的。

  而且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不至于吧。

  揉了揉额头,洛阳无奈道,“那您想想,蔡宁他最近有啥不对劲的地方吗?”

  蔡杨氏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摇头,“没有。”

  看对方说话的语气不似作假,这一下,洛阳有些发愁了。

  没有仇家,谁又吃多了没事干,找蔡宁的麻烦。

  虽然蔡宁只是个小捕快,可他也是大唐的捕快,一旦被发现,那后果可不是一般人能承担得起的。

  那排除了这种可能,只剩下他最近查的案子了。

  “婶儿,您放心,蔡宁的事儿交给我,您安心在家等着我把人给你送回来就好。”

  看来再继续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了。

  “小,洛大人,拜托您了,求您一定要帮忙把蔡宁找回来。”若不是洛阳在场,这名妇人也许早就哭出来了。“老蔡家七代单传,蔡宁他可不能出什么差错啊,不然我死后都没脸见我家那个老头子。”

  “好。”洛阳郑重的应了一声后,离开了这座小院。

  ……

  夜色笼罩下,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向着蔡家摸去。

  “抓一个老太婆,干嘛非要两个人来?”

  “谁知道呢?或许二爷年纪大了,胆子就小了吧。”

  “哈哈,年纪大了?前些日子才纳了个小妾,我看是老树生新芽啊。”

  “你说话注意点。”络腮胡男子瞪了一眼同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二爷是什么人,他的女人你都敢想?”

  “哪能呢,嘿嘿。”另一人摸了摸脑袋,讪笑道,“只是那小娘皮实在是可怜,感觉二爷完全没把他当人看啊,动不动就拳打脚踢的,这要换了我,早跑了。”

  “跑?”男子没好气地说道,“能跑掉在青楼里的时候就跑掉了,现在被张二爷抓在手里,除了二爷发话,她哪儿都去不了。”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除了死。”

  光头对于别人的生死并不在意,压低了喉咙嘿嘿一笑,“你说二爷晚上还有那个能力吗?”

  似乎对于光头的淫贱的表情习惯了,络腮胡也跟着笑了出来,“老木头一根了,估计早烂了,他真要还能再折腾那么两下,估计也不会把她那小妾往死里打了吧。”

  说完两人对视一眼,脸上挂满了你懂我懂的笑容。

  “啥时候我也能娶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光头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是向往。

  络腮胡闻言,一肘打在了他的胸前,也不顾对方龇牙咧嘴地喝骂声,淡淡的一句就把光头压的不敢再说什么了。

  “你要是想死,就继续想。”

  光头揉了揉胸口,他知道对方是对自己好,张二爷可不是什么善茬,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去了,估计自己想死都是个问题。

  眼看着就要到张二爷说的地点了,络腮胡刚想交代一下行动,身后那人突然说了一句:

  “你放心,这事你知我知,不会再传到别人耳中了。”

  络腮胡闻言,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然后脚步一顿,身体猛地僵在了原地,仿佛被雷劈一般。

  这个声音……

  费力地咽了咽口水,缓缓转过头,迎面撞上一张笑吟吟的脸。

  “没事儿啊,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放心。”青衣少年伸出手,拍了拍络腮胡的肩膀,认真地说道。

  络腮胡微微偏过头,看到了被少年单手抓住的同伴,修长的五指将光头的脸整个遮住。

  任凭光头怎么挣扎,也没能逃脱那只看上去软绵绵的手,只能发出一段段无意义的呜呜声。

  “别吵。”少年不满地轻喝一声,抓着对方脸的那只手用力一收。

  感觉到自己的脸骨快要裂开一样的光头,只能忍着剧痛,停下了挣扎与呼救声。

  青衣少年这才满意地回过头,看向一动不动的络腮胡,收回了扣住他肩膀的手,食指竖在嘴边,“嘘”

  然后咧嘴笑了。

  络腮胡想跑,却发现自己的腿有些软,能突然出现在自己背后的人,可不是他能应对的了的。

  更别说这名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少年,单手就制服了自己的同伴,光头的力气可比自己的大多了。

  这家伙绝对是一名武者。

  普通人遇到武者怎么办呢?

  不想死的话就投降。

  正巧,络腮胡不想死,至于光头,好吧,看不到他的脸,不过他肯定也不想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