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有虫子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118 2019.06.09 11:33

  “他怎么样了?”

  淳生站在叶清身后,惦着脚尖看向床上的洛阳问道。

  “你在后面转悠个什么?”叶清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指着门外道,“出去。”

  淳生自然要据理力争,这里自己说了算,凭什么赶自己走?

  “那我走。”叶清抓着洛阳的手腕的小手作势要放。

  “我去做饭了。”淳生收回视线,转身就走。

  我明明没用力气啊,怎么就昏了?而且就算用力了,自己这点力气……

  突然好奇洛施主怎么当上捕快的了。

  身后终于没人走来走去了,叶清这才静下心来,想着自家师傅教的医术,两指搭在洛阳左腕上。

  “啊!”叶清惊呼一声,小手如触电一般收回,满脸惊讶的看着洛阳。

  哪怕洛阳是武者,脉搏跳动如何会这般激烈?

  叶清深吸一口气,再度伸出手,闭上眼,眉头深皱。

  气血旺盛的武者,自然不同于常人,而洛阳的脉搏乍一听,只会觉得气血旺盛罢了,然而细听之下,旺盛的生机之下,是隐藏极深的虚弱。

  就像一个火盆,现在被人扒拉开了,火自然燃的更盛,可柴火只会更快的燃尽。

  透支。

  叶清只能想到这一个词,可是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服用特殊的丹药刺激潜能后才能造成的结果,难道?

  想到这里,叶清从怀中处取出一个银针包,摊在床边解开后,取出一根细若牛毛的白毫银针,挽起洛阳左臂的衣袖,准确的扎在尺泽血穴上。

  看着偏红的血液,叶清抿着嘴,小心翼翼地拉开了洛阳的的衣襟。

  胸膛之上是数道伤横,叶清数了数,一共六道,其中两道想来是刺伤,若是再偏上一寸,洛阳现在已经可以埋了。

  新伤之下,是数十道早已愈合的伤口。

  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叶清右手探出,按在了洛阳胸膛之上,一抹极淡的绿芒在其掌心浮现,一丝丝地钻进洛阳体内。

  手掌缓缓向下,在洛阳的胸膛之上滑过,心,肝,脾,肺,肾。

  小手最后回到洛阳左胸,很旺盛的生机,但正是因为太旺盛了,所以不对劲。

  “所以是心脏吗?”叶清低下头,耳朵贴在洛阳胸前,心跳声中似乎隐藏着什么。

  “蛊?”叶清坐直了身子,满脸惊疑,想要再度俯身听个究竟却发现洛阳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正紧紧地盯着自己。

  “你醒了啊。”叶清有些诧异,“别动,你身体有问题。”

  小丫头说的很认真,洛阳想了想,这才放松了身体。

  “我可以试着替你医治一下。”叶清看着洛阳狐疑的目光,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了,“我真的会治病的。”

  洛阳努力尝试去相信眼前的少女,可是一想到前几日那一言难尽的包扎手法,就,很难相信,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来话。

  “你现在身体内部问题很严重,应该是透支过度了。”叶清有些不确定,“你最近吃过什么药草没?”

  “没有?”尝试解读洛阳眼神所蕴含的意思,叶青问道。

  洛阳眨了眨眼睛。

  “我觉得你可能是被人种了蛊。”

  蛊?

  听到这里,洛阳眉头不由地皱起,他也不知道有没有被种过蛊。

  只是隐楼每一个季度会发放一颗不知名的药丸,吃了就没有问题。

  作用自然是控制楼里的刺客,据说也有协助修行的功效。

  可是昨晚到现在,自己上司却依旧未出现,所以那颗丹药自然没到手。

  这才有了后来的事。

  “我还是觉得,应该是蛊。”叶清伸手按住洛阳的胸口,“而且那个蛊十之八九被种在了这里。”

  关于“蛊”,洛阳只是在书上看过,据说是西南某地特有,其本质只是某种小虫子,可是这些虫子被人培育之后,拥有了某些难以想象的能力。

  如果自己体内真的被种下了蛊,那么隐楼功法并没有问题?身体的问题只是因为隐楼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种的蛊?洛阳看着叶清,眨了眨眼。

  “我也不是很确定。”叶清似乎在为自己医术不精而不满。“若真是被下了蛊的话,我现在也没办法。”

  洛阳闻言,眼中的光芒渐渐散去。

  “如果我师傅在的话,他应该有办法。”叶清语含歉意的说道,“可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那就是没办法了,洛阳眨了眨眼,冲着她轻轻笑了笑。

  “因为蛊在心脏,所以不敢轻易施为。”叶清覆盖在洛阳胸前的手掌再度泛出青绿色光芒,一股柔和至极的气机如同溪流,缓缓渡入洛阳体内,仿佛三伏天喝了一口冰镇酸梅汤一般,洛阳不自觉的发出一声轻吟,而后觉得很是窘迫,苍白的脸上顿时浮现一抹微红。

  洛阳赶忙闭上眼,这可真是……

  那股柔和的气机涌入体内后,顺着经脉在体内缓缓流动,洛阳觉得好受了许多,动了动手,突然四肢有些知觉了,于是睁开眼,看向叶清的眼中满是惊讶。

  “咯咯。”看着洛阳的表情,叶清反而觉得十分好笑,“我说了啊,我是大夫。”

  “大夫,都这么治病的吗?”洛阳嘶哑着声音问道,自己可从没听过有人靠真气治病的,而且眼前少女的真气性质又是自己从未见过的。

  “嗯……”叶清将手收回,想了想,“并不是哦,只是我修行的功法本就是为了医病救人。”少女的语气中满是自豪。

  看着叶清脸色变得苍白,洛阳郑重地说道,“谢谢。”

  “没事啊。”叶清连忙摆手,“我都没能医好你。”

  突然想到了叁柒,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不知道药有没有送到他手上。

  “你在想什么啊?”叶清好奇地问道。

  洛阳回过神来,看着叶清认真说道:

  “如果,我体内真是蛊的话,该怎样才能治好?”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找到下蛊的人,每一种蛊都有不同,只有下蛊的人才了解自己养的蛊虫。”

  找隐楼解蛊?洛阳不会这么天真,于是苦笑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办法肯定有啊。”叶清不假思索的说道,洛阳如同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看向叶清的目光变得热切了起来。

  “可是在现在这个情况下,能解蛊的办法,我不知道。”叶清眼中没有丝毫打趣的意思,“比如找到某位医家圣手,施毒高手也行,毕竟医毒本是一家。”

  好吧,就当没说。

  洛阳叹了口气,恢复了平静,从床上挣扎着坐起身来,叶清连忙扶住他,“你不要乱动,你身体还没好。”

  靠在床头,洛阳这才觉得好受许多,躺着的滋味并没有那么好受,特别是自己动弹不了的情况下。

  体内肆虐的真气,现在安稳了许多,洛阳想不明白,若是蛊的话,为何发作时,只是真气失控?

  听了洛阳的疑问,坐在床边的叶清道,“蛊,是一种虫,但是一般情况下,它并不会直接对人的身体造成伤害,哪怕它被种植在人体内。”

  “蛊虫通常会通过人影响人体脏腑或是经脉,使得被下了蛊的人产生各种病症,比如四肢无力,气血不畅,器官衰竭等,苗疆那些人也是因蛊虫而闻名,因为蛊虫体型太小,所以很难发现,被施蛊之人,往往以为自己只是得了病……”

  叶清说的很认真,洛阳也听的很认真,可是前面的倒是听懂了,后面涉及到医术蛊虫方面的知识,听起来就云里雾里了。

  没想到这个总是叽叽喳喳的小姑娘,一说到医术方面,就换了个人般,洛阳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看来自己要死了。

  不论自己身体问题是不是蛊虫造成的,看样子叶清也没有办法,昨夜到现在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如果要来的话,也该来了。既然没有来,那么自己是被放弃了?又或者说中途出了差错?

  可是自己现在接了任务,洛阳不相信隐楼会费这么大劲把自己送到阳光下,然后一句话没说,就任由自己去死。

  这很没道理,虽然世间有太多没道理的事,但这可不是隐楼的风格。

  昨晚发作了一次,自己命大没死成,若是再来一次,又如何扛得住?

  洛阳亲眼看过和自己一样的刺客死时的惨状,哪怕见过了太多的生死,洛阳也不愿意那一幕发生在自己身上。

  小命被别人握在手中的感觉,真的令人绝望。

  “我知道了。”洛阳点了点头,掀开身上的被子,下了床。

  “你的身体……”叶清连忙劝阻。

  洛阳抬手,挡住了她的动作,“没事儿。”

  说完觉得自己语气不太好,毕竟对方对自己没有恶意,于是解释道,“我的身体我知道,没问题的。”说罢向门外走去。

  五观堂。

  淳生将蒸笼从锅中取下,放在灶台上,又揭开另外一口锅上的盖子,用勺子舀出三碗散发着清香的米粥。

  听到身后传来的的脚步,淳生没有后头,从蒸笼中将馒头取出,分成三份放到一旁的粗碗内。

  洛阳也不客气,上前端了粥和馒头,转身向一旁的木桌走去。

  “小和尚,我也没吃早饭。”叶清背着手站在灶前说道。

  “施主你放心吃,保够。”淳生语气很是平和。

  刚拿了馒头往嘴里塞的洛阳诧异地看了一眼淳生,见他脸上毫无心疼的表情,有些不解,难道今天的早饭煮多了?

  “哼哼。”叶清端着碗,坐到洛阳身旁,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洛阳吃了一个馒头,将粥喝完,觉得饱了,便放下了手中筷子,这次轮到淳生有些诧异了。

  “吃饱了。”洛阳解释道。

  “我也吃饱了。”叶清放下了碗,看向洛阳离去的身影喊道,“你去哪里啊?”

  洛阳本已一只脚踏出了门槛,闻言停下脚步,语气淡然地笑道,“我去外面世界看看。”

  叶清突然觉得有些悲伤,因为这个小捕快要死了,虽然他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可他体内经脉已经遭受了严重的破坏。哪怕他痛苦地嚎叫,叶清也觉得正常,可他就这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就像吃完了饭以后出门散步,然而这一去可能就不会回来了,或者说,回不来了。

  他体内肆虐的真气就如同堤坝内的水,往日这个堤坝还很牢固,所以没有什么问题。然而现在这个堤坝已是千疮百孔,随时都会决堤。

  “……我”

  叶清想说,自己可以找自家师傅帮忙,可哪怕师傅愿意,那也来不及。

  淳生放下了碗筷,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施主,不如随我遁入空门?”

  “哈哈……”

  “我这辈子当不了和尚。”语气很认真。

  “唉,阿弥陀佛……”淳生起身宣了个佛号,“施主可愿将修行功法借我一观?”

  洛阳看着小和尚深谭一般的眼睛,没有丝毫犹豫,“这个真不行。”

  不行不是因为不舍,而是这篇功法出自隐楼,洛阳不希望小和尚某一天被隐楼刺客找上门来,所以他已经打定了主意,离开化生寺。

  如果身体还能坚持的住的话,能找到青黛,替她安排好出路,那么最好不过了。

  “我并不是想窥探你修行功法。”淳生解释道,“只是我也许能帮到你。”

  洛阳重新坐下。

  “施主,你这里有虫子。”小和尚伸出手,指着洛阳左胸。

  叶清对上洛阳视线,连忙摆手,意思并不是她说的。

  “你确定?”洛阳好奇道。

  淳生点了点头,“我能看到。”

  “看?”

  “看。”

  洛阳眯着眼,没记错的话,昨晚小和尚似乎说过能看到自己的前生,现在又说隔着血肉,能看到自己体内的蛊?

  “什么样的虫子?”

  “施主,不是用眼睛看的,我知道那里有虫子,但是不知道是什么虫子。”

  “那你说你能帮我?”

  “但是我需要先看看你修炼的功法……”说到这里,淳生顿了顿,“我觉得你体内的真气,和那只虫子的气息,有些相似。”

  “为什么?”洛阳不解道。

  如果洛阳只是一名正常的少年,那么自然不会怀疑,可是他这些年的经历,让他无法完全相信别人,哪怕是个和尚。

  更何况这个小和尚看上去明明就只是个普通小沙弥,然而凌晨那一战中小和尚的表现却有太多的疑点。

  “施主你这般多疑不好。”淳生有些无奈。

  “没什么不好。”

  “你们在说什么?”这小姑娘是真的没听懂两人在说什么,什么为什么,什么不好?

  洛阳没有回答,于是她看向淳生,“小和尚,你打什么机锋?”

  真是的,这样会显得自己很笨哎?

  叶清很不满意,说话这么费劲干嘛?猜来猜去的不会累吗?

  明明岁数和自己差不多,为什么要学大人那般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