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 武侠

    类型
  • 2019.05.30上架
  • 21.62

    连载(字)

27位书友共同开启《雁门雪寒》的武侠之旅

见习剃天刑盗 见习书友20190630212645787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小巷中的伏杀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259 2019.05.28 18:30

  九月,扬州。

  某座小院中,漫天的落叶卷着一张不起眼的纸片随着风轻飘飘落下。

  黑色劲装少年将手中长剑斜插于身前,伸出手便接住了那张纸条。

  仔细地看了眼纸条上的内容后,少年抬起头,露出一张黑色铁质覆面,而后右手一挥,脆弱的纸条便如同重物般直射而出,扎进了院子槐树的树干上。

  树枝上探下五根修长的手指,将纸条取出。

  白衫少年的猫脸面具在树叶间隐约若现,和风吹过,几缕黑发随风而起。

  “青黛,走了。”

  小院中,少年干净的声音渐渐散去,而后,便只剩下那棵老槐树孤独地挥洒着落叶。

  “吱呀~”

  院中小屋紧闭的木门被人从里面推了开来,一道俏生生的绿影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

  少女手中拿着把竹扫,侧着身子,小心翼翼地下了木质台阶,一瘸一拐的走向院中,弯着腰,仔细地清扫起满院的落叶来。

  初秋的雨后,天气有些凉爽,少女有些婴儿肥的小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

  扬州,百花楼。

  这个名字虽然有些俗气,但是对应上百花楼青楼的身份,那便很是简单明了。

  此时,醉意熏熏的王衙头被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送出楼来,分别时女人的语气中满是不舍。

  王衙头也乐的再吃点豆腐,只是天色渐晚,衙门中还有点事得回去处理,不然谁愿意离开这温柔乡呢?

  想到这里,王衙头便觉得有些晦气!衙门能有什么事?平日里也不过是凑在一起吹吹牛,喝喝小酒,玩玩骰子打发时间罢了。大唐正当盛世,国泰民安,衙门里平日自然很是清闲。

  只是近些日子不知怎么了,城内多了好些随身带着武器的陌生面孔。

  大唐以武立国,自然没有禁武一说,王衙头也不信这些江湖人敢做什么事儿。这里可是大唐,聚众闹事?有这胆子的人百年前便全被挂在了城头上,朝廷百万雄师可不是闹着玩的。

  奈何自己职位低下,上头的人早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了,哪像自己还得组织夜间巡逻。

  小声地诅咒了几句那个位于钱塘江畔的某个使剑的宗门,王衙头终于来到了县衙边的小巷中。

  先前花酒喝多了,王衙头突然想尿尿了,于是走向墙角,对着衙门外墙解开了腰带,淅沥沥的水声顿时在小巷中响起。

  夜风拂面而过时,眯着眼的王衙头舒服地打了个哆嗦。

  一个字。

  爽!

  可就在他闭上眼的瞬间,一道白影自身后无声袭来。提着裤头的王衙头只觉脑后生风,多年来的经验令他下意识地偏过头去,就看见一柄冰冷刺骨的剑刃轻易地穿过了他的肩头。

  肩部传来的剧痛,让王衙头瞬间清醒过来,只差一点,脑瓜子就得开瓢了。

  虽然躲过致命一击,然而整只左臂自肩膀以下,彻底失去了知觉。

  一击落空的白影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握剑的右手猛地一用力,卡在肩胛骨间的长剑便向上挑去。

  安逸的日子过得久了,王衙头一身武功也已荒废了多年。但是危机之下,潜藏在骨子里的本能却让他在一瞬间作出了当下最正确的决定。

  只见他伸出右手,手臂如蛇般攀向对方,准确地拿住对方握剑的手,而后左脚抬起,用力踹出。

  闷哼声在巷内响起,两人旋即分开,长剑也从王衙内肩头脱落。

  王衙头不敢有些许放松,下意识地伸出右手摸向腰间,然而空荡荡的腰间哪还有佩刀。这才想起,先前快活的时候佩刀随意地丢在了桌上,走的时候却是忘了。

  吃了自己一脚的白影仿佛没事一般,一跃而起,举剑再度刺来。

  “哼。”王衙头冷哼一声,没有武器又如何。方才交手,已经确定对方不过是一名二境武者罢了,而自己,可是四境。

  以为废了只手就是自己的对手了?还真是年轻啊。想到这里,王衙头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残酷的笑意。

  运起浑身真气,挥起右手,王衙头迎着来剑一掌拍出。他有足够的自信避开这一剑,但是自己这一掌,却不是对方二境的修为可以躲开的。

  夜色中,猫脸面具下是一双贱兮兮的眼睛。

  王衙头不知道对方哪来的自信以二境对上四境,心中虽有些疑惑,下手却没有丝毫停留。

  只是一息间,自己的手已经成功避开了对方的剑,擦身而过时,白衫少年光亮的剑身之上,有不易察觉的黑芒一闪而过,对方似乎在笑。

  就在这紧要关口,王衙头只觉得体内气息一窒,虽然这感觉转瞬而逝,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便显得尤为致命了。

  宽实的手掌重重地落在白衣少年胸前,王衙头确定自己这一掌落在了实处,只要再往前一点,对方必死无疑。

  可是去势未尽的一掌徒劳的握了握,便看到自己和对方之间的距离快速拉开,胸口的剧痛让王衙头知道一切已经结束了。

  直到重重地撞在衙门外墙上,而后摔在地面的石板上时,王衙头眼中还依然满是凶光和难以置信。

  只见一名身着黑色劲装的少年从黑暗中走出,伸出脚,随意地将嘴中还喘着粗气的王衙头踢翻,弯腰握住对方插在他背上的剑柄,用力抽出。

  夜色下有热流喷涌而出,却无法分辨颜色。

  “呜,呼……”王衙头费力的抬起头睁大了眼,盯着前方一黑一白两道声影,喉咙间有断断续续的悲鸣声响起,高举的右手在空中徒劳抓了抓,而后无力地垂下,在地面上划过几道血痕后,再无动静。

  “你不出手我也能搞定。”白衫少年笑嘻嘻地说道。

  “那你这么厉害呢?”黑衣少年随意地将剑身在王衙头衣服上擦了擦,确定目标死亡后站起身径直冲进了小巷深处,白衫少年也不再停留,揉了揉胸口,轻点地面,向着他消失的方向追去。

  ……

  夜色中,有数道轻盈的脚步声响起,几名身穿捕快服的人影出现在了巷中。

  为首那人走上前,伸手探到王衙头颈间,视线从王衙头肩上滑过,落在了他的胸前。

  “两处伤口,左肩与左胸,左胸为致命伤,”男子语气愠怒地说道,“时间在半盏茶间内。”

  有捕快走到他身旁,“现场并无剧烈打斗,墙角有尿迹,初步断定为袭杀,大概在三招内结束战斗。”

  蹲在王衙头身前的男子听罢站起身来,右手一挥道,“追。”

  “是。”众人应道而后跃上墙头,几个跳跃间消失在了夜色下。

  “去查一查,王衙头最近接触过的人。”

  “是。”身旁的捕快应道。

  国字脸跃上墙头,看了眼夜色下的扬州,神色有些凝重,而后转身看向东方,眼色晦暗不明。

  那个方向,是钱塘江。

  而钱塘江畔,有个庞然大物。

  现在,它要醒了。

  沉寂多年的江湖也要开始活跃起来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