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西湖抛尸案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185 2019.06.16 20:37

  扬州巡捕总司将青衣巡察使这样级别的的捕快调任到扬州,并不是放他养老的。

  桌案上一摞摞厚厚的卷宗,看来不是一时半会能看完的。

  虽然廖生此时总领扬州衙门,卷宗管理这方面的事并不需要他来做,若是什么事都要他处理,那么这个衙门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只是数日前那个夜晚,那名隐楼玄字刺客被廖生当场击杀的,也没能从他嘴里问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但是直觉告诉廖生,隐楼在扬州的势力已经强大到了一个令人生畏的地步。

  一名玄字刺客便有五境的修为,那么玄字之上呢?

  大唐已经安静了许多年,但是这个看似和平的世界之下,掩藏了太多的肮脏,廖生只想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影响这个帝国的毒瘤连根拔起。

  这自然是一个无比庞大的工程,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做到的,但是在他的身后有无数热血的大唐男儿,前仆后继之下,终会还大唐百姓一个安宁的生活环境。

  衙门内的卷宗记载了太多事,但是很多信息只是隐藏在字里行间中,并不会直接告诉廖生所需要的信息,他要做的便是在大量繁杂的资料中找到自己所需要的答案。

  关于扬州城前任衙头的死,一名隐楼玄字刺客的落网,已经足够挡下太多压力。在这之下,又有谁敢责怪廖生这个青衣巡察使办案不力?

  但是终归是要找到那个杀手的,不是为了给别人一个交代,而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任何违反大唐律令的人,都应该受到应有的处置。

  不知过了多久,廖生终于从桌案上抬起来头。

  揉了揉发涩的双眼,看向前方站了不知多久的少年,廖生有些诧异。这名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就是和自己一样来自扬州巡捕总司的人?

  而洛阳也在悄悄观察这名自己名义上的直属上司,四十出头的国字脸,下巴没有一点胡茬,想来平时很注重自己的形象,此时他就这么坐在厚厚的卷宗之间,没有一丝气息波动,就如同一名普通人。

  两人对视片刻,廖生首先开口,“洛阳?”

  “正是卑职。”洛阳不卑不亢的应道。

  “你的事,我都知道了,这些日子对你的处罚可有不满?”

  “属下不敢。”洛阳心想守尸体算什么处罚。

  “嗯。”廖生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做的不错。”

  “我很喜欢你做事的风格,年轻人对于生命抱有足够的尊重是很好的。”

  “作为前辈,我希望你永远抱有着一颗赤诚之心。”

  “作为上司,我希望你以后能够按照大唐律令做事。”

  “两者间的平衡,你要好好把握,切记不可因仁慈放过任何罪犯,不论初衷如何,大唐律法由不得任何人违背。”

  廖生语气平静,神色却无比严肃,对于他这样做了几十年捕快的人来说,大唐律法,就是他的命,就是他的尊严。

  “属下日后定当依法办案。”洛阳正色行礼。

  “如此甚好。”廖生不会因为一个承诺便相信一个人,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以后有的是机会好好观察这个年轻后生。

  “既然总司派你来扬州,那么你自然有我不知道的长处。”廖生从桌案上拿过一个小册子,扔向洛阳,“这个案子,我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

  洛阳伸手,接过卷宗,小册上《西湖抛尸案》几个墨黑大字格外醒目。

  “是。”

  “去吧。”廖生摆了摆手,不在理会洛阳,重新埋头于桌案间。

  ……

  “这么快就出来了?”青年捕快看着洛阳手中的小册,似乎很好奇洛阳从守尸体这个职务中解放出来很是惊讶,惊讶过后,语气就变得有些酸了:

  “果然上面来的人,背后都是有人撑腰的啊。”

  “你叫什么名字?”洛阳背着手懒洋洋地问道。

  “怎么和前辈说话的?”青年捕快一瞪眼,有些不乐意了,“需不需要我教教你规矩?”

  “规矩?”洛阳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挽起了衣袖的青年,“你给我好生说道说道。”

  “衙门里看的是资历,当然也看能力,你一个小毛孩这个语气和前辈说话,以后是要吃亏的。”青年捕快语重心长道。

  “你说的有道理。”洛阳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而后正色道,“奉扬州巡查总司,青衣巡查使廖大人之命,皂衣捕快洛阳今日起全权负责西湖抛尸案,可自行于县衙中挑选人手协助破案。”

  洛阳模仿着廖生的语气把任命重新说一遍,而后看向青年捕快笑了,“现在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了吧。”

  “小的名叫蔡宁,扬州城衙门皂衣捕快,但听洛大人指挥。”没成想青年捕快听罢瞬间换上了一张谄媚的笑脸,语气里满是奉承,这倒让我们的洛大人为之一愣,心想还能这样的?衙门里的捕快都是这般滑不溜秋的?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蔡宁这个样子,洛阳反而不好说什么。

  “咳。”洛阳清了清嗓子,“去把寺里的尸体带回来吧。”

  “这事包在下官身上,只是只有我们两人查这个案子吗?”蔡宁笑嘻嘻地说道。

  洛阳心想反正手中有两个名额,不用也是浪费,于是对蔡宁说道,“那你再去替我找一个经验老到的捕快。”

  “遵命。”

  ……

  蔡宁也是个人精,找了个老实的中年捕快,便让他去寺里运尸体了,美名其曰自己要陪洛大人熟悉案情。

  姓王的捕快倒也真是个实诚人,也没推脱,领了命就走了。

  所以说当官也是个美事,有跑腿的任务自然有人代劳,就像此时,洛阳坐在屋内,两条腿交替搭在桌上,安心的品着蔡宁泡来的茶,别说,这感觉洛阳觉得还蛮不错的。

  “大人,这是四名受害者的信息和仵作的验尸记录。”

  “四个?”接过蔡宁递过来的卷宗,洛阳皱眉道。

  “就在刚才,第四个受害人的尸首已经被人在西湖上发现了。”蔡宁连忙解释。

  洛阳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站起身来,“带我去看看尸体。”

  “洛大人,停尸间……”蔡宁迟疑了一下,“停尸间的味道可不好闻。”

  “哦?”洛阳笑了一声,蔡宁这才想起眼前的这位好歹也守了几天的尸体,不敢再在这个话题上说些什么,说到底当初还是自己带他去守尸的,要是这位什么时候心情不好,给自己穿小鞋,那就不好了。

  “大人请随我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