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活该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156 2019.06.17 21:33

  “大人,这就是西湖抛尸案的受害者。”蔡宁站在洛阳身旁,指向一旁覆盖着草席的三具尸体。

  “大人,这是四名受害者的信息和仵作的验尸记录。”一旁的中年捕快递过手中的小册,这就是蔡宁找来的那名经验丰富的捕快了,名叫王德,四十二岁,已经当了二十年的捕快了。

  “四个?”接过王德递过来的卷宗,洛阳皱眉道。

  “就在刚才,第四个受害人的尸首已经被人在西湖上发现了。”王德连忙解释。

  “我是说还有一具尸体呢?”

  “第一名被发现的受害者,便是大人在西湖里捞起来的那个花名为小艺的女子,只是四天前已经下葬了,还是由化生寺的和尚超度的。”蔡宁解释道,“当时只当是普通的自杀案,按衙门规矩,停尸三日后,便下葬了。”

  洛阳这才知道,原来那日小和尚是去替那个名为小艺的少女做的法事。至于为何后面又定性为凶杀,对于衙门内的那些破事,洛阳懒得搭理。

  死人不是第一次见了,每个人由于死前发生的事,定格在脸上的表情都会有所不同。可是这三名风尘女子,表情却都是如出一撤。

  开心。

  享受。

  这些象征着美好的的表情,在三名死者的脸上却显得那般诡异。

  这不该是死人该有的表情。

  “这是什么情况?”

  “这就是本案的疑点,死者面部表情都很……”王德迟疑道,“都很难以描述。”

  “老王你矫情个啥?”蔡宁大大咧咧地勾住了王德的肩膀,露出了一副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表情。

  洛阳不懂,但是这样的表情他在青楼见过。

  “我知道了。”洛阳点了点头,好奇的打量着屋内其他的尸体,随意道,“这些都是近期的死者?”

  看着不断揭开草席的洛阳,蔡宁心想自己搭上的这位大人,胆子还真是大啊,换作同龄人,看到这么多各式各样的尸体,保不齐留下什么阴影。

  “是的。”老王应道。

  “说说这些女子的共同点。”洛阳拨弄着草席,扫了一眼跟在身旁的蔡宁。

  蔡宁虽然油滑了些,但是办事效率还是不错的,对于这个案件的了解程度自然高于刚回衙门的洛阳。

  “是。”蔡宁想来是用心去了解案情了的,“四名受害者都是女性,年龄在十四到十六之间,而且都是西湖上的妓女。”

  “根据仵作验尸结果,现在停尸房里的三人死前都遭受过侮辱。”

  说完,蔡宁心中恶意地想到,这也不算侮辱吧,毕竟就是做这一行的,只是那个挨千刀的凶手,下手也太狠了吧。

  真是那啥无情啊。

  “查到受害人是哪艘船上的没?”洛阳问道。

  “这个,除了第一名受害者小艺,其他的还没有查出来。”蔡宁低声道,“西湖边上风月场所人多混杂,事后也没人前来认领尸体。”

  “哦?”洛阳不解道,“娼妓在官府不是有备案的吗?挨个去查总不会查不到吧?”

  “备案,早些年是有的……”蔡宁无奈道。“只是近些年在这方面的监管力度有些弱了……”

  说到这里,洛阳明白了,官府对江湖宗门子弟以及游侠们的管理一直很严,没有户谍,哪儿都去不了,可是像烟花之地,聚集的都是风尘女子,加上有人往官府塞了银子,所以近些年官府对这一块的管理并没有那么严,也就造成了现在无处下手的场面。

  这种事怪不得某一个人,而是很多人。洛阳并不在乎这些,只是可以通过这些增加自己对这片土地的了解,所以他也乐得去做这些事,只是让一名刺客去查案子,实在是有些为难他了,于是他叫住了王德。

  “老王,你去挑一些往年的案子,把卷宗带来。”

  “是。”领了命令的王德毫不拖泥带水的离开了。

  放下了最后一张草席,洛阳拍了拍手,“最近扬州城里,所有非自然死亡的死者的尸体都在这里了?”

  这群死者中,并没有体型对的上的,看来负责自己的那位接引人并不在这里。

  所以出手的并不是官府?

  “应该说大部分吧。”蔡宁想了想,“遇到些特殊的案件的话,死者会由专人负责。”

  “至于尸体会放在哪里,我们这样的小捕快就不知道了。”

  “也是。”洛阳十分赞同,瞥了一眼蔡宁,继续说道,“那些大案子,我们目前也接触不了。”

  停尸房味道毕竟没那么好闻,虽然洛阳不介意,但是不代表他就喜欢这些的味道。

  检查了一番三民受害者的尸体后,洛阳不在停留,率先走出了停尸间,“西湖抛尸案中的第一名受害人,仵作没有验尸?”

  “本以为只是普通的自杀,所以就没有太关注。”这不是为仵作开脱,完全是当时就没想到这一出。

  “你去把仵作带来,我有话要问他。”抛下这一句话后,洛阳便转身离去。

  蔡宁有些疑惑,看着洛阳离去的背影心想,“这位大人是要做什么?”

  不过这个时间,仵作还在衙门里,倒也不用跑太远。

  去带个人,总比去搬卷宗来的强,于是蔡宁也开心的去办事了。

  扬州城最近挺乱的,衙门里来来往往的捕快便证明了这一点。

  一个两个江湖人士并不敢作出什么超格的事来。

  可是当成百上千个随身携带武器的人因为同一个目标聚集起来的时候,哪怕什么也不做,朝廷也不敢任其发展。

  更何况这些携带着武器的人并不是普通人,而是武者。

  这样一股力量,由不得朝廷不重视,没准某一刻就惹出了大事。

  哪怕事后将风波摆平了,也不知道有多少高官会因此被摘掉头上的那顶乌纱帽。

  所以无数双眼睛,明里暗里的都在盯着扬州。

  必须弄清楚这群武者的动向,防止任何有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出现。

  抓着一个冒头的就得先往严重了处理。

  杀鸡给猴看,便是这个道理。

  就如同现在,苏乐和那名中年男子被人用绳子拴着从洛阳身旁经过时,苏乐满脸哀求的张了张嘴,没有出声,但是洛阳口型中读出了他的意思。

  “记得捞我啊。”

  洛阳谈了一口气,暗自为苏乐拜了拜菩萨。

  看吧,叫你早点走,你不信,非要跳出来叙叙旧?

  叙旧也就算了,相隔不到百米,真当衙门里的人都是酒囊饭袋?

  这就,有些活该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