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荒唐的夜(上)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237 2019.07.18 17:19

  “决定了?”王德蹲在洛阳身前问道。

  “嗯。”

  “洛阳。”

  这是王德第一次喊出洛阳的名字。

  “嗯?”尾音上翘,似乎有些意外。

  “只救人?”语气有些恳求。

  “好。”洛阳用力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剩下的话,洛阳没说,王德也能猜到。

  很多时候不是事情都不会向着自己所想的方向发展。

  好在王德只是想要一个态度,于是跟上了洛阳的脚步。

  看着商量完事情的两人向着自己走来,常平开心地挥了挥手,虽然动作有些夸张了,但看样子他真的很开心。

  洛阳抬着头,似乎在翻白眼。

  其实这只是因为常平太高了。

  “常平。”洛阳喊道,“从现在起,我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记住。”

  “好。”常平一个劲儿地着头。

  本来他只听姜庆的话,现在姜庆让他听洛阳的话,所以这个要求并不难,常平也能听懂。

  ……

  洛阳在前开路,王德紧随其后,两人悄无声息地潜入了这座安静的院子。

  洛阳的动作并不快,走走停停,不像做贼,反倒是如同在自家后花园一般。

  偶尔停下脚步,隐于阴影中后,前方都会有护院经过。

  王德很不解,怎么也想不明白洛阳是如何察觉到对方的动向,为何总能恰到好处的避开护院。

  就好像有人在高空俯视着这一切,然后告诉洛阳下方的布局。

  洛阳自然不会告诉他这些都是自己在隐楼里学的,而这些看似没什么大用的侦查技巧,也是洛阳能活到现在的原因之一。

  不论他是否喜欢刺客的身份,但他本就是一名刺客,而且还是隐楼的刺客。

  所以即便是带人潜入,对于洛阳来说,也不是太大的难题。

  ……

  张二爷这些年究竟捞了多少钱,只有他自己清楚。

  所以他这座宅子并不小,因为他有钱。

  若是多叫上几个人,倒也要不了多久便能将这个宅子仔细搜查一便。

  可今夜能出动的人只有两个半。

  出于安全考虑,王捕快选择跟着洛阳,至于那半个……

  不提也罢。

  只是按着这个速度,怕是到天亮也搜不完这个宅子。

  趁着躬身蹲在假山后的空挡,王德自身后拍了拍洛阳的肩膀,用衙门里的手势沟通着。

  洛阳很认真的在看,可是他看不懂。

  被这种迷茫的小眼神盯着,王德只能放弃了这类手势,先是点了点自己,指向左边,又点了点洛阳,指向右边。

  这一下,意思就很明了了。

  洛阳的眼神落在王德眼底,马上鄙视,王德读了出来。

  刚才就说了要分开找,你不信。

  洛阳也伸出了手,然后悬在了半空。

  可是小心该怎么比划?

  想了想,想不出来。

  那就不想了。

  将自己的意思寄托在眼神里,也不管王德能不能看懂,洛阳猫着腰,离开了这座假山。

  王德没有动,他的脑海里全是洛阳方才那个饱含深意的眼神。

  你不会比划,你小声说出来不可以?

  用眼神交流是几个意思?

  靠猜?

  就这一眨眼,洛阳已经不见了踪影,那就没办法追上去问个明白了。

  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周遭,确定没有人后,王德朝着与洛阳相反的方向摸了过去。

  ……

  灯火通明的前厅中,静候一旁的老管家弯腰提醒了一声:“时间过了。”

  这说的自然是张二爷派出去的人了,这个时间还没回来,那八成是出事了。

  似乎睡着了的张二爷闻声,用鼻音回复道,“嗯。”

  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张二爷看向老管家,“把人带走。”

  “是。”老管家正要离开。

  “等下。”张二爷按住了桌角。

  “老爷?”

  “你去看着成儿吧,不然我不放心。”张二爷似乎有些疲惫了,“至于那两名医师,你去告诉他们,东西我会准备好的。”

  “是。”老管家应了一声,没有迟疑,也没有多余动作,转身出了前厅。

  张二爷独自一人坐在前厅最里边那把椅子上,揉了揉发木的面颊,手指轻轻敲打在椅把上。

  有人自身后屏风中走出,“老爷。”

  “记得收拾干净些。”张二爷没来由地说了一句,而对方懂了。

  应了一声后,再度走入屏风之后。

  夜还很长,张二爷眯着眼,看向厅外,沉默不语。

  ……

  扬州县衙,巡捕司。

  “让你查的东西可有进展了?”说话的廖生,声音有些无力。

  夜已经深了,寒气渐升。

  坐在一旁的赵巡不由看了一眼这名从扬州巡捕总司来的青衣巡查使,“线索太乱,有人在故意干扰。”

  廖生没有理会赵巡异样的目光,受伤这种事并不少见,哪怕他是青衣巡查使。

  对方毕竟是隐楼刺客。

  若是光明正大的打一场,廖生自然不惧一名五境武者。

  可对方是刺客,哪怕是身处包围中,还是递出了那一剑。

  也正是从那一剑开始,廖生觉得对于隐楼再怎么注重也不为过。

  “慢慢来。”廖生知道这一切急不来,“不要打草惊蛇。”

  “是。”赵巡心想,您才是最急的那个吧。

  “他去哪儿了?”这是廖生的第二个问题。

  赵巡以为他会问城卫军的事,可是他没有。

  廖生问的是“他”。

  赵巡知道廖生嘴里的他是谁,“他手下的一名捕快失踪了,现在应该在想办法。”

  “嗯。”廖生只是应了一声。

  衙门里的人是些什么脾气,廖生自然清楚。赵巡没有说,他也懒得问。

  可是他还是有些不满意,“那两名隐楼刺客还没查到?”

  “城卫军方面的幸存者方面似乎不太愿意配合。”赵巡想到了那名颇具声望的射手,有些无奈,“不过今日他们来衙门借走了仵作。”

  城卫军死了人,带队的火长不愿意配合。

  这事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那个小家伙在害怕。”没有见过方宁,但是关于他的档案已经送到了廖生手里。

  他害怕什么呢?

  “城卫军大营也无法给予他安全感,那么只有两个原因。”廖生的思路很清晰,“一个原因,他心里有鬼。”

  可如果方宁心中没鬼呢?

  “城卫军里有鬼?”赵巡立刻想到了第二种可能,脸色随之一变。

  “不好说。”赵巡看着桌上,方宁的档案,细细斟酌。

  许久。

  廖生站起身来,“我去一趟城卫军大营。”

  以廖生的身份,他做什么事,并不需要通知赵巡。

  “需要我做什么?”赵巡也跟着站了起来。

  廖生脑子地看了看这名新任衙头,越发觉得前任衙头死的值了。

  “准备一身捕快制服。”

  衣服的话,库房并不少,少的是穿衣服的人。

  赵巡目送廖生离开后,隐约猜到了他的想法。

  一个有些荒唐的想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