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左冷蝉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114 2019.06.18 17:26

  洛阳回到了衙门特意为了西湖抛尸案安排出来的房间内。

  果然一把椅子一张桌,一杯清茶一份卷宗混一天的日子很是清闲啊。

  虽然才坐了这么一会,洛阳却也能理解王丫头一身四境的修为为何荒废成那个样子了,属实是没什么事做啊,没事做的时候自然就想到了人类最原始的活动了。

  半杯茶的功夫,人就来了。

  看着桌前扎了个马尾,穿了男性长衫的,嗯,女孩子?洛阳愣了一下,迟疑地看向一旁的蔡宁。

  蔡宁见状连忙点了点头,意思很明确,这就是大人您要找的仵作。

  洛阳悄悄地将双腿从桌上放下,喝了口茶水,看着作男性打扮的女子道,“你叫什么?”

  “卑职左冷蝉。”女人的声音有些清冷,从头至尾没有看洛阳一眼。“扬州衙门仵作司新任仵作。”

  “新任?”洛阳皱起了眉头。

  蔡宁看着洛阳的表情,以为他心中有些不满,毕竟衙门这样的地方,多了一名女性确实不太方便,“洛大人,前任仵作数日前离奇失踪,至今未发现踪影,这位便是他的徒弟,别看是一名女子,但是办起事来,绝对靠谱。”

  洛阳摆了摆手,看着左冷婵道,“八日前,从西湖中捞起来的那一具女尸,为何没有验尸?”

  “大人,她才接任仵作没几天。”蔡宁连忙解释。“所以……”

  洛阳淡定地扫了蔡宁一眼,“你去帮老王搬卷宗吧。”

  蔡宁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多了,看了一眼左冷婵后,走出门外。

  “那天夜里,仵作司并未接到命令。”左冷婵依旧低着头。

  “扬州仵作司有几个仵作?”

  “编制内的,以前只有我师傅一人,现在只有属下一人。”

  洛阳端起身前的茶杯,小小的抿了一口,笑问,“你一个女孩子,也懂验尸?”

  “大人。”左冷婵终于抬起头来,有些婴儿肥的小脸上满是冰冷,“你可以质疑我,但是不能质疑衙门的目光。”

  洛阳心中向左冷婵到了个歉,语气却越加生硬,“不然呢?”

  “女孩子在家里绣绣花,养养小兔子就好了,衙门这种地方可不适合女生。”

  “大人叫属下前来,只是为了羞辱一番?”左冷婵有些动怒了,胸口好一阵起伏。

  “哦?难道你不怕死尸?死的花里胡哨的那种?”洛阳乐了。

  “不提以往,属下接任师傅的职位至今已经四日,验过的尸体也有了六具。”左冷婵话锋一转道,“倒是大人,左右不过十四五岁,小孩子见了血,晚上容易尿床。”

  真是个人才啊,看来没少读书,骂人都这么委婉。

  “那你小心了,哪一天替武者验尸的时候,小心残存的真气爆你一脸。”

  左冷婵闻言脸色有些难看,原本就听说了扬州府巡捕总司,除了寥大人,还来了一位捕快,今日升官当了捕头,虽说年纪小了些,可毕竟有些实力的。

  哪想这个洛捕头,除了脸好看些,说话和小孩子一般,就这,怎么当上捕头的?就应该守一辈子无人认领的尸体。

  “属下虽然不曾习武,但是武者的尸体这两日也是验过,哪怕五境武者死后也没有出现大人所说的这种情况。”

  洛阳双手撑着桌子,站起身来,“好了,只是和你开开玩笑。”

  左冷蝉没有接话,面色重归冰冷。

  “坐吧。”洛阳指着一旁的椅子,拿起桌上的抛尸案卷宗,“关于三名受害者的验尸结果,你给我说说。”

  “属下已尽数记于卷宗内。”

  “文字描述难免有偏差。”

  左冷蝉知道洛阳说的是对的,强迫自己抛开心中的不快,将自己在尸体上发现的问题重新复述了一遍。

  ……

  问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事后,洛阳打发走了左冷蝉。

  五境?

  有可能就是自己的接引人。

  五境武者,悄无声息的死在了那个夜晚,是谁出的手?

  洛阳想到了廖生,今日见他的时候,看的出来他胸前受了伤。

  隐楼五境刺客都死在了廖生手中,那么廖生又该是何等修为?

  至于尸体,又被他安置在了何方?左冷蝉应该知道,可是已经套了她一次话了,再来一次,被看出来了可就不好了。

  扬州城近日开始戒严,翻城墙这种操作被发现了是要被挂城头的。

  那么只能走城门了,可是衙门捕头这样大摇大摆地出城,然后消失,那么到时候来找自己的可就是衙门的刀子了。

  得想一个办法,混出城去。

  只是现在作为一个捕头的身份,日子过的还挺不错的。特别是老王找来的这些卷宗上,写的花儿一般的案子。

  破案过程看起来那叫一个一波三折,惊心动魄啊,再配上蔡宁不知道从哪儿弄到的一些瓜子儿,喝着茶,磕着瓜子,看到高潮处,洛阳甚至忍不住拍手叫好。

  “这位爷,还真是有意思啊。”蔡宁在一旁研究着西湖投尸案,耳边不时响起洛阳的叫好声,青年捕快叹了口气,这都叫什么事儿?

  洛阳在衙门里坐了一个时辰,总算把王德找来的几个案子看完了。

  看着洛阳意犹未尽的目光,蔡宁连忙摆手,“洛大人,已经这么晚了,卷宗室早没人了。”

  “这样啊。”洛阳有些不舍地站起身,拍了拍手,在屋内来回走动,活动着身子。

  蔡宁有些犯愁,上面只给了三天时间,跟着这位爷破案?那是什么?好看吗?

  前途无亮啊!

  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洛阳转过身去,便看到王捕快走了进来,“大人,夜深了。”

  洛阳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那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剩下的事明日再做。”

  “这样不妥吧。”王捕快并不在意洛阳拍自己的肩膀,“西湖上数日间连续出了四场命案,我们休息的时间,怕是又有无辜女子送命。”

  “道理谁都懂,可是总不能不休息吧?”蔡宁心想,“你不休息别人总要休息吧。”

  “这样。”洛阳摸了摸下巴道,“你说的也对,那我们走吧。”

  “去哪儿?”蔡宁忙问。

  可是洛阳没有理会他,于是把目光转向王德,“这么晚了去哪儿查案啊?凶手也要休息的好吧。”

  王德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跟了上去。

  “哎,你们等等我。”蔡宁连忙跟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