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跑路(下)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113 2019.06.23 21:58

  方宁从未见过这么能跑的小伙子,别说对方气息不过一境,就连三境武者,也不过这个速度了。

  关键是那道身影明明就在眼前,可就是滑的和泥鳅一般。

  一个纵越,方宁轻盈地跳上房顶,搭箭,拉弓一气呵成。

  夜色下,被拉成满月的六石强弓摇摇指向前方那道矫健的身影。

  “咻。”

  利箭破空而去,直指前方。

  黑暗中,传来了对方的闷哼声。

  将弓重新收到背后,方宁没有停留,继续向前追去。

  “要开始了。”有老兵笑道。

  “什么开始了?”

  “头儿生气了。”

  “啊?为什么?他明明射中了啊。”那人有些不解。

  “因为他只射中了一次啊。”

  今夜方宁射了两箭,却只命中了一箭,所以他心里有些不开心了。

  于是抿着嘴,目光死死盯着那名形迹可疑之人消失的方向,一言不发,连拉两次六石强弓,哪怕对于他来说也不轻松。

  以方宁三境满修为,这样的一箭,一日也不过勉强能拉动三次,虽然表现的游刃有余,但是贴着腰后的右手却在微微颤抖着。

  而且刚才那必中的一箭却被对方避开了要害,这对方宁来说实在难以接受,以至于身边众人也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阵阵寒气。

  ……

  很强。

  这便是洛阳对为首那名男子的印象。

  洛阳眉头深深皱起,伸出了右手,强忍着左肩的剧痛,将横穿肩头的箭尾折断,随意抛出。

  若不是关键时刻,洛阳险之又险避开了射向后心得这一箭,那么他现在已经没有气了。

  即便如此,洛阳脚下也没有丝毫停留,后方的追兵可不会给自己喘息的机会。若自己真只是一名捕头,那么洛阳大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诉对方自己身份。

  可是他心中有鬼,他不确定扬州衙门对隐楼的了解有多深,但是引起朝廷的怀疑,那么后果只会更加严重。

  双方之间的距离正在被缓缓的拉近,虽然这个过程很缓慢,但是洛阳无力阻止,或许下一刻,自己就会落到对方手里。

  逃命这事,洛阳不是第一次做了。

  所以他很有经验,知道怎样逃避对方的追捕,只是这一次,对方似乎有擅长追踪的人,毕竟是官家背景,什么样的人才都能招到,这一点并不难。

  洛阳下意识地握住了腰袢的剑,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也只能选择动手了。

  只是这毕竟是下策,如果有可能,洛阳不想和任何人动手,早点回去躺着多好,何必打打杀杀呢?

  ……

  渐渐地,洛阳甩开了身后的官兵,悄然越入了一户人家的院子中。身子紧紧地贴着墙根,摒住了呼吸。

  头脑有些迷糊了,洛阳知道这是失血过多所引发的,那来势汹汹的一箭已经将他肩胛骨撕裂开,整只胳膊已经失去了知觉。

  如果再不处理,哪怕最后侥幸逃脱,这条胳膊也要废了。

  “你是谁啊?”一道怯生生的声音响起。

  洛阳猛地转过头,双眼之中,满是凶光,看清对方的脸后,这才稍微放松下来。

  身后那名不过七八岁的小男孩从裤裆里掏出小勾勾,对着墙角看着洛阳,眼中满是睡意。

  “你怎么在我家啊?”小男孩一边嘘嘘一边问道。

  “我在和朋友捉迷藏。”洛阳压低了声音,张口就来。

  “这样啊。”小孩子将提起了裤子,也学着洛阳小声说道,“我可不可以一起玩啊?”

  释放了膀胱之后,小男孩似乎也清醒了许多,睁大着一双眼睛好奇地看着洛阳的肩膀。

  “你受伤了嘛?”

  “是啊。”洛阳苦笑一声,“被抓到要被打的,我刚才就是被抓住了一次,所以被打了。”

  “啊?”小男孩难以置信地退后一步,“被抓到要被打?”

  这就有些超出他的理解范围了,他和小伙伴玩过很多次躲猫猫,可是被抓到之后也没有打过人啊,而且都打出血了。

  “大人们玩躲猫猫都这么豪放吗?”

  “豪放?”

  “对啊,昨天在学堂学的词。”小男孩沾沾自喜道。似乎很为自己能找到这样一个形容词而自豪。

  “是啊。”洛阳笑了笑,“他们的确很豪放。”

  “所以你还要来吗?”

  “……嗯。”小男孩迟疑了,虽然他对自己躲猫猫的技术很有自信,但是他也怕疼,前些天被先生打了手心,就疼了好些天。

  “嗯?”洛阳有些诧异,拔剑一挥,从衣服下摆处撩过。

  “能不能帮我个忙。”洛阳捡起地上的布片,“帮我蒙在脸上。”

  小男孩点了点头,走上前,伸手接过洛阳手中的布片张开,蒙着洛阳面部,在脑后系了个活结后,蹲下身后抬起头。

  “如果有人问你有没有看到我长什么样,你就告诉他,我进来时候脸上就蒙着面的。”

  “好。”小男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同意了。

  “回去睡觉吧。”洛阳站起身来。

  “好。”

  “……”

  “算了,如果有人问,你就如实说吧。”

  小男孩还没来得及答复,就看到对方轻飘飘地翻过了自己院墙。

  “神,神仙?”小男孩眼中满是震惊,迟疑片刻,迈着两条小短腿,就往屋内跑去。

  ……

  “我以为你会躲在里面不出来。”方宁看着从墙内翻出的身影,有些疑惑。“那应该是你现在最好的选择。”

  “的确。”洛阳赞同地点了点头,若是劫持了一名小孩子,对方或许会投鼠忌器,不敢对自己下手。

  可是洛阳不确定眼前这人,是什么样的性格。若是那样的一箭再来一次,自己也没什么把握躲开,更别说手里还有一个累赘。

  洛阳杀过很多人,但是他不是嗜杀成性之人,也不愿因此连累一个还不懂事的小孩子。当初自己被隐楼掳走的时候,差不多就这个年纪吧。

  “作为回报,你现在跟我走,我可以不伤你。”方宁语气十分认真。

  洛阳没有说话,只是拔剑。

  “哦?你认为你打的过我?”方宁不知道对方哪里来的自信,虽然蒙着面,但是看上去也不过是一个半大小子,凭什么觉得是自己的对手。

  “总要打过才知道。”洛阳平淡道。

  “好。”方宁语气中有些赞赏。

  “铮!”长刀出鞘。

  方宁没有动身后的弓,而是抽出了朝廷发的制式佩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