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真的很疼啊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082 2019.06.07 11:22

  “我可能真的会打死你的啊。”

  站在黑暗中洛阳喘着粗气道,语气冰冷,似乎变了个人。

  “我尽量不被你打死。”淳生很认真的回答着。

  “好。”洛阳面向小和尚而去。

  擦肩而过时,淳生看到了洛阳扭曲而又病态的脸上,那是一双星海般的双眸。他很痛苦,但是至少人还是清醒的。

  化生寺一直很安静,哪怕老和尚在时也是一样。

  淳生的记忆中,老和尚总是三天两头见不着人影,所以后来老和尚圆寂了,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偶尔会觉得有些难受。

  因为自己没能从老和尚的骨灰中找到舍利子。

  老和尚说了,高僧死了之后,都会坐化成舍利子,可能是一颗,也可能是两颗,甚至可能是许多颗。

  可是师傅说了啊,让自己好好扒拉他的骨灰,捡到的舍利子藏好,以后实在混不下去了,拿去卖了也行。

  所以洛阳说自己是个财迷,淳生并未反驳,反正都是师傅教的。只是没能找到舍利子,看来卖不了钱了。

  而现在,还要挨一顿毒打。

  施主是真的想打死我啊。小和尚心中想到,有些害怕。

  ……

  洛阳从腰间抽出了衙门发的制式佩刀,刀身很宽,用来拍人,似乎更合适些。

  清冷的月光下,洛阳看着前方的小和尚,刀尖直指。他的身体站的很稳,手中的刀更稳,没有丝毫颤动的意思。

  目光顺着刀刃的方向看去,洛阳双眸渐渐浑浊,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我是谁?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前面的这个小和尚挡了自己的路,这才是重要的,于是洛阳笑了,又似乎在哭,复杂的情绪爬上了他的面庞。

  刀身反射出的那一抹银芒动了。

  举刀。

  劈出。

  没有半分杀气,这一刀就这么轻飘飘的递出,然后到了小和尚的身前。

  洛阳,隐楼黄字刺客,代号叁玖,他是刺客,所以他的刀是为了杀人。同样也是为了杀人,哪怕这把刀插进了对方身体里,他也不会露出半分杀气。所以出刀的一瞬间,脸上再无表情,似乎体内的痛苦消化了一般,只余平静。

  就如同朋友间开玩笑,一刀劈来,你以为他是在吓唬你,可是淳生知道,这一刀是真的想杀死自己。

  小和尚脚步轻移,侧过身,锋利的刀刃便从胸前而过,堪堪避开这一刀。

  淳生看到了自己的僧衣被撕裂,自然也看到了去势未尽的长刀顷刻间反转,刀刃向上而来。

  这一刀,改劈为撩,擦着小和尚的鼻尖略过,淳生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一片。

  洛阳使了六年的刀,对于连续两招都被这个看起来普通的小和尚躲,心中有些惊讶,手上却未停留,刀悬停在了淳生脸前,再度变势,横劈而去。

  这是普通的一刀,没有附加真气,因为不敢。但这依旧是一名做了六年刺客的刀,常人沾之必死,寻常武者没有真气防身的情况下也不会好到那里去。

  洛阳只是很认真的出刀,出刀,出刀,一刀砍不死,再来一刀,一刀又一刀,总有一刀砍到你,砍到你了,你就去死吧。

  小和尚眼中没有丝毫慌乱,他只是伸出了双手,于身前合十,夹住了这一刀。洛阳的动作停了下来,浑浊的双眼有些疑惑的看向对方的手。

  而后抽刀。

  没能抽出来。

  如果洛阳现在还清醒的话,他应该会感到有些尴尬,或者会作出尴尬的表情,可是现在不会。

  于是握刀的右手五指松开,再度握拳,一拳狠狠地砸去。

  “咚。”

  拳头落在了淳生胸前,这一拳终于砸实了。

  痛苦的表瞬间情爬上小和尚的脸庞。

  “真的会很痛的。”淳生也松开了手,以极快地速度抓向胸前那只手。

  淳生会念经,但是没练过武,他的动作很滑稽,就像小孩子打架一般,毫无章法可言,所以自然没抓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手离去。

  洛阳收手的同时,欺身而上,转身,贴到了淳生背后。

  吐气,吸气。

  然后提膝,毫不留情地撞向淳生后腰,他的目标是腰椎。

  这并不是一场公平的较量,失去理智的洛阳只想着杀掉眼前这个碍事的光头。而淳生,出于自己的考虑,只想着不让自己被打死。

  而且,他还不会武功,他甚至不知道背后的洛阳在做什么。

  但是淳生听到了洛阳的喘息声,这就对了,武者的攻击是有间隙的,气机流转顺畅,攻击自然一气呵成。可是毕竟是人,无法做到一口气连续攻击,所以需要换气。

  淳生捕捉到了洛阳换气的节点,然后双腿点地,高高跃起,双手交叉在身后,接住了这一击。恐怖的撞击感从双手传来,幸亏自己挡了下来,不然腰椎受到重创,可能真的会死在这里。

  夜色下,两人的动作有些滑稽,看上去,就如同淳生被洛阳踹飞了一般。

  看到淳生躲了过去,洛阳很满意。因为人在空中是没有借力点的,或许那些非人般的武者能够做到凭空虚度,但是这种情况不会出现在。

  所以洛阳笑了,笑的有些残忍,左手探出,死死地抓住了前方淳生的左肩。

  刀还在向着地面坠落,但是还没落地,就被一只手于半空中截住,那只手握住了刀柄,于空中划出一个圆弧,向着淳生的脖子砍下。

  两道目光在空中交汇,淳生没有借力,那么他本身就做好了应对接下来这一刀的准备,所以长刀落下,砍了个空,或者淳生有头发的话,大概会被免费剃度。

  巨大的惯性顺着手臂传来,洛阳及时地松开了左手。

  “砰。”身后落地声传来,洛阳没有回头,握刀的右手借刀势前伸,锋利的刀尖似乎将夜色劈开一般,调转方向,左手同时攀向刀柄,双手握刀。

  曲膝,后捅。

  自始至终,洛阳的动作都如同行云流水一般顺畅,带着美感,插向淳生的小腹,这一刀终于捅到了。

  洛阳的眉头紧紧地皱起,抽刀。

  这是洛阳的习惯,伤到目标后,抽刀,往往能够扩大伤口,哪怕捅不死,让对方留点血也是好的。

  “真的很疼啊。”小和尚带着哭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