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小和尚(下)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303 2019.06.05 20:37

  天王殿右边有个小亭,亭内高悬着一口古朴青铜巨钟。想来这座寺庙曾经也是香火鼎盛,不然绝不会有这么大一口青铜钟,钟前用绳子悬着根钟杵,钟杵上面纹着鱼状纹路,看着有些年份了,鱼纹已被磨的很浅了。

  小和尚再度换回了那身灰色的僧衣,走到了钟楼内,伸手抓住了那根光滑的钟杵,有些瘦弱的身子随着用力的方向往后倾斜,待到达了一定的高度后,钟杵朝着青铜钟用力撞去。

  “当~”

  轻灵的钟声中有些许沉重。

  小和尚放开手中的钟杵,充斥天地的钟声中转过身来,双手合十。

  “闻钟声,烦恼轻。”

  “智慧长,菩提生。”

  “离地狱,出火坑。”

  “愿成佛,度众生。”

  这些话以前是老住持所说,现在自己是住持,所以每日撞钟之后,小和尚都会很认真地说一遍。

  只是今天多了个听众。

  “施主,你可愿脱离苦海。”淳生嘴角含笑,声音很是清冷,却如洪钟大吕。

  坐在钟楼护栏上的洛阳没想到小和尚会这么说,有些措不及防啊,这才多久,就忍不住要招人扩充寺庙了?

  “不愿意。”洛阳摇了摇头。

  “难道施主还心系这红尘?”淳生的目光有些幽深,抛开这幅皮囊,就仿佛洛阳三年前遇到的那个老和尚般,似乎都有着一眼看穿人心的能力。

  “红尘?”洛阳笑了笑,平静地对上淳生的双眼,“这红尘有什么好留恋的。”

  “那为何不遁入空门?”

  “你渡不了我。”洛阳站起身来,伸手用力的揉了揉淳生的光头。

  小和尚脸上高深莫测的表情瞬间消失无踪,又变回了那个普通的小沙弥,有些不满地推开了洛阳的手。

  “其实施主你愿意当个和尚的话,挺好的。”

  “不好。”洛阳收回手,说罢转身离去。

  淳生站在钟楼前,看着那道渐渐消失的身影,叹了口气,模样有些滑稽。

  一道有些肥硕的灰影在草从间飞速窜过。小和尚弯腰蹲下,对着地面上那只松鼠露出了一张纯真的笑脸,目光落在了松鼠头顶。

  “你今天怎么顶着张银杏叶子?”小和尚好奇的问道。

  胖松鼠歪着头看着小和尚,没有回答。顶着银杏叶的模样有些痴傻。

  ……

  洛阳推开了往生室的门,屋内有些潮湿,还有一股淡淡地臭味,幸好现在已经是深秋,若是夏天,这股尸臭只会更浓烈。

  洛阳对这股刺鼻的味道没有任何感觉,随手关了门。

  屋内有两排用泥砖砌成的土台,其中两个土台上用草席盖着,凸起的草席隐约能看出是个人形。

  洛阳走到其中一个土台上,自土台前的小桌上拿过一块木牌看去。

  “姓名:无。”

  “年龄:三十余。”

  “职业:江湖人士。”

  “死因:江湖纠纷。”

  好吧,看来是个热血的江湖中人,洛阳将手中木牌放下,走到了另外一张草席间。

  “花名:小艺。”

  “年龄:十六。”

  “死因:自杀。”

  看着木牌上的信息,洛阳皱了皱眉。

  皱眉自然不是因为自己的衣服还在对方身上,洛阳也不可能再把衣服扒下来。他只是在想,这样的情况能不能去衙门报销,不过想到昨晚衙头那凶狠的目光和自己的待遇,洛阳知道没戏了。

  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掀开了草席。草席之下,是一张苍白的小脸,看得出来生前是个挺漂亮的小姑娘。

  死去的少女睁大着双眼,泛白的瞳孔中惊吓和痛苦,还有留恋,洛阳想着这若是自杀,衙门里的人莫不都是刘囊饭袋?

  昨夜将女人捞起来之后,已经检查过她的尸体,身上并无伤口,于是洛阳抬起右手,捏住了她的两颊,入手处尸体并无僵硬的感觉,手上稍微用力,分开了她的嘴巴。检查尸体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但是洛阳没有半点感觉,仿佛这只是一件物体。

  洛阳将草席再掀开一些,目光落在女子小腹处,思索片刻后,伸手摸了摸她的腹部。

  洛阳静静地站在一旁,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出来吧。”洛阳用草席将女人那双大的有些夸张的眼睛重新盖上,。

  房梁上,一道矫健的身影轻飘飘地落下,看向眼前年轻的小捕快,却发现对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男人张了张嘴,往日随口就来的“官爷”二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是有些木讷的指向一旁的草席道,“我要带他走。”

  说罢紧紧地盯着对方,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衙门有衙门的规矩,这一点,汤通自然知道,所以他原本打算的是趁夜偷偷将同伴的尸身带走。

  可是被发现的那一刻,汤通知道,今天只能来硬的了,好在对方只是个半大小子,只要下手太重,衙门那边想来不会大动干戈。

  “不可以。”果然,年轻的捕快摇了摇头。

  汤通心中叹了口气,看来以后的换个地方避避风头,可是既然是结伴而来,自然也要一起回去,想到这里,男子木讷的脸上有一抹凶狠攀爬上来,可是下一刻,好不容易提起来的精气神便瞬间溃散。

  “你得给钱。”年轻的捕快语气很是认真,清秀的脸上仿佛写满了“银子”。

  汤通愣了愣,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向这样的方向发展,衙门里的人哪怕贪财,也没有这样直接的。

  “嗯?”看着汤通古怪的神色,年轻捕快的语气有些不悦,“你难道不想给钱?”

  “不是不是。”汤通连忙摆手。

  “那是什么意思?”看着对方有些为难的表情,年轻捕快有些疑惑。

  “我,我没银子。”也为难汤通这么大个块头了,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说的就是这样吧。

  “没银子那我也没办法。”年轻捕快理解对方的难处,但是这不关自己的事,于是替他想了个办法,“你可以回去筹钱。”

  真是的,没银子走什么江湖?当这里是义庄了?

  汤通看懂了年轻捕快的意思,当下更加的窘迫了,实在是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啊,可是为了善后,以前把全身家当给赔了个精光,于是看向对方的时候有些赧然。

  “你这么大个人,怎么和个小姑娘一样?”被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这般看着,年轻捕快很是无语。

  “要不,以后我帮官爷做一件事?”汤通此时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委实是太丢人了。

  年轻捕快无奈的摆了摆手,“你走吧。”

  “那……”汤通指了指那张草席。

  ……

  汤通最终还是把同伴的尸身带走了,来的时候翻的墙,走的时候还有个小和尚帮他开了后门,只是身后传来的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声音,让得这位大汉险些摔倒。

  “第一天开业,就当做一件好事了。”身后那人这么说道。

  汤通有怒不敢言,只能灰溜溜地闯进了夜色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