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章 祝大哥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174 2019.08.09 18:00

  “此诗浑然天成,气魄万千呐……”太原通判卢培赞了一句。

  “下官念叨此诗整整月余,犹觉心中意蕴呼之欲出……”胡牧赞了一句。

  “谪仙再生。”祝圣哲负手仰立,给了个评论。

  林启见了三人的样子,微微摇头,只好过去行礼问道:“诸位客官想吃什么?”

  他听颜怀说过什么忻州观察使会来文水县,又见万渊站在一众随从当中,跟人家的小弟似的,因此也知道排头这三位都是大人物。

  至于这三们中,站在后面,肚子大大这位,应该就是胡县令了。

  胡牧虽未与他见过,但也多次听过他的名字,此时见他神形外貌也知他就是林启。

  于是胡大县令便对祝圣哲笑道:“这位便是我与大人说过的林启,会写诗,还会做生意,开了一间牙行,可称得上是‘义社’,县中不少百姓都因此能吃上饭。”

  林启谦虚道:“在下只是一个跑堂而已,诸位客官想吃什么?”

  这句话他是第二遍问了,说话的神情语态,没有一丝一毫的战战兢兢,仿佛并不知道眼前站着的是什么高官。

  祝圣哲见他大大方方的样子,觉得颇有些意思,便道:“你是个跑堂?”

  “如假包换。”

  “那你见了本官,也不怕?”

  林启便笑道:“当官又不是为了让人怕的。何况各位客官,今日也未穿官服,不是吗?”

  祝圣哲与卢培对望一眼,笑道:“这人有点意思。”

  下一刻,他又看向林启,问道:“你说官不是为了让人怕,是为了什么?”

  神经病啊,我是个跑堂的,你这大人物问我这个干嘛。

  “想来是‘为民服务’四个字吧。”林启只好笑道。

  四个字入耳,卢培眼神一动。

  胡牧愕然。

  祝圣哲只是微微颔首,并不再提这个话题。

  林启心中暗道,这个祝大观察使颇有城府嘛。

  下一刻,祝圣哲看着墙上的诗,评价道:“字一般,诗却是……‘极好’两字都不足以形容,佳句天成呐。是你写的?”

  “不是,”林启道:“在下喜欢看些杂书,书中正好引用的李太白的诗,在下也不知真假。”

  “哦?是本什么书?”

  “话本杂书而已,叫《小李飞刀》说的是些绿林轶事,话说绿林中有一张天下高手的排行榜,唤作兵器谱,排行第三的兵器,便是一代大侠李寻欢的小李飞刀,可百步穿杨,又因他好酒,便常常吟李白的这首诗……”

  林启絮絮叨叨说起来,偏偏他这一招对吴天好用,对祝圣哲却不好用。

  祝圣哲似乎对他的故事颇感兴趣,也不坐,就那么负手站着,身姿如松,面上却是一幅洗耳恭听的表面。

  林启只好用春秋笔法将大概故事讲了,一直说到口干舌燥。

  “林诗音真有这么美?让他们……”胡牧忍不住问道,话一出口才觉不妥,偷眼看了看祝圣哲。

  祝圣哲随意点点头,赞了一句:“挺有意思的故事,你爱看书?”

  又来?一个个都这样,烦不烦……

  林启心中腹诽,面上却还是谦虚道:“爱看些闲书罢了。”

  祝圣哲微微一笑,赞道:“好读奇书初不记,饱闻怪事总无惊,你不错。”

  说罢,他脸上扬起一丝挪揄的微笑,又问道:“那首‘燕云北望气如山’又是出自哪个故事?”

  林启心中翻了一个大白眼,你就算是高官,也没有这么为难人的。

  他抬头正见颜怀从楼梯上下来,便指着颜怀道:“这个故事我却是跟颜公子说过的,大人可以让他来说。”

  颜怀一扫往日刚起床时睡眼惺忪的模样,又将自己打理得朝气蓬勃,上前一丝不苟地对祝圣哲行了礼,嘴里却唤道:“祝大哥。”

  祝大哥?

  大哥?

  林启心道,人家看起来有你两倍年纪了,还大哥?当你爹都够了……

  祝圣哲似知他心意,指着颜怀便笑道:“我与子哉的二哥颜恪,都曾在兵部任事,乃是同辈相交,可不是老夫刻意要占这小孩的便宜。”

  林启只好赞道:“大人心性通达,实在让人折服。”

  祝圣哲这边与林启说话还颇为随意,转头却一板一眼地教训起颜怀来:“我到这文水县也有几天,你为何不来探望?”

  “我与你二哥乃是忘年交,你年少出门在外,却也不可荒废了学业。”

  “我既来了文水,你也不方便再住在客栈,与我到驿馆下榻吧。回头随我一起到忻州,再派人送你去相州。”

  他此言一出,颜怀彬彬有礼的表演便马上破了相,跳脚道:“那不行,我,我还要呆在这边,还有事要办的。”

  这边祝圣哲还未说话,胡牧已经问道::“什么事?”

  颜怀转头四望了一下,有些心虚道:“不过是家中商贾之事……”

  他既如此说了,祝圣哲便不再提此事,毕竟第一次提哪怕被拒绝了,也可以当作是表示关心。若再说一次,还被拒绝,那面子上就不大好看。

  他倒也豁达,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带着些和煦的笑意,道:“随你吧。”

  这三个字的语态分寸,祝圣哲把握得刚刚好,带着上位者的豁达与玩笑的意味。

  气氛便再次和谐起来。

  林启心中暗道,这老匹夫的功力可见一斑啊,也不知道若他披上官服,会是什么样子。

  这边安排诸位大佬都坐了,林启与王二栓给他们端了茶水小碟。

  颜怀便与祝圣哲、卢培、胡牧坐在一桌,颜怀接着前面的话题,给他们讲《天龙八部》的故事,开篇便用了那首“早岁哪知世事艰,燕云北望气如山”的诗。

  “话说有一朝代,名叫宋,与我大梁格局有些相似……”

  林启站在一边含笑看了一会,心中思量起来。

  如今这个敏感的时节,忻州观察使前来文水县,若说与李府贩边的事无关,怎么可能?

  祝圣哲此人,林启之前从颜怀嘴里了解了一些,大抵上是个声名远播的好官,行事上看来,算是鹰派,对辽站在主战的立场。

  这样一个人来了文水,表面上看起来,对李府应该是坏事吧……

  但这个早上,祝圣哲终究没有让林启看出半点端倪。

  这个观察使大人听颜怀大概讲了故事,便起身告辞。

  临走的时候,却使人留下了两张贴子,说是要邀请林启和颜怀两日后参加什么四宜园的文会。

  林启也不推脱,心想着或许可以借此再观察一下李慕之,便大大方方地答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