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几十个打一个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15 2019.07.23 18:15

  他略一锁眉,于是朗声说道:“各位,大家聚在这里也有几天了,我想问问,你们的日子有好过一点没有?今天,有人要来驱赶我们。他们想再把你们再赶回汾拱桥畔,让你们像货物一样等着被那些商户挑挑捡捡,商户说一天多少工钱就是多少工钱,五十文也好,三十文也罢,你们辛辛苦苦一天,流血流汗又流泪,能得多少钱是他们定的。那么你们的命,也是他们定的。这些钱,够不够你们吃饭?够不够你们养家糊口?累了如何?生病了又如何?你们那样勤勤恳恳的做,真的能挣来一个衣食无忧吗?”

  他的声音在传播出去,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然而,还有一些人,不会被商户挑走,他们等一天,等两天,都接不到活计,只能饿着肚子,让家人也饿着肚子,谁会管你们?你们是好是苦,是生是死,与谁相关?这几天,你们至少还有一份保底钱,虽然不多,但你们至少每天还能吃上饭。可连这样一点卑微的要求,还有人要来将它从你们身上剥夺……”

  “我觉得人生在世,别的先不论,吃饭的权利,这本该是每个人都应得的。我就问问你们,这个权利,你们愿不愿意去挣?还是说你们想回去过以前的生活?今天在这里,他们只有十几个人,你们却有几百上千人,还有这三十个强壮的保安队来保护你们。二个打一个,几十个打一个,敢不敢上去揍他们?”

  林启说完,四下俱静。

  “好!”

  颜怀拍着手公然叫好:“说得好!正可谓‘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大下寒士俱欢颜’,好大的气魄。”

  他说完转头一看,四下里却是鸦雀无声。

  他目光扫去,见那些男人、女人、老人、孩子一个个又都低下了头。

  万籁俱静。

  唯有风从高处吹过,刮得朔风客栈的幡旗烈烈作响。

  愣了半晌,颜怀压低声音向林启问道:“是不是很尴尬?”

  很尴尬?非常尴尬好吗?

  于三恨声道:“一群烂泥扶不上墙的窝囊废。”

  却听人群里中传来一个喊声:“他又不是我们县里的了,谁知道他能呆多久?不过是个富家少爷,不知人间饥苦,就以为自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等回头出了事,他拍拍屁股走了,你们跟着他与那些商户作对,能有什么好下场?”

  “依我说,这事就不靠谱,我听说,这牙行的生意一直在亏,谁知他能熬几天……”

  “大家伙可都是本地人,若是跟这小子跟得紧了,万一给商户们记在心里,以后可就有得苦头吃了,难道拖家带口的去异乡漂泊?”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嘛,亏本的买卖能做多久?”

  人群中附和声渐起:“是啊,是啊,谁知道他能撑几天……”

  “这事,想着就奇怪,说不准还真是什么邪门歪道的组织……”

  颜怀眨了眨眼,又对林启说道:“看来这些人里早有人被收买过,你看他们说话,都背的如此顺溜……”

  林启点头笑道:“我知道。”

  颜怀道:“那你到现在还这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是有后手?”

  林启摇了摇头,喝道:“保安队,揍他们。打赢了每人赏十贯钱。”

  “哇!”颜怀惊叹了一声。

  那边保安队正傻愣愣地站着,还没反应过来,十几个青皮已经如狼似虎的向他们扑了上去。

  保安队连忙招架,他们都是身强力壮的大汉,但大部分都没什么打架经验。

  那些青皮反而个个经验丰富,出手狠辣果绝,相比之下,保安队的一个个都显得有些木纳、蠢笨。

  蝎子一下子就干翻了两个人,揉了揉手,心想:“打这一群傻子,跟打木桩一样,简单倒是简单,就是打得老子手疼。”

  马仓盯着蝎子走去,脚下微微掂着,握拳蓄力,判断着两人的距离,一步,两步,三步……马仓如碗口大的拳头直直挥出,带起一道劲风,端得是虎虎生威。

  拳头还在空中,他腹中已经重重挨了蝎子一脚。

  蝎子快步往前,在马仓脚下一勾,把他拉了个踉跄的同时,又是狠狠一肘击在他背上。马仓一口老血喷出,摔倒在地。

  蝎子又在他身上重重踹了两脚,一直踹到他动弹不得。

  “他*的,没一个能打的。”蝎子冷笑道。

  片刻之间,保安队竟已没有一个能完整的站在场上的,三十个汉子全都趴在地上抱头挨打,如果一地的虫蛹,跑也不不动,趴着任鸟吃。

  “这……这,我们撤退吧,这败得太快了。”颜怀拉着林启的袖子说道。

  林启笑了笑,道:“撤退太难听了,以后要说‘战略性转移”比较好。”

  “大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装模作样。”颜怀跺了跺脚急道。虽然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他却也没独自跑。

  “大不了被打一顿算了。”看着蝎子盯过来的凶恶的眼神,颜怀长叹道。

  “时间差不多了……”林启喃喃道。

  蝎子不屑地瞄了瞄地下的保安队,有些残忍的看向周围的人群。

  “逮一个就揍一个,全都赶走。”他吩咐道。

  青皮们轰然应诺。

  人群开始想要逃。

  “都给老子住手!”

  正当此时,忽然一声大吼声传来。

  所有人转头看去,一队捕快小跑着往这赶来,为首的正是吴天。

  “你们怎么回事?”吴天大声问道。

  蝎子脸上堆起笑,恭恭敬敬地对吴天行了个大礼,笑道:“吴头,这些人聚众闹事,影响极坏,定是在传播歪门邪道。”

  如此说着,他脸上不自主地露出得意之色,他们青龙帮每年也不知孝敬了吴天多少银子,这不,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吴捕头这便乖乖地来给自己撑腰了。何况自己身后,站得可是文水县最有钱的一批人。

  今天吴天该怎么站队,那是很明显的事了。吃谁的孝敬,看谁有钱,一目了然的事情嘛。

  上头有人就是好办事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