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倒时差

来寻 怪诞的表哥 3592 2019.06.21 23:00

  大梁,隆昌二十九年。

  林启从黑暗中醒来。

  “怎么回事?江茹呢?”

  眼前还是有些黑,但朦胧的月光中,依稀能看到面前有一张,蛮丑又蛮凶恶的脸。

  还未来得及迷惘,只觉得一阵刺骨的疼痛传来。

  怪怪的感觉,身体明明很痛,但这痛感有些遥远,似乎思维跟身体似乎还不太协调。

  眼前是一个穿得颇有些古怪的汉子,一身古代的粗衣长衣,双手握着一把短刀,已深深扎在自己的心口。

  那汉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挣拧,与林启对望了一眼,眼中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来,带着深深的惊恐。

  “怎么可能!你分明已经死得透透的了……”那汉子喊起来,声音有些歇斯底里。

  林启也是有些错愕,他很想向眼前的汉子打个招呼,比如问候一下“你好呀,不要害怕,这是什么情况?我是炸尸了吗?”之类的,但他张了张嘴,满口的鲜血便已流淌了出来。

  一股子腥味。

  哦?看来,这个穿着打扮得莫名其妙的神经病,现在是在杀我?

  总不能是在拍古装戏吧,这痛感怪真实的,不然还能喊个“大兄弟,我们先NG一下,让我了解一下情况。”之类的。

  林启看着心口的短刀,一刹间脑海里闪过无数念头。

  也许是个荒诞的梦吧?

  还是说李水衡这个研究,把人瞬间移动到什么影视城来了?

  “我就说那家伙疯疯颠颠的,不能让他搞科研……”

  算了,管它呢。

  要杀我,肯定是不对的。

  我都不认识你。

  他其实想再和眼前的汉子聊一聊的,但这个情况似乎不是个好机会,这家伙刀都捅到自己身子里了。他脸上的表情虽然是很害怕的样子,但那股杀意还是能感觉到的。

  那就趁着他懵住的时候干掉吧。不对,应该说是自卫反击。

  我的枪呢?

  “好吧,看来找不到了。”

  他心中轻叹,只好伸出手,趁着那汉子瞠目结舌的功夫,狠狠扼住那汉子的喉咙。

  手里的触感不算好,那汉子脖子上的肌肤粗糙,油腻,如同扼住了一条疯狂挣扎的鱼。

  林启用尽力气扼下去,姆指寻找着他的大动脉,拼尽全力地按压住。

  那汉子满脸惊恐的神情还未退去,喉咙里咯咯作响,脸已涨得紫青。

  林启觉得自己明明思维还勉强算是活跃,身子却昏昏沉沉的,手上也使不出力道。

  那汉子奋力挣扎着,满腔的话说不出来,只好抽出短刀,对着林启又砍了一刀。

  刀贯入血肉的噗嗤声与喉咙被扼住的咯咯声交织在黑夜里,形成荒唐又有些可怖的画面。

  那汉子终于下意识地伸手去拉林启的手,想将自己从这种窒息感种抽脱出来。

  电光火石间,林启突然松手,握住他手里的刀,反手就是一刀。

  血从那汉子的喉间喷涌而出,那汉子眼白上翻,一幅不可思议的模样,生机却从他眼睛里一点一点流逝。

  林启力气用尽,跌坐在地上。

  “不好意思啊,我劲使得不太对,这身体,不太协调……”带着些许气恼又有些许抱歉的口吻,他轻轻嘀咕了一声,又说道:“如果可以的话,你先别死,我们聊一下?”

  那汉子已软软的倒在地上,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喉咙里咯咯地发出声音:“鬼……鬼……”

  “我也不知道。”林启轻声说道,他只觉得一阵头晕,只好用手在自己受伤的心口用力压下去。疼痛感刺激着大脑,稍稍清醒些后,他再探那那大汉的鼻息,发现人已经死透了。

  “你见到江茹了吗?”

  荒野寂静,没有回答。

  “唔,好吧……”

  林启探出手,在自己身上查看了一番,身上的伤很重,他又想了想江茹,让自己求生的意识更强烈些。

  “我要活着,活着才能找到她。”

  这具身体,并不是自己的,看起来,有些瘦弱,应该年纪不大……

  “唉,那么多年白练了……”思绪一片混乱,苦中作乐似得想了些有的没的,他在那死去的大汉怀里又摸索了一遍。

  “身上连张银行卡都没有,两个人都好穷啊。”

  他心下其实也明白,目前的情况来看,绝不是被丢到什么影视城这么简单。这种时候,也只有想些冷笑话让自己平静一点。

  那大汉怀里只有一封信,以及两个陶瓷的瓶子。他打开那两瓶药,分别闻了闻。

  这瓶有当归的味道,应该是金创药吧。

  他皱着眉,看着手里那个瓶子,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

  管它呢,止不住血的话,一会又要死掉了。

  敷了药,过了一会血果然止住了,扯了些布子给自己做了包扎之后,林启再看那信封,见那上面潦草写着:大梁永兴军路经略使亲启。

  再打开那信封,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这个道具做的,也太不专业了。”

  心中玩笑了一句,他挣扎着站起来,走到二十步开外,选了一个地方,将那信封埋起来,在上面压了一块石头。

  做完这一切,他方才选地势更低的方向,往前走去。

  头很痛,身上的伤也疼得不像话,他只想躺下来,好好的睡一觉。

  但他不能,他需要离开这个“案发现场”,跟这个尸体晕在一个地方,总归是麻烦。

  借着月光,他在地上寻了几根苦丁草,放在嘴里嚼着。

  苦丁草的汁液淌在嘴里,苦得不像话,但他尝着那味道,终究也没有将它吐出来。

  借着那苦味的刺激,林启稍稍清醒了些。又寻了一根木技,半撑着自己往前走。

  脚下不停踢到石头或藤蔓,他跌跌撞撞也不知自己走了多久,身体越来越无力,头越来越晕。

  “似乎需要倒个时差……”

  黑夜里,他又坚持走了一会,终于听到了流水的声音。

  眼睛几乎已经睁不开,他奋起最后一丝余力,向水声走去。

  终于,他跌落在溪边,再也无力站起。

  这个身体已被他耗尽最后一丝力气,他的思绪在黑暗中飘飘荡荡,轻轻哼着歌。

  “都拿走,让我再次两手空空,只有奄奄一息过,那个真正的我,他才能够诞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