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4章 手段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352 2019.08.15 06:00

  林启微微皱眉,探究着李慕之的神情。

  下一刻,却见李慕之也端起茶,拿着盖子缓缓撇着茶叶,像在把玩。

  这是要端茶送客了。

  这家伙今天行事,不似往日作风。

  “他分明是心知肚明,既不让我见李蕴儿,又让我进来,是何道理?”

  林启心中解惑,却也只好起身告辞,李慕之也不挽留,一幅爱莫能助的模样。

  “对了,林公子的为人,我也是极其欣赏的。若是真的对舍妹有思慕之意,大可名正言顺上门来提亲。”

  林启起身之后,李慕之忽然说道,语气里颇有些老成持重的意味。

  林启回过头,向上首的李平松看去。

  李平松面沉如水,但还是点了点头,道:“不错。”

  这又是玩的哪一出?

  虽然想不通,林启也只能带着颜怀主仆二人,跟在一个家丁后面,往府外走去。

  曲径通幽,颇有几分别致景观,林启却一路上低头思量。

  “李家的反应实在是有些奇怪。”

  放我进来,真的只是为了讲我几句?

  让我提亲又是何意?我都还不能确定李蕴儿到底是不是江茹嘛……

  一路想着,几人拐过一个凉亭,却见前方一个俏丽丫鬟小跑过来,正是李蕴儿的侍婢巧儿。

  巧儿看到林启,略有些慌张,于是低着头,放慢了脚步,从他身边走过。

  待出了李府,颜怀打了个哈欠,道:“你看,白跑一趟了吧。我就说,你这样做是不成的。依我说,就该让胡芦带着你,从后院翻进去。”

  林启懒得理他,自顾自低下头,将手里的纸条摊开来看。

  “这……这纸条,你哪来的?”颜怀吓了一跳,吃吃说道。

  “刚才那小丫头给你的?不会吧?”

  林启道:“不告诉你。”

  他目光看向那纸,只见上面写着一首小词,字迹娟秀。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这……又是一首李清照的词。

  林启看罢,如遭雷劈,半响如根木头般杵着一动不动。

  “无咎,无咎。唉,你这两天老是这样。”

  颜怀唤了几句,见他始终不理,又心中实在好奇,便伸手拿过他手里的纸看起来。

  这一看,又大大吓了他一跳。

  “天呐,这……你……”

  颜怀脸上表情瞬间就精彩起来,喃喃道:“无咎,你,你到底做了什么?简直了。”

  等把这让人惊吓的事消化了一会,颜道拍了拍林启的肩:“你可以出师了。这种事,我没什么再教你了。居然,居然这就让那小娘子倾心于你,这也太快了吧。”

  胡芦不解,问道:“少爷,什么意思?”

  颜怀再看了眼那首词,默然半晌,道:“没想到啊,这小小的文水县,一个商贾之家的女儿,竟有这样的才情,你看这‘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一句,便是她表明心迹,对无咎动心了。”

  胡芦依旧不解,问道:“为什么呢?”

  “哟,你这闷葫芦,也对这事感兴趣?这么说吧,这首词,似说了一个故事,一个少女正在院中荡秋千,这时候,有一个英俊潇洒,好比你少爷这样的男客来拜访,于是少女紧忙起身往屋里跑,连鞋都来不及穿。但她走到门口,却又回头假装要闻一闻那青梅,其实是想偷偷看那男子,懂了吗?

  胡芦大吃一惊,道:“少爷,夫人说过了,不能让你看这样的诗词。”

  “你这不开窍的。”

  颜怀气极,转头不去理葫芦,自顾自说道:“如此一看,这李家小姐极是有几分才情,难道无咎动心。”

  说完,他盯着林启的脸,啧啧称奇道:“明明还不如我俊,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却见林启嘴角扬起一个冷冽的笑,冷冷道:“呵,好厉害的手段……”

  *****************

  前厅中,林启一走,李茂之便急不可耐地跳出来,指着李慕之道:“你哄骗那姓林的向小妹求亲,到底是何居心?”

  “大哥何出此言?小妹国色天香,那林启心中爱慕,自来求亲。如何是我哄骗?”

  “国色天香个屁。”李茂之急道:“你胡说,你分明是想推我的同胞妹妹下火海,姓林的就是个骗子,如何能是良配?”

  李慕之不理他,转头向李平松拱手道:“父亲,接下来,林启若来提亲,父亲大可以跟他讨要方家那两仓粮食。”

  李茂之跳脚道:“你这个冷血的混蛋,为了两仓粮食,便想用我妹妹去换。”

  李慕之见李平松神情间也有些踌躇不决,只好劝道:“今年辽人要的粮食多,我们从两湖运来的粮食又被人劫了。这些天,我到处收购,却还是不足数。交易就在几天之后,若再没有那两仓粮食,到时候可就是全家人性命的事了。”

  “呵,危言耸听。”

  “再说了,林启如何不是良配?论才干,论长相,论人品,怎么看也是小妹配不上他。”李慕之侃侃道:“若我与林启异位而处,反正我是没有信心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一个牙行办成如此气候。”

  李茂之讥讽道:“荒唐,不过是个身份不明的下贱人,无论如何,也配不上我们李府。”

  “大哥看人,果然只看门第出身。”

  “庶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李茂之拿手一指,冷笑道:“你先是让祝观察把二弟带走充作人质,今天又要把小妹嫁给一个下贱人。无非就是觉得我李家的嫡亲子女,能让你这个庶出的一手操纵。”

  李茂之说着,又上前一步,盯着李慕之,质问道:“对付完二弟与小妹,你是不是还要对付我?”

  “啪”的一声巨响,茶杯被李平松狠狠摔在地上。

  惊得李茂之一个哆嗦。

  “够了!越说越不像话!”李平松愤声喝道。

  “两个不成器的东西,当着老子的面,也敢如市井泼妇般吵闹!”

  李茂之赶忙跪下,道:“父亲,孩子知错,刚才是这庶……”

  李平松骂道:“你还说,再让我听到‘庶子’二字,我打断你的腿。”

  “孩儿错了,但恳请父亲可怜孩儿一片对弟弟妹妹的回护之情,我身为长兄,眼见着二弟、小妹,都被这样当做筹码丢出去,实在心中难过。”

  “呵,你倒是长进了?”李平松冷笑道,“蠢货,你懂什么……”

  他说完,终究没有再责罚这个迂笨的长子。

  心中却是暗叹道,这个老三,近日来确实是有些僭越了,行事越来越自作主张。

  如此想着,李平松面上依旧一片深沉,又向李慕之问道:“你如何断定他会来提亲?”

  李慕之微微一笑,道:“最迟两日,他必定登门。”

  话音未了,却见有一个家仆匆匆跑过来,禀报道:“老爷,林公子又在门外求见。”

  李平松微微一愣,抚须看向李慕之,道:“果然如你所言。”

  李慕之点点头,却是低下眼,眼神中带着一些疑惑。

  “怎么会来得这么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