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 强捱

来寻 怪诞的表哥 1983 2019.07.29 10:00

  他在梦里又回到了过去。

  那可爱的现代生活。

  他坐在车里,耳朵上挂着一个耳机,眼睛盯着东原大厦的方向。

  停在前面的那辆红色的车发动了,忽然直直的往后倒过来,砰的一声,狠狠撞在他的车上。林启眼神一眯,下意识地便去摸背后的枪。

  却见前面车上下来一个女人,她有些手足无措地跑过来看了看林启的车,似乎也吓了一跳,用手捂住眼睛,有些慌乱地站在那儿跺了跺脚。

  呵,这女人,有点傻气。

  过了一小会儿,她从指缝间探出一双眼睛,神色里带着害怕和打探向自己看来。

  林启微微偏头。

  于是她走到他的车旁,敲了敲车窗,林启摘下耳机摇下车窗。跟她的目光相对。

  “那个……不好意思……挂错档了……”

  林启不答,思考着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

  挂错档?怎么可能嘛。如此想着,他握紧手中的枪。

  但这个女人这么傻,也未必不是。

  “我保险昨天刚刚过期,我,我才刚工作一个月,你这个车吧……我暂时可能还赔不起,能不能分期付款啊?”

  说着女子递过来一张名片。

  林启松开手里的枪,接过名片。

  “东原科技,首席工程师,江茹。”几个字映入眼帘。

  一个念头从他的脑海中浮起……

  “当时我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现在想来,真是可怕的想法。”

  呵呵,人渣……

  黑暗中,巨大的愧疚感袭来,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踏步进了一个古代的庭院。

  院子中一个女孩,嘴里哼着歌,拿着树枝正在地上写的什么。

  他低头看去,写的却是一些右下角带0或者1的f符号,密密麻麻的,他也看不懂。

  “这是算式?”

  他悚然而惊,看向那个女孩。

  “江茹。”

  那女孩抬头看向他,眼中露出迷茫的神情。突然喊道:“你是谁?不要害我。”

  院子中突然冲出一对中年夫妻,手持棍棒,挡在她身前,向自己喝道:“你是什么人?别靠近我女儿。”

  林启心中一痛,却露出一个安然的微笑。

  “其实,只要知道你过得好,也就够了……”

  如此想着,他忽然觉得有些疲倦。

  生命力从身上的伤口中一点一点流出去,眼前重归一片黑暗。

  “那就这么死掉了好了……”

  黑暗越来越深,他反而有些释然。

  其实,这两世为人,都过得有些累了。从小无父无母,长大后,每天不过是也是在工作、寻仇,从来也没有去做过什么值得做的事情。

  也有孤独,也有迷茫,又能怎么样?

  不过就是强捱过去。

  现在捱不过去了,不过就是死掉而已。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水滴在脸上。

  下雨了吗?他心想。

  却隐隐的听到歌声。

  “长亭外,古道旁,芳草碧连天……”

  声音很好听,轻轻柔柔的。

  他感觉自己被抱进一个柔软的怀抱里,有人用手摸自己的眉间,把紧皱的眉头抚平。

  这样的温柔以待,在很久很久以前,他还是个很小的孩子的时候似乎有过。

  她的泪水滴在他眼眶上,顺着他的脸流下去。

  这一生两世,愧疚也好,艰难也罢,孑孑独行,所有事情都只能自己来承担,本来就没有一个人可以依靠。

  但此时此刻,他终究还是得到了一个拥抱。

  他睁开眼,迷迷糊糊间,看到了徐瑶的面容。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惟有别离多……”

  歌声入耳,让人觉得安定。

  他想说,早知道就教你唱“Soft kitty warm kitty Little ball of fur Happy kitty sleepy kitty”这样的歌了,更适合我这样的伤者嘛。

  于是他张了张嘴,其实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但终究,又一次捱过来了。

  ************************

  不知过了多久,林启悠悠醒来,见床边趴着一个女子,脸埋在臂弯里正在睡觉。

  “东家……”

  那女子抬起头,却是方芷柔。

  “你醒了。”她笑了笑,柔声说道,脸色有些憔悴。

  林启微微一愣,将眼底的一丝失望掩起,低声说道:“你既然来了,有件事正好与你说……”

  “李家……”

  “方府也不要再回……”

  他轻声说着,方芷柔低眉顺目的听着。

  也不知说了多久,他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迷迷糊糊听到了许多声音,周婶的长吁短叹声,卫昭的轻喊声,妞妞的祈祷声,徐峰的脚步声……

  感觉耳边一直有人在絮絮叨叨,终于,他强撑起精神,睁开眼。

  房间里,颜怀正对于三低声叮嘱着什么。

  颜怀脸上难得的有一些认真的神态,说话时微抬着手,轻轻挥动着。看起来隐隐有些像林启往日的样子。

  于三脸上满脸写着无奈,垂头丧气地点头应着。一转眼间,他看林启已然醒来,露出惊喜的神情。

  “懂事长,您可醒来了……”他嚷道,“这位颜公子,他要插手我们德云社的事……”

  林启笑了笑,道:“也好。那这几天就劳烦子哉了。”

  于三拉着一张苦瓜脸,又说道:“孙德友从祁县拉了许多劳工回来,我们的生意已经差了大半了,这两天又亏了许多钱。”

  “无妨,”林启说道,“我床底有个木盒,你拿出来。”

  于三依言拿出木盒,打开来,却见里面全是纸,上面写密密麻麻地写着蝇头小楷的字。

  于三只好哭丧着脸说道:“但是小的……小的不识字啊。”

  他话音未了,颜怀已大步上前,抢了于三手里的纸。

  只看了一会,颜怀嘴里啧啧有声,转头问道:“如果有人再针对德云社,所有的路数,你都算过了?”

  林启懒得理他,转过头去。

  颜怀对于三又是絮絮叨叨许久许久,末了才嘱托道:“放心吧,这些我与无咎都已料定。孙德友之辈,土鸡瓦狗罢了。”

  “你且放手就做,看我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于三方才一步三回头的出了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