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挟孩子以令掌柜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238 2019.07.16 06:00

  林启看着那大婶滑稽的样子,哭笑不得,也懒得上去扶,摇了摇头往客栈走去。

  本来还着去木匠那里看看东西做得如何了,眼下这种情况还是先回去吧。他想着那些流言蜚语,心里很是有几分不爽。

  虽说那天看到徐瑶一口水也不喝,他确实是有所感触,因而想到了马桶。但若说是为她设计的马桶那也太牵强,无论如何也不至于让人撒出这样的谣言。

  真是一群刁民。

  一路上总有人对他指指点点,林启目光看去,一个个又都转过头,装出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

  走到客栈门口,却见徐峰一手牵着一个,带着两个孩子从另一个方向走来。

  那两孩子,一个是卫昭,另一个胖乎乎白白净净的却不认得。

  卫昭已经十二岁,自诩是大人了。此时被徐峰如此牵着,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

  另一个孩子却是个十岁左右的小胖子,一张脸圆乎乎的,衣着却是有几分体面,应该家境不差。

  “徐兄从哪又领了个孩子?”林启笑问道。

  徐峰有些不自在地应道:“这孩子叫彭畅,方氏粮行的彭掌柜的儿子。”

  林启向卫昭与彭畅笑了笑,打完招呼,走到院子里掬了水洗脸,看着衣服上泛着烂菜叶和臭鸡蛋的痕渍,便有些为难起来。

  他到了这时代之后便只有一身衣服,往常都是睡觉前拿水刷一刷晾着的,现在这大清早的,总不能脱了挂起来。

  正有些踌躇,眼前忽然有一套衣服递过来,林启抬头一看,只见周婶脸上带着慈笑,说道:“去哪里弄成这样,你试试这一身衣服合不合身,还有些针脚没收好,你先将就着穿。”

  林启一愣,道:“这是给我做的?”

  周婶点点头道:“老身针活功夫不好,你不要嫌弃就行。”

  “谢谢周婶。”

  “谢我做什么,是姑娘吩咐的,说是你只有一身衣服不方便。”周婶笑道。

  林启心中不免有些狐疑起来,分明是徐峰上次说要给自己做衣服,如何又是徐瑶吩咐的?

  他也不在意,捧着衣服回房换了。

  周婶含笑看着林启的身影进房,便到堂前寻到徐峰,却见妞妞这小女孩也跑来玩,正拉着徐峰问那小胖子是谁。

  周婶轻轻拍了拍徐峰的肩:“峰哥儿,你来,老身有话与你说。”

  徐峰点点头,又让卫昭带着彭畅安置,便把人弄丢了。

  然后与周婶到楼上找了间空的客房说话。

  “峰哥儿,你从哪里又带了个孩子回来?”周婶问道。

  “那是方家彭掌柜的儿子。”

  “人家有爹有娘的,你领回来做什么?”

  徐峰有些踌躇,轻声道:“彭如海怕是有些不老实,方小姐让我把彭畅带在身边,算是有个挟制,所以周婶平常对这孩子也看顾些,不过我们也不能苛待……”

  周婶愣道:“还有这事?”

  徐峰道:“若不是方家对我有恩,这种事我也做不出来。唉,依我的性子,直接捆了彭如海才好,但方小姐说她自有计较,就这样吧。”

  “方小姐一颗七窍玲珑心,定是想的比你周到的。”

  “周婶也莫与别人说,我总觉得有些亏心。”

  “放心吧,老身心里有数。”

  见周婶似乎还有话说,徐峰又问道:“您找我就是想和我说这个事?”

  周婶犹豫了一会,悄声道:“峰哥儿,这两天县里有点风言风语的你有听到吗?”

  “风言风语?我这两天都在帮方家办事,忙的不得了。”

  “那其实也没什么……却还有件事你也该早做打算的。”

  “什么?”

  “姑娘年纪也大了,迟早要寻个人家。长兄如父,这事还得哥儿心里有数。”周婶眼看徐峰一幅愣头愣脑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

  徐峰道:“我自然知道,但一直没有适合的人选。她这个情况,若不找个人品好有又担当的,我如何放心?”

  周婶责怪道:“你既知道担心你妹妹,怎还一心想着贩边?”

  徐峰喃喃道:“这……这毕竟不同。”

  周婶瞪了徐峰一眼道:“也不知你整日在想些什么,老身就直说了吧。有些个嘴碎的人在说,我们这客栈里招了个上门女婿做跑堂的,还为了我们姑娘他才整出了什么唠子马桶,才搞得又加了一道税……”

  “跑堂?”徐峰愣道:“你是说林兄弟?”

  他想了一会又道:“年岁人品倒也适合……但是林兄弟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子弟,而且他现在失了忆,自己什么身世也不知道,若没有父母之命,总归是不适合。”

  “我怎会不知,但看着这孩子,确实是个能对姑娘好的,心也细。”

  徐峰摇头道:“不适合不适合,我总不能让妹妹到高门大户里受苦。”

  周婶斜了他一眼,道:“你又没过过高门大户的日子,怎知人家是受苦?况且你怎知他什么时候能想起来?想起来就能回家?家里真就看不上我们姑娘?”

  “毕竟还是有些不妥吧……”徐峰依然有些犹疑不定。

  周婶点点头道:“你心里有数就行,总归是要寻个好的。”

  *******************************

  李茂之昨夜处理家中事务,又熬了大半宿,早上起来任由丫环拿毛巾擦了脸,依然觉得有些乏,他看着窗外,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到底哪来那许多糟心事,每日长吁短叹的,你也不嫌烦。”江怜艳正对着铜镜梳妆,有些不耐地说道。

  李茂之又叹了口气道:“你不懂的……你是要去给娘请安?”

  江怜艳道:“娘一大早又去梵安寺给老二祈福了,说是要保佑老二这次能中个举人。”

  李茂之冷笑道:“痴心枉想罢了,我们家就不会有走科举的命。”

  “许是老二真有些才华吧,读书也是勤奋,每日闭门不出的。”

  “别提那呆子了,那个庶子最近又在做什么?”

  “你问我,我如何知道?”江怜艳捻了一块脂胭在唇上沾了沾,抿了抿嘴,方才道:“似乎又给公公办成了什么事,一大早便吩咐备马要到太原去。”

  李茂之觉得妻子嘴里那个“又”字颇有些刺耳,一股怒气便涌上来。一转身却看到她美得不可方物的样子,碧荷色的长裙裹着妙曼的身体正款款坐在那儿,铜镜里映出一张出水芙蓉般的脸,他嘴里斥责的话便说不出来,只好“哼”了一声,自顾自地踏门而去。

  方才出院子,他便遇到了脚步匆匆的管家周来福。

  见周来福神色些有慌乱,李茂之把手背在手后,嘴里斥责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这是李平松常用来骂自己的,语态动作,李茂之都已经学得有八成相似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