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 驿栈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76 2019.07.28 06:00

  汾州城外十八里,官道。

  小胖子彭畅揉了揉眼,从马车上爬下来。

  眼前是一个驿栈,他父母带他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此时人困马乏,一家子决定在此休整一个晚上。

  月色中,房屋的轮廓在官道边悄然而立,后面只有空空的荒野,显得有些寂寥。

  彭畅学大人似的叹了口气,他有一些想妞妞和卫昭了。

  跟着父母走进驿栈,他手里拿了一个柿饼正在吃着。大堂只有一个年轻人,坐在一张桌子旁,那桌子上是空着,连个吃食也没有,也不知那年轻人不睡觉,呆坐着在干什么。

  彭掌柜夫妻往后面叫伙计去了,彭畅懒得动,便扭着胖胖的身子在方桌旁坐下,见青年一人独坐,背挺得笔直,看起来有些孤单。他便从兜袋里掏了块柿饼递过去,嘴里说道:“给你吃。”

  那青年转过脸,俊秀得有些不像话,彭畅呆了呆,嘴里喃喃道:“哥哥你好帅呀。”

  “谁是你哥哥?”那青年皱眉说道,却是个女人。

  彭畅心想,你长成这样,要是男人,那可帅了。是女人的话,却也不算好看。

  这种话却不是他一个孩子能够对人家说出口的,便嘻嘻一笑,将柿饼放在她前面,自顾自的坐在那,咬着自己那块杮饼。

  不一会儿功夫,彭如海已叫醒了伙计,又安排好客房,来唤彭畅进去休息。彭畅向那英姿飒爽的女子挥了挥手,便跟着父母去了。

  那女子依然坐在堂里,她从怀里拿出一块方巾,将面前的柿饼包好,放入怀中。依旧坐在一动也不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一直到夜半三更,她耳朵微微动了动,下一秒,已握住膝上的长剑。

  烛光闪动间,人已如离弦之箭般窜出,往发出声音的地方掠去。

  因为她分明听出,刚才那是刀刃划过皮肤后,血溅出来的声音。

  她对这个声音很熟悉。

  房间里,彭如海捂着脖子,血疯狂的从他指尖喷薄而出。他嘴里咯咯两声,瞪着眼睛缓缓瘫在地上,跟彭畅他娘躺在了一起。

  两具尸体前,是一个身穿黑衣的老者。

  黑衣老者手里握着一把短刀,此时已经看向彭畅。

  彭畅刚从睡梦中醒过来,眼睁睁地看着父母就这样倒在眼前,昏暗的月光下,地上的血迹黑乎乎的一大片,他也不知是梦还是真的,沉浸在巨大的恐惧里,就像是失了魂般。

  “嘿嘿,我儿子死的时候,跟你这孩子一样大。”那老者咧了咧嘴,握着短刀的手微微动了。

  彭畅的嘴已经张到最大,可以看到里面的喉头在微微颤动,下一刻,他就要发出尖叫。

  黑衣老者准备动手,下一刻前,这个孩子的头就会被砍下来。

  就像他儿子死的时候一样。

  刀光掠过。

  叮的一声,是铁器相交的声音。

  老者眼神一眯,又是一刀。却见一个黑衣女子,手拿长剑将这一刀挡了。

  老者左手顺势一掌拍出,右手的刀拨开女子的剑,逼她与自己拼上一掌。

  年纪轻轻的女娃子而已,他冷笑着,这一掌就要把她打得魂飞魄散。

  如棍子打在絮褥棉被上的一声闷响,“卟”的一声。

  倾刻间,两人已对了一掌。

  那一瞬间,老者眼光一滞,踉踉跄跄往后连退了两步,喉咙里已有些发甜。

  他不可思议地抬眼望去,却见那女娃子若无其事地站在那,手中长剑斜持。

  好厉害的女娃。

  知道事不可为,老者将手里的短刀像彭畅掷去,同时人已向屋外掠去。

  女子挥剑,“叮”的一声,短刀被打飞,钉在梁上。

  彭畅终于喊出来。

  “啊……”

  这个深夜里,孩子的恸哭声惊动了驿栈……

  “爹……娘……”

  ******************************

  林启昨晚睡得不是很好,总觉得梦里有人叽叽喳喳跟自己说着什么,耳边老有挥之不去的声音。

  睡得不沉,他只好起得更早些。

  直接从院子出门跑了步回来,等他进到客栈大堂,却见颜怀正捧着昨夜跟自己要来的《后庭记》坐在大堂里看。

  “子哉昨晚又没睡?”

  颜怀抬起抬起头,他双目通红,脸上却带着有些兴奋的神色:“是啊,我睡不着,便看了一夜书……”

  林启愕然道:“你前夜不就没睡?”

  “啊,我可能有些过于兴奋了。”颜怀道,“我以为《三国志》是世上最好看的书呢,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这样的……”

  林启道:“这个也就一般吧。”

  也就放在你们这个时代能勉强看看,尺度小得很,还都是文言文。

  颜怀忙道:“怎么就一般了?比四书五经好看多了……”

  他叹了叹,又开始喋喋不休起来:“我爹娘只许我读四书五经,还有一些经子史集。我从没读过这样的话本,居然,居然还有写男人女人谈情说……”

  “你不困吗?”

  “不困啊,出门这一趟实在是太有意思了,苏州家里,每日不过就是备考写经义,我那两个先生,还有我娘……”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我是真不爱写经义,枯燥的很……”

  颜怀絮絮叨叨说着,林启这次倒是没有不耐烦,很是有耐心地笑了笑,便在他对面坐下来,支着头,面色温和听他说着。

  “所以我经义不算好,策论好一些,上个月先生让我……”颜怀吧啦吧啦说着。

  颜怀自顾自说着,声音渐小。

  “十,九……”林启心中默数着:“……二,一。”

  颜怀终于伏在桌上睡着了。

  林启心中好笑道,井底之蛙,你们这时代,就算把山河湖海逛遍,还能有什么意思?

  但再看颜怀熟睡的样子,他终究还是微不可觉得叹息了一声,少年啊少年。

  这才是真正的少年,对未知的事心怀憧憬,愿意用全身的精神气来感知这个荒唐的世界。

  不像我这个内心中年的人,只懂养身。

  “这样睡着了也好,省得我去你房里铺床叠被。”

  他给颜怀披了毯子,洗了把脸的功夫,于三就已经过来给他请安了。

  两人就在院中,一边看卫昭练武,一边就着德云社的问题谈了一会,林启见徐峰起来了,便对他笑道:“徐兄且去换身好衣裳,我们去孙府提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