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0章 惺惺相惜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142 2019.08.03 18:00

  “哦?”林启支起身子,在床头半坐着,看了李慕之一会,微微一笑道:“我们终于见面了。”

  终于见面了?

  李慕之心下明了,却还是假意露出一个略带诧异的表情,笑道:“我不过是家中无名庶子,难道林公子还知道我?”

  “我们虽是第一次见面,这几天想来也是交过两次手的。”林启说着,微微咳了咳。

  “林公子快人快语,也好,那我们就开诚布公地谈,”李慕之笑道:“你如何知道,是我做的?”

  “在这文水县中,有人要杀我,大概率是李府与江县丞。”林启淡淡说着:“李员外我见过的,他没有这么果绝,所以我一直以为是江县丞安排的这一切。但后来一想,其实不对,对李府来说我有一点点危险,但我给江县丞带来更多的是利益嘛。”

  林启歇了一歇,又接着道:“江、李两家看似一体,毕竟还是不同的利益团体。那幕后之人应该是李家,但不是李大公子,毕竟他义薄云天,与在下又是很好的朋友……那便是他那几个兄弟之一了。”

  李慕之点点头,干脆地应道:“不错。”

  “我坏了你们的事,还有你们的把柄?”

  “不错。”

  “其实你们没杀掉我,这步棋就暂时是输了。”

  “不错。”

  “李公子今天来,是听说我找人去了岚县?”

  “不错。”

  “李公子还有后招吗?”

  李慕之苦笑道:“暂时没有。实话说吧,这几天针对德云社,不过是试探你罢了。但听闻你派了人,马不停蹄直奔岚县,李某只能说,甘拜下风。”

  林启笑道:“不至于不至于,再拼下去,赢的还是李公子嘛。”

  “如果能合则两益,何必再拼呢?我今天来是与林公子交朋友的,可谓是不打不相识了。”

  “交朋友……”林启笑了一下,问道:“和令兄一样?”

  李慕之会意一笑,仿佛听到了一个很有趣的笑话。

  “我虽不如大哥义薄云天,但我也有诚意。”李慕之道:“大家都不是小孩了,交朋友这种事,是讲利益的。利益相同,大家就是朋友;利益不同,再好的交情也没用。你我都是能创造利益的人,自然可以做朋友。”

  林启点点头:“在杀不掉对方的情况下,确实是这样。”

  李慕之摊开手,坦坦荡荡地说道:“这件事我试过了,既然不成,我便死了这条心。反正我底牌也都用光了,接下来,林公子大可不必担心。”

  “但我是个记仇的人,”林启强调道:“有债必偿。”

  李慕之笑道:“我可以补偿你,我今天是带着诚意来的……”

  林启微微闭眼,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你果然是来投降的。

  来投降还这么有底气,差点吓了我一跳。

  ……

  方芷柔站在窗边,看着楼下。

  林启坐在一张轮椅上,由徐峰推着行在院中。

  他正与李慕之依依惜别。

  待看着李慕之出了朔风客栈的院门,安步当车地往长街走去。方芷柔眼神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紫苏小声问道:“小姐,你在想什么?”

  方芷柔淡淡笑道:“你在阶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窗台看你。”

  紫苏不明所以,又有些不安地问道:“小姐,好像林公子与李家达成了什么协议。我刚才进去送茶,看林公子与姓李的好像相见恨晚一样呢。”

  “无妨。”方芷柔淡淡道:“暂时而已,林启还在养伤,他手上的势力正是最弱的时候,就像一个初生的婴儿,他需要的是时间。而李家,也是在与辽人交易的前夕,并不想将事情闹大。被捏住了把柄,一击不成,没杀掉林启,只好用这缓兵之计。”

  她看着院中的林启,总结道:“但既然撕破了脸,终有要拔刀相见的时候。”

  紫苏将信将疑,问道:“但看他们互相仰慕,不像假装啊。”

  方芷柔道:“他们两个假惺惺的功夫,炉火纯青。若能让你这小丫头看出来,那才叫怪事。”

  假惺惺的林启,此时坐在轮椅上,扶着院门,依依不舍地看着李慕之走远了,方才回头对徐峰说道:“徐兄,你看我这样重伤在身,还起身相送,他是不是应该很感动?应该再送我一块地嘛……”

  徐峰不是个爱开玩笑的人,反倒是有些担忧地问道:“他居然知道南姑娘去了岚县,她会不会有危险?”

  徐兄,你对南故娘有些过于关心了。

  林启却不好拿这种事打趣徐峰,笑道:“你放心吧,他不过是派人守在在附近,看南姑娘出城往岚县方向去了而已。”

  接着,他又笃定地补充道:“南姑娘的身手,他们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再者,要是他们能追上,李家三公子还巴巴的跑来做什么?”

  徐峰点点头,又问道:“德云社最近事务繁多,要不要陪你去处理一下?”

  林启摇头笑道:“正是给于三锻炼的好机会,花钱雇了CEO,哪有什么事都还要让投资人去操心的。”

  说着,他看看身下的轮椅,笑道:“挨了几刀,从这位李公子身上刮下一大笔银子和一大块地,也不算太亏。”

  徐峰不敢苟同,摇了摇头正要反驳。却听林启又道:“今天心情好,又正好有闲暇,不如我们就去孙府提亲吧。”

  “啊?”

  “怎么徐兄你就一点也不急呢。”

  徐峰挠头,说道:“但你伤还未好,不能走动的。”

  “没关系,你可以推我,我坐着也不累。”

  “现在就去?”

  “是啊,如今你那老丈人估计正是忐忑的时候,择日不如撞日嘛。”

  “但……”

  “你害羞?”

  “也不是……”

  徐峰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看起来颇有些为难。

  林启有些好笑,暗道,你这粗汉的心思我会猜不到?不过是置办了货物,又答应了王二栓与苗庆要去贩边嘛。

  看谁吃得住谁。

  两人正说着话,却见孙德友与顾青亭联袂而来。同样是衣着富贵,一个大肚便便,一个开旬清健。

  林启笑道:“唔,你看,说曹操曹操到。”

  又玩笑道:“唔,你再看,孙大老板这样的都能生漂亮女儿,不知这相貌堂堂的顾老板有没有女儿?”

  徐峰一愣。

  “顾老板还是很欣赏我的……”

  林启说着,见徐峰打量自己的眼神颇有些古怪,只好打住这个玩笑。

  这徐兄,也忒无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