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你只是一个跑堂啊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588 2019.07.22 06:00

  是夜,华筵初散。

  顾青亭从孙府出来,上了轿子,他今天是过来和文水县众商贾一起商议对付德云社之事。

  谁都明白,让那些劳工聚在一起,时长日久之后,定然不会有好事,虽然眼下用工的价格并没有涨,挑人的时候反而方便了些。但他们一旦凝聚成势力,必然是会涨价的,那个名叫林启的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一直这样赔着钱为大家做好事?

  世上这样无私付出的人毕竟是不多的。

  今天与会的诸人,大多是文水县混得还不错的商户,比如顾青亭,他在文水县就有三间大茶行,在太原也开了两间,算是文水的大茶商之一。

  但虽然在几家商铺里,他需要的工人算是最多的,但顾青亭心里,对这件事其实是有些不以为然。

  又不像布匹、瓷器之类的东西,茶叶若没及时翻晒烘炒打包,生了霉长了虫,价格往下一掉,或没及时处理掉,新茶变成了陈茶,损失就大了。相比之下,几个工钱算个屁。

  因此,对于别的商户提出的“停止招工,拖垮林启”的提议,顾青亭并不热衷。

  “我又不是孙德友那种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今天来,不过就是重在参与而已。

  这两边博弈,商户们赢了,他反正一切照常。若林启赢了,也不过是多个站稳脚跟的牙行,无非是多出些钱而已。

  如此想着,顾青亭坐在轿子上悠哉悠哉地假寐了一会,行了一段路之后,忽然感觉轿子停了下来。

  “东家,有人拦路。”

  人?拉路?让他拦开不就是了。

  顾青亭掀开轿帘,在灯笼的光中,在见到站在前头的林启。

  眼前的这个少年人,身姿颀长,神态笃定,顾青亭心里其实是有些颀赏的,这确实是个沉稳而有眼界的少年,如旭日初生,让人望之便能感到希望。

  “顾老板,”林启脸上带着笑,说道:“我们来聊一聊吧。”

  “聊什么?”

  “我知道现在县里的商户们都聚在一起,商量怎么对付我。你们大概是在想,怎么会有人做赔钱的买卖呢?于是你们很贴心地站在我的角度来思考,这样的生意要如何才能赚到钱呢?无非是涨价罢了。”

  “但你们大可放心,我还真没有这个想法。事实上,有些商户用工的费用,还是可以往下调一调的。比如顾老板这样的朋友,就可以再便宜些。”

  顾青亭冷笑道:“怎么可能?你在他们的工钱之外,又发了一份保底钱。再者,无论如何,也不能做到每天所有人都出工,必然是亏的。”

  “本店最近推了一个套餐,不知道顾老板有没有兴趣?我给你介绍一下吧,你先付五百两银子,我们送五百两银子,相当于你在我们这里付了一千两银子。你要招多少人用多少天,都从这一千两银子里扣,扣完为止。优惠多多,活动时间有限,顾老板可以尽快参与哦。”

  顾青亭愣了一下,虽然有很多词汇他闻所未闻,但大概的意思他还是听懂了,冷哼道:“你当老夫是三岁小儿那么好骗吗?”

  “大概给顾老板解释一下也好,比如你充了五百两,有人又充了一百两,又有人充了两百两,我就有很多钱。当然,你们会想,那这些钱花完了,我还是亏的。但事实上,这些钱在我手上是能生孩子的。”

  “钱?生孩子?”

  林启笑道:“比如说,我要赚一百两银子,要是我身无分文,只能每天去码头搬麻袋,可能搬一辈子都攒不到这一百两。但若我手上有百万两,每天光是利息就不止一百两。至于我赚钱的能力……这么说吧,你应该知道吴天吴大人最近发了笔小财。”

  顾青亭冷然道:“若是你卷了钱跑了呢?”

  林启呵呵一笑:“莫畏浮云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平心而论,顾老板觉得我会跑吗?我刚才提到的吴大人,就是个我证明实力的好例子,这世上赚钱的方法有很多,跑路的方法却只有一条,我自然会选更好走的路。”

  “风物长宜放眼量……”顾青亭低声重复着这句话,心头有一丝隐隐了悟,却还是沉声问道:“我为何要信任你?”

  “我做生意,最讲究的就是诚信了,诚信赢天下嘛。”林启开玩笑似得说了一句,又道:“说实话吧,我不仅会在文水县这千余人身上亏钱,接下来,太原府,河东路,大梁朝每个地方,我都会这么做,规模会越来越大,会招越来越多的人,也会有越来越多的钱进来,我再以这些钱生无数的钱。”

  听了此言,顾青亭目光一凝。

  “好荒谬的路数!但老夫似乎找不到破绽……”

  却听林启笑呵呵地把破绽说了出来:“退一万步来说,哪怕最后崩盘了,你们也不会是最后一环。你们的钱进来后,接下来太原各县的钱就会跟进来了,然后是河东路……而在这个漫长的链条中,我有无数个方法把这些钱都滚起来。你还怕什么?”

  “但我能有什么好处?”

  “好处?很多啊,比如用工的银子能优惠一些,比如以后走货也更方便,比如能帮你打败太原的同行,最重要的是,你还能与我交朋友。”

  交朋友?呵呵。顾青亭心中冷笑。

  “对了,我很厉害的。你看,我一眼就看出来,所有商户里,顾老板你是我最容易打动的一个。”

  顾青亭一愣,却隐隐感到,自己其实是有一点点心动的,不由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老夫看你行事,应该还有别的更赚钱的方法……”

  为什么?林启心中轻轻叹了口气,道:“因为我需要很多的人,很多很多。不仅如此,我还要这世上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名字。以后,驿栈镖局、招工问业、铺桥修路这些你们觉得没钱赚的生意我都会做,我要这天下四通八达,车马如流。要天下人尽知我林启之名,要酒楼茶肆间尽是我的耳目,要驰聘大道上皆有我的人马。”

  “因为我要找一个人,哪怕把这万里山河踏碎,把这天地万物翻过来看看……唔,如果这样还找不到,我可以再踏一遍、再翻一遍,直到我找到那个人为止。你懂了吗?”

  顾青亭竟然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从眼前这个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的自信。

  连李府都要巴结的这个年轻人,到底是怎样深不可测的背景,能让他放出这样的狂言?

  于是他不由颤声道:“疯子!你就为了找一个人?”

  林启看着顾青亭惊诧的脸,有些落寞地笑了笑,他有些情绪也压抑得很久,也不介意和眼前这个看起来不太笨的顾老板再多说两句。

  “因为我跟你们所有人都不一样,我独行至此,你们这个时代的众生纷沓与我无干,你们的这个人世间不是我的来处。这里,对我来说好像就像一场游戏啊,一场又冗长又无聊游戏……顾老板,我似乎跟你说得太多了。”

  顾青亭心下一沉,想道,这个人,不会是要造反吧?说得太多?是要杀我灭口吗?

  林启脸上再次浮现出职业性的假笑:“总之,接下的充值活动,顾老板可以参与一下,优惠多多哦。对了,不着急下决定哦,明日尘埃落定之后,你再做决定不迟。”

  顾青亭坐在轿中,久久还不能从林启所说的那番话中回过神来。

  “这个年轻人语气也忒大了些,他不过……”

  “不过只是一个跑堂啊。”

  看着顾青亭的轿子隐在拐角处,林启看着黑暗的长街,自言自语地轻声抱怨道:“怎么连个路灯都没有。”

  他还要去见一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