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8章 我听说你哭了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85 2019.08.02 18:00

  徐峰既然回来了,方芷柔也只好离开林启的屋子,她不回方府,与紫苏在客栈订了一个房间安顿。

  林启向徐峰道了谢,徐峰摆摆手道:“一点小事而已,可惜那秦氏酒行没有一个能打的,我都没能出手。”

  说着,徐峰竟有些遗憾起来。

  两人说了一会话,徐峰倒头便睡,不一会儿又是呼噜声大响。

  卫昭与彭畅的小床铺在边上,也是各自安歇。

  夜色静谧。

  几人睡了良久,卫昭翻来覆去,久久无眠。

  他只好爬起来,蹑手蹑脚走过来,坐在林启的床边,也不知在想什么。

  月光透过窗缝,照着他不安的脸。

  呆坐了一会儿之后,十二岁的孩子叹了一口气,对睡梦中林启轻轻唤了一句:“林大哥……”

  见林启熟睡未应,卫昭反而安心下来。

  “林大哥,我今天杀人了……”

  “其实,我真的没想杀他,但看他想欺负颜大哥,欺负白姐姐,我就想到了我娘。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将那人杀了。”

  “我跟彭畅说我不怕的,但其实,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安。林大哥你说,想要保护身边的人,就一定要杀人吗?”

  卫昭说着,看着窗外的月光,有些迷茫起来。

  他一惯是不同于别的小孩爱玩爱闹,他往日里是有些沉稳坚毅的。

  此时却终于有些像个孩子了。

  过来一会,他忽然听林启说道:“可能现在的世道就是这样吧,但我相信,以后总有一天,想要保护身边的人,是不需要靠杀人的。”

  “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

  “没事,这两天睡得也太多了。”

  卫昭又问道:“那靠什么保护身边的人?”

  “以后,可以靠律法,可以靠道德,可以靠舆论……”

  卫昭问道:“那为什么现在不可以呢?”

  林启想了想,说道:“原因很多,比如律法还未成熟,社会秩序还未完善,生存条件也不好。那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来实现,你我有生之年,大概没办法看到吧。也许在这个时代,保护别人,只能靠自己手里的刀了,但你要记得,你的初心。”

  “初心?”

  “最开始执刀那一刻的意愿,是想要保护别人,而不是杀戮带来的快感,知道吗?”

  卫昭点了点头,用力按了一自己的腿。

  微弱的月光里,孩子的眼眸亮了亮,眼神里那种坚毅再次显现出来。

  他看了看睡得正熟的小胖子彭畅,又暗自里沉思起来:“彭小胖子为什么就一点也不害怕呢?”

  “我会不会又被捉起来?”

  “再被捉,我可就是二进宫的老油条了,但我才十二岁啊……”

  *******************

  客房中,颜怀用热毛巾敷了敷脸,疼得自己哇哇直叫。

  待敷完脸,他自言自语道:“没看出来,卫昭这小孩厉害的很,才多大年纪,就敢捅人了。干掉一个,吓跑两个,啧啧。”

  “今天要不是他,你少爷我可就完蛋了。”

  “唉,你说这些人,做什么不好,非要做这强抢民女的勾当,枉送了一条性命。”

  “还有那白绣娥她爹,我听说,这已经是第二次把女儿卖了,你说世上怎会有这样的爹?”

  “要不是我机灵,将她的卖身契摸了回来……”

  “以前在苏州不觉得,如今出门游历一趟,只觉得这世道真乱,我今天都是第二回被打了……”

  “不过好歹也救了一个人,要是把小丙也救了,我可就圆满了……”

  “唉,这世道真乱……”

  胡芦不理他,心想,我就不觉得世道乱,每天有吃有喝有觉睡。你被打,那是因为你爱胡闹。

  颜怀自言自语絮叨了好一会,又笑嘻嘻地看向胡芦,问道:“我听说,你哭了。”

  “我没有。”胡芦应道。

  “你就是哭了,他们都给我说了。”

  胡芦不搭他话,反而问道:“少爷你今天带回来一个小娘子……总之你不能看上她,你可是有婚约的。夫人说了,我陪你出来就两个任务。一是能把你完好无损带回去,二是不能让你跟别的小娘子打交道。”

  颜怀笑嘻嘻地说道:“对啊,等你完成这两个任务,我娘就给你找个媳妇。”

  见胡芦又不说话,颜怀就说道:“你且放心,白姑娘我自有安置。至于婚约,我说了,我不喜欢女的……”

  胡芦脸上露出诧异惊恐的表情,往后退了退。

  颜怀赶紧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霍去病我与你说过吧,‘匈奴未灭,何以为家’。遥想当年,汉武帝封霍去病为骠骑大将军。率领一万骑兵,从陇西出发……”

  颜怀津津有味得说着,胡芦却打断道:“这个故事你给我说过许多次了,夫人说了,你虽然出门在外,也要多看一些经义文章,少看些杂书。叶先生也说了,少爷你的文章,做的实在是不工整。”

  颜怀:“好了好了,你不爱听故事我还不说呢。总之你知道‘匈奴未灭,何以为家’就行。”

  他说着,自己也觉得口干,打算休息一会儿再与胡芦絮叨别的。

  胡芦见他停下嘴来,松了一口气,往床上一躺,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像颜怀问道:“少爷你说,等回到苏州,夫人给我挑媳妇,能挑个像紫苏姐那样漂亮的吗?”

  颜怀奇怪地‘咦’了一声,笑道:“你竟然还有主动找我说话的时候。”

  说着他瓣着指头算起来:“我算算啊,有两三年没有过了吧。”

  见胡芦不答,颜怀嘻嘻一笑,好奇道:“你觉得紫苏漂亮啊?”

  可惜胡芦眼睛实在太小,颜怀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也实在看不出什么来。

  只好自己又絮絮叨叨说道:“那你可别想了,虽说江南女子好看,但我娘给你挑媳妇,定然是在她那几个侍女里面挑。你看我们颜家,有哪个丫鬟是漂亮的?”

  听颜怀如此说,胡芦便泄了气,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了。

  “你说你,你少爷都失踪了,你一点也不急,还去管人家姑娘漂不漂亮。”

  胡芦心想,失踪了才好呢,省得整天与我喋喋不休。

  颜怀见他睡下,便在枕头底下把《后庭记》扒拉出来,摸了摸封皮,叹道:“这可真是本好书,你说那陈叔陵,怎么就那么厉害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