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9章 聘礼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277 2019.07.28 14:00

  徐峰一愣,还未开口。于三已经抢着说道:“孙府?我来的时候,看到孙老板一大早就出了城门,也不知往哪去了。”

  “哦?”林启笑了笑,“看来这孙大老板还是不死心啊……”

  “懂事长,您的意思是?”

  林启摆摆手,不理于三,转身从屋里拿出一个小木盒,递在徐峰手里。

  “林兄弟,这是?”徐峰还是有些迷糊。

  “聘礼。”林启笑道,“等孙大老板回来,我们再把他打压一次,便让他乘乘当你的老丈人吧。”

  徐峰下意识地接了那小木盒,只觉得沉若千钧。

  他微微张嘴,实在不知说什么好。

  他少年时自负,到了如今虽然自怨自艾过,事不顺遂,但终有一腔热血豪情,想着总有一天自己能功成名就迎娶孙芸,让孙德友看看,让全县嘲笑过孙芸的人看看,他徐峰,雁客徐铁的儿子,是个大丈夫。

  但如今年纪轻轻的林启,这样顺手推了个小盒子过来,轻而易举地淡淡在说着:“不过是两张田契还有一些产业,昨天到经过县衙正好去办的,那户司的陈大人脸也太臭了……”

  徐峰其实也没太听清林启絮絮叨叨地在说什么。

  这一刻,自尊从骨子里涌出来,逼着他想把手里的盒子推回去,哪怕林启此时神色诚恳,徐峰脑海里却也只有一句话……大丈夫不受嗟来之食。

  但他还不知怎么去推,眼前却浮现出孙芸那张语笑嫣然的脸。

  “人家从小就等着嫁给你……”

  孙芸啊……徐峰心中轻叹,一向挺笔直的背,微微佝偻了一些。

  周婶推着徐瑶从房里出来时,正好听到林启那句“聘礼”,周婶脸上便浮露出喜不自胜的表情,惊喜道:“真的,峰哥儿能娶孙小姐了?孙老板会同意吗?”

  待听得林启说要把孙大老板再打压一次,周婶脸上笑意更甚,竟是喜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放开徐瑶的轮椅,在徐峰肩上轻轻拍了拍,眼中已启泪光。

  “峰哥儿,可算是苦尽甘来了。”

  徐瑶见徐峰脸上神情不对,心中便又有数。她抚着椅子,心中觉思良久,方才抬头看向林启。

  却见林启目光迎来,眼神中具是笃定与坦诚。

  徐瑶稍稍心安,又见那少年冲自己点点头。

  两个虽未说一句话,但人情冷暖,如鱼饮水,心中自知。

  徐瑶微叹,低头思量。

  “婶子,替哥哥收着吧,等孙老板回来,让大哥上门提亲吧。”她终究还是叹道。至于欠了那个人的,以后再想办法还吧。

  林启点头又说道:“到时我与徐兄一同去吧,若孙大老板反复,我还有一着杀手锏呢。”

  如此说着,周婶更加喜不自胜。

  便是近日来不苟语笑的卫昭,脸上也露出高兴的表情。

  **************************

  午间却发生了一件很小很小的事,但隐隐改变了大家的人生轨迹。

  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来吃饭的食客在菜里吃到了头发丝。

  本来这也没什么,但客栈有了菜谱诗作之后,偶尔也会有一些相对高端的客户前来用餐。

  今天来的这个相对高端的客户,便捏着这根头发丝,就开始喋喋不休,不依不饶起来。

  林启见惯这种场面,只是在一旁笑着赔礼。

  但那人或许是因为带了女眷出门,想显示出一些气派来,言语间有些不大好。徐瑶便冷笑着,让王二栓把餐费给他还了回去。

  那人收回银子,反而变得更嚣张起来:“爷是缺银子的人吗?只不过听说你这里,堂间有些诗句很是大气,才过来你们这样的破店用饭。”

  “店小也就罢了,吃到头发是算什么回事?”、

  “也不知这头发是哪个肮脏人落进去的。”

  “影响了爷的心情,是银子的事吗?”

  “你若开不好这客栈,便是去青楼卖笑……”

  “啪。”

  林启一巴掌狠狠摔在他脸上。

  这一掌之力,摔得他痛晕脑胀,满脸火辣辣的疼。

  那人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前一秒还笑嘻嘻的林启,此时这个少年跑堂的神情竟让人有些害怕。

  一手捂着发肿的脸,一手指着林启,那人“你……你……”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来。

  只觉眼前这个人,身上那股子威势,根本不像一个年纪轻轻的跑堂。

  这一巴掌也拍醒了趴在桌上补觉的颜怀。

  颜怀眯着惺忪的睡眼的看了一会儿,才发现林启又跟人打了起来,他一时便有些高兴,困意全无。

  “怎么了?有人闹事?”

  “有本事你来打我们呀,你人太少了,再去叫些人来跟我们打呀。”

  “你看看门口那些个壮汉,可都是我们的保安队,你多叫些人来呀,我们打一架。”

  那人见颜怀的衣着不俗,气势便又弱了些,最终还是带着同伴悻悻而去。

  为这事,颜怀遗憾了好一会,暗恨那人窝囊。

  徐峰这两天在帮林启操练保安队,等他下午回来,周婶与他抱怨的时候,他便有些怒气冲冲地跑到徐瑶面前,探问妹妹有没有受委屈。

  兄妹两个聊着聊着,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语态便又有些不对起来。

  “若非你当初拦着我,不让我去贩边,我早挣了大钱,不用你再受这窝囊气。”

  这句话之后,兄妹俩又吵了起来。

  来回几句之后,徐峰说不过徐瑶,只好气冲冲的转头出去。

  “一天到晚,尽是这些蛇虫鼠之辈,这样的日子你过得来,我过不来。”

  林启见徐峰坐在客栈的石阶上,愣愣出神,便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远处保安队的汉子围着空地跑了一圈又一圈。

  马仓、丁狗、常志、皮秋等一众人吐着舌头,气喘吁吁,但每每望向徐峰,却见他根本没有叫停的意思……

  “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每年我爹出发去雁门关。也是很多人聚在这里。带着很多的货物、马匹,人声鼎沸。那时候我会在广场上跑来跑去,拉着我爹的马绳,问他什么时候能带我一起去。少年时我就每年跟我爹去一次辽边。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一路上有青山、有戈壁、有笔直宽阔的官道,大漠孤烟,长河落日。能让人策马狂奔,心生豪情。”

  徐峰笑了笑,念叨道:“有时候我跑得太远了,会被我爹拿刀鞘打一顿。

  林启心想,意思是,你喜欢在高速上飙车嘛。

  “我们跟契丹人、女真人、还有蒙古人打交道,卖茶叶、布匹、瓷器给他们。但不会卖粮,不会卖铁。有时候,也会和他们拼杀。记得有一次,我们回程的时遇到了来劫道的契丹人,我跟其中一个捉对厮杀,其实我之前还跟那人还做过生意呢。”

  “做过生意?”

  徐峰点点头:“我十五岁那年,互市开了,我在里面闲逛,那契丹人用一张虎皮换走了我的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