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助人为乐的好少年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77 2019.07.04 02:06

  人群散了一些,却依旧有三三两两的人站在一旁指指点点。

  吴天也不去管,他一回头见到林启不由愣了愣,打量了林启两眼,拱手道:“林公子,这么巧,又见面了。”

  “吴大人好。”

  “切莫再叫我‘大人’了,林公子不嫌弃的话,叫我‘吴大哥’也好些。”

  “好的,吴大人。”林启恭敬地应道。

  吴天嘴角抽了抽,道:“接连两日与林公子相见,我们很有缘嘛。”

  林启笑笑,说道:“我这人爱瞧热闹,便跟着大家过来看看。”

  你看,你这个捕头治下,每天都有这样的热闹可瞧。

  吴天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挥挥手对着捕快道:“把犯事的带走吧。”

  林启道:“吴大人,你还没问话呢。”

  “问什么?”

  “案发经过,时间地点人物之类的,也可以把我这个目击证人带回去做笔录。”林启笑道。

  吴天虽不太听得懂他絮絮叨叨讲了什么古怪名词,但大概的意思还是明白的,摆手道:“此事一目了然,没什么好问的。这小子小小年纪就敢当街行凶,定是不能放纵不管的。”

  林启笑了笑,道:“你说的都对,那我们回见。”

  回见?

  吴天转过头,冷笑了一下,让人将卫昭押走,竟是不管趴在地上的罗乙贵,理也不理他的死活。

  待吴天走远了,便又有人围过来,指着地上还在哼哼叽叽的罗乙贵指指点点,却也没人上去帮扶。

  林启转过身,对丁家父子温言说道:“你们且安心回去,我与吴大人颇有交情,回头就让他把卫昭那孩子放出来。”

  丁勇愣了愣,刚才他分明也听到林启跟吴天的对话,两个人显然就是才刚认识,哪看出来颇有交情了。

  林启又道:“这地上的伤者,我还是把他扶回去,再找个大夫救治吧,不然万一死了,卫昭可就真犯了杀人的大罪了。”

  丁培应道:“是,是,公子您说得对,正该如此……”

  林启又向他们问了罗乙贵家的地址,丁培指了指巷子里的一处院子,又让他儿子一起帮林启扶人。

  林启摆了摆手表示不用,让两人先回去。又对人群拱了拱手,朗声道:“诸位也且散了吧,这罗乙贵行禽兽之事,害人在前,那孩子报复在后。此事还需等县尊大人日后开衙判案。但我相信,理法公道自在人心。这伤者我先扶回去医治,等他伤好后,让我们大梁律法来处置。”

  这人怕是个傻的吧,县尊大人?他什么时候开衙办过案?——人们如此想着,又看那少年脸上满是正义与坚持,终于摇着头渐渐散去。

  “也不知哪来的书呆子……”

  “反正热闹也看完了,那傻子爱管闲事就让他管吧。这文水县里,谁不知罗乙贵是李府周管家的一把刀,还大梁律法来处置呢,呆子……”

  林启走过去俯身查看了罗乙贵的伤势,他不过是肚子上被划了一道,出血虽多,却没有性命之忧,林启便将他扶起来。

  “是你!那天的二愣子,你想干嘛?”罗乙贵转头一见是林启,吓了一跳,嚷嚷起来。

  “不要喊,伤势会加重的。”林启脸上浮现出温和的笑容,“你刚才没听到吗?等你养好了伤,我们公堂上见。”

  罗乙贵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其实他自己勉强还是能走的,虽然被卫昭偷袭了一刀,不过当时他反身一脚就把卫昭给踢飞了,要不是丁勇正好赶过来,现在他早把卫昭像鸡仔一样捏死了。

  只不过是见有人围观,躺在地上干嚎一会,怎么就有人还来扶自己,文水县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好心人?想感动老子?

  还是这个愣头青,这人虎的很,上次刺的那一刀可不像开玩笑。

  好不安啊。

  如此想着,罗乙贵有些抗拒,他稍稍了挣扎一会却始终挣不开,又牵动了伤口,不由吃痛,真的叫起来。

  林启温和地说道:“不要动,一会请大夫来给你治。”

  看着林启满眼的诚挚与温和,那张让人心生好感的脸上尽是笑容,罗乙贵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

  小院中,罗王氏趴在地上捉身上的虱子,她脚踝处栓着一条狗链。

  两年前她丈夫罗大富死了,她也被罗乙贵霸占。她曾经想在罗乙贵睡着的时候杀了他,但没有成功,反而被栓了起来。

  在那之后,她便已经当作自己也死了,但她终究还活着,哪怕活得像条狗,她也要看着那个杀兄霸嫂的人渣先死。

  忽然,院门被人推开。

  她看到罗乙贵浑身是血的被人扶了进来。

  罗王氏的心狂跳起来,恶有恶报,报业这就来了吗?她眯着眼盯过去,想看看他是不是终于死了。

  “臭娘们,你还敢这样盯着老子看。”罗乙贵忍着痛,嘴里低声吼道。

  还没死啊,罗王氏有些失望地又看了一眼,只见一个长相好看的少年扶着罗乙贵进了院子,那少年见了自己,脸上慢慢的浮起礼貌的笑容,说道:“大娘你好,我在路上看到他受了伤,便扶他回来。”

  罗王氏一愣,这个少年礼貌得有些不对劲。

  那少年说完便扶着罗乙贵扶往里堂去了,堂中不过两间房,左边是罗乙贵的住处,右边原来是罗大富的住处,现在只摆了个方桌,上面放着许多空酒坛。

  那少年先是往右边看了看,又把人扶到左边房里安置。

  过了小半刻,那少年走出来,拿手在鼻前扇着,嘴里念叨着“酒味真重啊”走进右厢房,似乎将里面的窗户打开了。然后在院中又和罗王氏打了招呼,说道:“我去给他请个大夫,放心,他伤的虽然重,但没有性命之忧。”

  罗王氏愣了愣,对着那彬彬有礼的少年喊起来:“你看不到我这样子吗?这铁链……这身上的伤……你都看不到吗?他根本不是人,你不要救他!你不要去请大夫!”

  那少年似乎吓了一跳,脸上却依然带着笑容,说道:“大娘莫急,我去去就来。”

  罗王氏看着那少年离开的背影,嘴里喃喃着:“那个人,坏到骨子里了,不要救他……不要救他……”

  她喃喃着,声音渐渐低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