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9章 竖子竟敢讽刺老夫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86 2019.08.03 06:00

  客房里。

  紫苏出门倒了水,回来时见苏芷柔笔直坐在桌边正提笔记着帐,紫苏不禁劝道:“小姐,不早了,快歇下吧。”

  “事还没做完呢。”

  “你这又是何苦呢?每日里照顾林启,回来还要处理事务。累死累活的,却也不见他记得你的好。”

  方芷柔淡淡道:“我自己要报恩,却要他记什么好。”

  “但也……”紫苏想了想,终究还是将话咽回去,又问道:“小姐,我们为什么不回府?”

  方芷柔抬头看着她困惑的表情,平静说道:“家里不安全,李府对我们那两仓粮食志在必得,我将所有家丁都派去守望粮仓了。如果他们狗急跳墙,很可能会派人来杀我们。”

  紫苏唬了一跳,直接愣在当场。

  “唔,对了,接下来你也要小心,不要一个人出门。”方芷柔交待道。

  紫苏是最不喜欢小姐学林启“唔,对了……”这样的口吻的,听起来就不太正经,此时却也顾不得这些,她转头四下一看,心惊胆颤得又问道:“那在这客栈里……”

  方芷柔道:“徐姐姐和林公子都安排好了。有人手守在周围的,又有徐兄、胡芦这样的高手在,你放心吧。”

  烛光下,方芷柔说着话,脸上的表情平静,全没有白日里那般柔软不堪的样子。

  紫苏看着自家小姐消瘦的身影,只觉得一阵心疼,想要劝她别再去照顾林启,又不敢将今日在厨房听到的那些话讲出来,不由得红了眼眶。

  方芷柔却又淡淡说道:“唔,对了,你们今天在厨房里说的话我都听到了,让她们说去好了。人活一世,行事无愧于心既可,何必理会那些闲言碎语。总之,我不会对不住徐姐姐就是。”

  紫苏点点头,将被褥铺好,坐在床前,不放心地往房门的方向看了看,又问道:“小姐,你说林公子真的对付得了李家吗?”

  方芷柔终于放下笔,看着窗外,若有所思地说道:“这文水县城,根本就是李平松与江恒的天下,连胡县令都不是他们的对手。除了林启,我还能指望谁呢?”

  “这个人,其实我也看不懂,但终归是有些,有趣……”

  *************************

  天光微亮。

  秦氏酒行的惨案让文水县如煮开的水一样沸腾起来。

  胡牧揉了揉眼,看着眼前的文书,忽然觉得头疼。

  当了这么多年的县令了,他其实也没真正处理过几桩县务,如今到好,这个民怨沸腾的关口,德云社还敢跑来让自己封它个“义社”的名头。

  胡牧看着座的颜怀,忽然想到,也许这件事,并不是自己从江垣手中抢过来的,可能就是那老狐狸故意推给自己的。

  德云社这个所谓的牙行,看似与李府、江县丞对立。但能在文水县这样复杂的环境中,如石缝里的杂草一样成长起来,又怎会与江李两股势力没有一丝半点的牵连?

  自从这个林启出现在文水县之后,这些天来,可是命案不断啊。

  前几天夜里出的四条人命的案子还没处理,接着又有一个劳工身亡,昨天秦氏酒行又发生这样的打砸伤人事件。

  相隔不远的一巷子里,还有人被捅死了。也不知与他们有无关联。

  这种无法无天的做法,一旦处理不慎,满盘皆输啊。

  但总不能帮敌人去对付敌人吧?

  胡牧想着,竟然有些怀念起往常来。

  若是平时,自己只不过需要表个态,做个泥菩萨。县中事务任由江垣把持,反正就是落个无能的评价

  偏偏今天一大早,这苏州颜家的公子,代表德云社跑来,让自己签个条子。更意想不到的是,江垣也顺水推舟把这一堆事都推过来……

  看着那张文书上,那段要将德云社评为义社的申告,胡牧心下不禁为难起来。

  “老狐狸怎么可能会没有后手……”

  胡牧摸着自己的肚子,忽然想到,也许那老狐狸下令驱散德云社,第二天却假意让自己出面阻挠,目的就是为了把自己与这个林启绑在一起,然后一起秋后算账。

  “这件事里里外外透着古怪。”

  如此想着,胡牧不禁犹豫起来,向颜怀探问道:“昨夜,秦行酒行的打砸伤人事件,也是德云社所为吧?行事也太目无法纪!”

  颜怀微微一笑,却不正面回答,反而侃侃而谈道:“据在下所知,胡大人来文水也有五年了吧?胡大人你虽有经世治国之能,但却始终斗不过江县丞。”

  此言一出,胡牧脸色一变,就要指着颜怀怒骂。

  却听颜怀接着讲道:“你我心知,造成这样的局面,并不是胡大人你思虑不够,恰恰是因为思虑太多,太周全,反而顾忌太多。”

  “世间之事,若是是要等到事事准备万全才做,何时能够真正做成事情?人生不过数十春秋,还有几个五年,等着胡大人去卧薪尝胆?”

  胡牧心神一颤,骂道:“竖子,竟敢如此胡言。”

  “唔,对了,胡大人和家兄似乎是同年吧?”颜怀不急不徐,又缓缓说道:“家兄恪便曾与小子言说,三百同年进士中,他最仰慕之人就是胡大人你了,家兄行事莽撞,常常懊悔自己不如大人您深谋远虑。”

  颜恪……听了这名字,胡牧微微晃神。同年中榜,人家的成就满朝侧目,自己呢?呵呵。

  这小王八蛋满口胡话八道,老夫跟颜恪也就是琼林宴远远见过一眼,他连老夫是胖是廋都不知道,仰慕你个***。

  竖子,还敢暗讽我!

  下一刻,他抬头看向颜怀那张稚气未脱却装模作样的脸,再暗想他说的话。

  胡县令不禁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颜怀说完,含笑静坐,眼观鼻,鼻观心。

  胡大人,你想不想拼一把?

  *********************

  林启悠悠醒来

  见徐峰正守在自己床边,房中却还有一人。

  却是个一眼看去,相貌身姿都让人无可挑剔的青年。

  那青年面容英俊,穿了一袭青衫,气质如一方古朴的砚台。有气蕴,有沉淀,端方无华却有磐石之坚。

  唔,对了,他的心也是跟砚台一样,又黑又硬。

  此时那青年正看着林启,嘴边挂着淡淡的笑容,见林启醒来,他便拱手说道:“林公子醒了,在下,李慕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