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妆花缎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126 2019.07.18 16:00

  与孙德友寒暄了一会,李茂之便到客栈里找林启。

  大堂上人声鼎沸,竟是前所未有的忙。王二栓正带着三个孩子,穿花蝴蝶似的来来回招待着,李茂之皱着眉看了一圈,竟没有一个空桌。

  林启也没有什么江南豪商家公子的觉悟,脸上带着店小二的殷切表情,正与一个用饭的客人谈着什么。

  李茂之既不满没人呼招,又有些嫌弃林启那幅‘操持贱业’的表情,不由轻轻哼了一声。忽然觉得腿上一烫,他吓得几乎跳了起来。

  “好烫!”他痛叫了一声,定眼看去,却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手里端着个托盘,托盘上的汤碗里空了一半,都洒到自己身上。

  待看那小女孩长得与他妹妹李蕴儿居然有几分相似,因他一惯是被李蕴儿欺负的,无来由的便有些激怒。

  “你这蠢丫头不长眼的!”

  话音未了,一个圆嘟嘟白白胖胖的男孩跑来,伸开手拦在小女孩面前。

  “妞妞,你没事吧,我保护你。”那胖孩子转头对小女孩说了一句,回过头瞪着李茂之,眼中满是警惕之色。

  李茂之几乎被气笑了,指着那胖孩子道:“你个龟孙,小小年纪……”

  说话间,他余光看到林启往这边望了过来,只好将嘴里的话一拐,变成:“小小年纪,竟吃得这样胖,真可爱。”

  说着他伸手想去捏一把那胖孩子的脸,以表亲切,却见又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跑来拦在面前。

  李茂之心中暗气,你们这是客栈还是蒙学堂,竟有这么多调皮讨厌的小孩!

  “彭畅,没事的。”卫昭扭头说了一句,转头又噔着李茂之。

  李茂之仰起头,咬了咬下唇,将心里的一心火气压下去。**的,一个个看本公子的都是什么眼神,本公子难不成是什么坏人吗?这破破烂烂的地方,要不是为了交朋友,本公子会来吗?

  被烫了还被人这样瞪,谁才是坏人。

  真是委屈死了,李茂之心疼地看了看自己的大腿上的汤渍,嫌弃地皱起了眉。

  “李公子,可是过来用饭的?”林启终于脱开身过来拱手道。

  李茂之回了一礼,摆摆笑道:“过来看看林公子罢了,今天不饿。”

  “本店开发了一些新菜,李大公子不如尝尝看如何?”林启把三个孩子打发了,对李茂之笑道。

  李茂之想起前几日的馒头,胃前涌起一股不适,摆手道:“我看似乎没有位置,就不必了……”

  “诶,放心,我们店价格很实惠的。李公子和这位客官拼个桌吧。”林启不由分说把李茂之按在一个位置上。

  李茂之抬头看着林启脸上殷切的笑容,不由心头一暖,不容易啊,这么多天了,老子终于攀上颜家老三了。

  “苗大哥,你和李公子拼一桌吧。”林启对桌子那边的苗庆招呼道。

  “没事,老……我马上就吃好了。一会我还得去置办些货,让徐兄弟跟我一道吧。”苗庆应道。

  李茂之正暗自感动,一转头被喷了一脸口水,正想发怒,又看到苗庆的一脸横肉,嘴巴抖了抖终究还是没说话。

  这人就是苗庆?算了,这匪徒看着凶悍,还是让爹去操心吧。

  唉,这个腌臜的破店尽是些腌臜人,配得起颜老三写在墙上的那首《将进酒》吗?

  李大公子看着林启,不由暗中思考,这个颜老三为什么偏偏就爱在这地方呆着,这的女东家虽有几分姿色,但毕竟是个残废,比起心月楼的莲儿姑娘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是失之妩媚。

  “想来是他年少无知,未曾见过媚骨风情。”

  如此想着,李茂之便向林启再次提议道:“林公子,不如晚间我们到心月楼……”

  他正说着,忽然店门外传来吵闹声,将他的话打断。

  再一回头,林启已经起身往店外走去。

  却见一个少女正哭哭啼啼地跪在门前,她旁边站着急得跳脚的于三。

  于三正有些无奈地说着:“哎哟,姑娘,我都与你说过了,你这种跟别人签了卖身契的,我们是不能招的。回头惹出麻烦来,谁也担不起……”

  那少女只是哭,跪在地上又朝客栈的大门磕了个头。

  “哎哟,你找我们懂事长也没用,他就知道躲懒,不管事的。”于三苦口婆心地劝道:“你爹既把你卖了,且安心在主家呆着,何苦来为难我?”

  林启踏出门,皱眉看了眼围观的人群,向于三问道:“什么事?”

  于三搓着手说道:“懂……懂事长,这个姑娘原本是来干了两天绣工的,但昨天她爹已经把她卖给别人家里。她却偏还想来做活,还想攒钱把自己赎回去呢,您说,她是不是异想天开……”

  见林启微微皱眉,于三又赶忙小声道:“懂事长,这大户人家签了死契的,我们不能留的,这是要吃官司的事。”

  林启只好无奈地点点头,对于三道:“那你看着处理吧。”

  说话间那少女却已经扑到林启脚下,一把抱住他的脚。

  好灵活的身手啊,于三愣了愣,嘴里“护驾”两个字终究还是咽了回去。

  林启有些无奈,只好低头看向那少女,嘴里道:“你松开吧,我们有话好好说……”

  那少女抬起脸,俏丽的脸上泪痕犹挂。

  “是你?小白兔……”林启愣道,这个不就是他之前到山上晨跑,在溪边遇到的那个少女嘛,他还追了她跑了一段。

  那少女听到“小白兔”三个字,似乎有些惊慌,松开林启的脚,往后退了两步。

  林启尴尬一笑,这动作身形,分明就像一只小白兔嘛。

  我又没有别的意思。

  “懂事长,求你留我做工吧,等我攒了钱,把自己赎出来,一定不给你们添麻烦。”她又磕了个头说道。

  林启微微摇了摇头,叹道:“这种事,我也没办法的……”

  那少女慌慌张张从怀里掏出一条帕子递过来:“你看,我绣工很好的,我可以靠手艺把自己赎回来的……”

  “我又不懂这个。”林启并不伸手不去接。

  “是真的,我真的绣工很好的……”那少女又哭出来,双眼通红的哀求道。

  “你绣工再好也没用嘛,这是两回事……”

  忽然一阵微风袭来,那帕子在风中轻轻翻舞,露出一抹鲜艳的色彩。

  林启伸手接过那帕子,低头思考起来。

  “妆花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