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挥刀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06 2019.07.28 17:00

  两人各自坐在草地上看了一会儿风景,突然听徐瑶轻声哼着:“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啊……”

  见林启目光望来。徐瑶脸微微一红,过了一会儿,她竟转头大大方方地对上林启的目光,笑道:“我觉得这歌蛮好听的,便学着哼了两句。”

  林启只好腹诽,你那天明明还瞪我来着。

  徐瑶又问道:“百年修得同船渡,这是一个神仙的故事吗?”

  “啊,那可就说来话长了……”林启在她旁边坐下,缓缓说道:“青城山下白素贞,洞中千年修此生……”

  草坪上,少年与少女,个个娓娓说着,一个认真听着。

  不知不觉,日渐西垂。

  林启讲了故事,一转头看到徐瑶脚边的影子已经被拉得老长,两人方才发现天色已晚。

  “我们回去吧。”

  将徐瑶扶上自行车,林启自己也在自行车上坐好,脚往下用力一踩。

  并没有踩动。

  于是他更用力脚了一踩。

  “咔”的一声。

  那滕链竟然直接断了……

  “我就说那木匠是个黑心商户……”林启不由苦笑道。

  徐瑶脸上竟还带着笑意,说道:

  “没关系,我以前用茶碗砸过他的头,这次算是扯平了。”

  *************************************

  夜色中,守城的士兵打了一个哈欠。

  远处传来打更的声音。

  “终于可以关城门了。”

  几个守城士兵正推着沉重的城门,却见远处走来一个身影,似乎还有歌声传来。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一个男人的声音。

  然后是一个女声,重复着又轻轻唱了一遍,声音怪好听的。

  几个士兵对望了一眼,便有些好奇,往城外望去,却见远远走来一个少年,背上背着一个少女。

  两人一个教,一个学,就这样哼着歌,若无其事地走过城门,往长街深处走去。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欢愉,今宵别梦寒……”

  歌声在长街上轻轻回荡。

  青石板的路上,一双脚缓慢而坚定的走着。

  又走了许久,林启忽然停下来。

  却见前方站着两个人,手里各持着一把刀。

  刀光映着月光,在夜色里有些醒目。

  林启转头往后看了看,片刻功夫,又有两人已经持刀站在身后。

  “各位英雄是在等人?借过借过……”他很有礼貌地说道。

  “你是林启?”前方一人问道。

  “不是啊,在下颜怀,颜子哉。”他如此说着,便要往前走。

  前方两人将刀横起,沉声道:“你就是林启。”

  “林启是谁?我都说了,我叫颜怀,来自苏州,家父颜潜,我上有两个兄长,大哥颜忱,二哥颜恪,对了,我这二哥乃是相州刺史,彰德军你们听过吧?彰德军全听我二哥的……”

  他絮絮叨叨的说着,背着徐瑶往前走去。

  “别被这小子骗了,他定是林启。”

  “你们不信?等下啊,让我把人放下来,我掏个名贴给你看一下……”

  他说着,作势微微往下蹲了一些,手却在徐瑶的腿弯处轻轻捏了捏。

  左首边持刀的大汉眼睛一眯,举起刀便要带往林启头上砍去。

  与此同时,徐瑶一手抱紧林启的脖,另一只手掷出两个银光闪闪的东西,往右边的大汉脸上砸去。

  电光火石间,林启突然出手,势力闪电地攥住了左边那大汉的手,反手就是一刀。

  鲜血喷出来,溅了林启一脸。

  左手边的大汉眼里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捂着喉咙,目眦尽裂。

  他喉咙里“咯咯”作响了两声,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右手边的大汉用刀格挡掉徐瑶掷来的两锭银子,转头便见林启已轻轻将徐瑶放下,站起身来。

  此时林启满脸都是血,眼神中发出可怕的光芒,看起来有些狰狞。

  大汉举刀便砍过去。

  林启右手执刀,一刀挡住。

  大汉眼睛微眯,双手执刀,用力向下压去。

  林启右手吃不住力,手里刀一转,大汉的长刀已重重劈在他右肩上。

  嘿。

  “死吧,小子。”大汉心想。

  突然腹中一痛。

  一瞬间,林启的左手已在他的腹下猛烈地突刺了数下。

  大汉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他低下头,只见林启左手,握着一支簪子。

  那簪子很好看,尾上带着小小的玉坠,尖子上却全是殷虹的鲜血。

  “这小子出阴招,我不甘……”

  还未想完,他已轰然倒地。

  林启转过身,背对着徐瑶,站在她面前,看向身后的两名大汉。

  此时,距他动手夺刀,连杀两人,不过是几秒钟的功夫。

  他前世本就在叶俊的调教下,练过近身格斗,虽说不算特别厉害。但那也要看是跟谁比,没有一点实力,怎么敢突入李水衡的地下室?

  重生之后的身体孱弱,又有些不适应,有些动作始终找不到那种熟悉的感觉,往日跟徐峰对招总是被打得落花流水,他也有些怀疑自己还有没有那样的身手。

  不过今天发现徐峰是个大高手,心态就平衡多了。

  毕竟坚持不懈地锻炼了这大半个月,此时破釜沉舟,又是两下出其不意的阴招,勉强还是把这两个人杀掉了。

  剩下的两个大汉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

  他们自信还是有把握干掉眼前这个年轻人,他不过是使阴招罢了。

  两人便一起往前走去,动作不快,脚步缓慢。

  这一次,他们决定绝不轻敌,务必要将林启斩于刀下。

  林启将手里的簪子放下,双手执刀,踏步往前走去。

  此时这个少年,肩膀也受了重伤,双手执着刀,肩上的血顺着手流到刀柄,又顺着刀一直流到刀尖上,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这样不死不休的局面,他竟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一脸诚恳地说道:“我都说了,我不叫林启,我叫颜怀,我二哥掌管相州彰德军……”

  “你们现在掉头走的话,这件事就到这里,我就不追究了。”

  月光下,他满脸的鲜血,连这个微笑,也带着些恐怖的意味。

  两个汉子并不理他,像没听到一样依然执刀向前。

  挥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