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1章 烤肉与酒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82 2019.08.08 20:00

  颜怀说着又拉了拉身上的薄毯,过了一会儿,他抽了抽鼻子,又说道:“其实这也只是借口,我二哥十六岁就中了探花了,家中所有人都在猜我几岁能中个举人,又到几岁能中一个进士……我从出生到现在,就好像只能走读书入仕这一条路,但我从来没有选择过啊。”

  “而且,我也不想和二哥比这个,比也比不过。我既不喜欢经义,也不喜欢官场。我颜子哉,要走我自己选择的路。

  大堂中没有点灯,借着月亮和炭火的微光,只看到少年眼睛里的一片纯净和坚定。

  林启默然片刻,又转头看向胡芦,胡芦正专心致志地盯着锅上的烤肉看,丝毫没有劝说他家少爷的意思。

  林启只好向颜怀问道:“那你想干什么?”

  “我要加入德云社。”

  神经病啊。

  而且,你连说相声都不会。

  林启只好摇摇头,说道:“但我没有邀请你啊。那都是一帮贫苦人家,出来赚些苦力钱,不适合你。”

  颜怀眨了眨眼,有些狡黠地说道:“我听说你给了徐兄两成的份额。那我可以出钱入股,我多得是钱。”

  林启摆手道:“那不同,给徐兄的是一点分红,勉强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你想要的是做些事情,这德云社却不适合。”

  颜怀比了两个指头,笑道:“哪有送上门的钱不要的,我要两成份额,无咎开个价就是。”

  林启道:“你若是为了赚钱,那还好说,可惜看着不像。”

  颜怀摇摇头:“确实不是为了赚钱。我这两天想了很多,我想为天下的饥寒的黎民做些事情……”

  他说着,略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微红着脸,却还是接着说道:“这么说你可能会笑我,但我真是这么想的,这次出门,我见到很多人很多事,才知道,这世上大部分人过的生活,和我想象中是不一样的。”

  “从苏州到太原,这三千里官道,路边皆是白骨,我方知什么叫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你看德云社里那些劳工,每个都那么黑,那么瘦,胳膊里就是骨头,我颜子哉活到十七岁,才真正知道‘瘦骨嶙峋’这个词,是多可怕的模样。你从一千多个人里,只能挑出三十个勉强算壮的,这还是在县城里。那城外,在我没看到的地方,又是怎样的惨状?”

  “在太原驿栈的时候,有天我捧着饭在外面吃,掉了一片肉在地上。转头的功夫,就看见一个人扑过来,捡起那片肉就往嘴里塞,他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很久很久都没吃过东西一样。我当时,真的怕他把我也吃了……无咎,你如今,能让一千人吃上饭,以后我们也可以让成千上万的人吃上饭。”

  林启摇了摇头,道:“不是那么简单的,若没有我,那一千人本来就能吃上饭,牙行只是能让他们找活更方便些,收入更高一点而已。至于那些原本吃不上饭的人,我也无能为力。”

  颜怀道:“但我们可以一起去试,有些事我也不知如何去说,但我这两天,听你讲的故事。我就在想,人生在世,这数十个春秋,我到底应该怎么活。我既出身富庶,若只顾自己的七情六欲,也可以混过一生,但我想做个真正的大丈夫。”

  “我虽不会武功,但也想做个英雄侠士,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以后如果有人说起我的故事,也能够被感动,被砥砺,然后将这样的英雄事迹,一代一代传下去。这世上的人,便可以一代一代,过得更好。”

  林启默默听颜怀说完,心中轻叹。

  “年轻人啊,你还小,你不懂的。”

  将锅上的肉又翻了一翻,林启道:“有志向是好事,但没有必要加入德云社,这就是一个牙行嘛。”

  颜怀道:“我小时候读杜工部的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心有所感,我便问二哥,如何大庇天下寒士?二哥说,他也不知道答案,但他会用毕生之力去探索。可我不想去探索,我只想低下身来,走到这天下寒士中去,以我之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颜怀说着,直视林启的眼睛,接着道:“无咎,不论你的目的是什么,你成立的这个德云社,在做的就是这样力所能及的事情。”

  林启摇了摇头,坦然道:“我并没有想为这些人做什么,我做这些,只是因为需要人手替我做事,仅此而已。”

  月色和炭火的微光中,颜怀看着林启坦荡的眼睛,点了点头:“我知道,你的做法,有些荒唐,有些疯狂。但我喜欢这样的气魄,让我加入吧,我可以在你的目标之外,为这些人做更多的事,谋求更好的生活。”

  “但……”

  你不会说相声啊。

  林启默然不语,他前世久经商海,并不愿盲目地选择合伙人。因为一个不好,可能就会导致一个项目的失败。

  颜怀有主见有志向,与徐峰是不同的。

  可是,林启前世所见的人中,也没有一人有这样清澈纯粹。这个少年,不沾世俗,却愿为世俗而活。

  这一夜长谈,黑暗中,林启抿了抿酒,没有说话。

  堂中三人,林启揣着他的儿女情长,听着颜怀对天下生黎的悲悯,却忽然羡慕起坐在一旁无忧无虑的胡芦。

  其实有时候能活着,像这个楞头青一样,反而能更简单的得到快乐。

  夜静下来,他们就这么坐着烤肉喝酒。

  待到徐峰回来,颜怀又拉着徐峰喝酒,喝醉以后,他又拉着林启和徐峰,要和两人结为异姓兄弟。

  对于这种事,林启和徐峰也只能各自苦笑。

  颜怀嘴里叨叨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便要去把院子里的大公鸡脖子拧下来,扬言要斩鸡头,摆黄酒。

  他跌跌撞撞地走到院里,被绊倒在石磨上,方才安静下来……

  日子便在这样热闹又闲适的气氛中,安安静静走了几天。

  德云社的农场、书铺也甄选出人手,各项准备工作一层一层铺下去,所有人都热得热火朝天,对于懂事长撒手不管的做法,大家心中其实也颇有些小小的抱怨,却也无可奈何。

  谁让他重伤在身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