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方程式

来寻 怪诞的表哥 3277 2019.06.25 02:51

  如此过了几天,林启养好伤,每晚便开始在院子里练武。

  他会的不多,前世聘请叶俊明作教练之后,主要学了截拳道和军体拳,咏春和形意拳也都学一些,但之后与叶俊明混的熟了,他想着有什么事反正可以拜托过去,也就慢慢躲懒起来。叶俊明失踪后,林启就干脆练起枪法,武术什么的反而也不多练,有了枪谁还要苦兮兮的练武……

  这夜正练着拳,徐峰走进院里,他在边上站定,看着林启打完一套拳,笑道:“林兄弟这套拳法倒是有些精妙……”

  “听说徐兄武功很高,是个武林高手?”

  “哈哈,力气大而已,你听谁说的。”

  “一个小孩子……”

  “哈哈,卫昭那孩子吧,我也就是骗骗小孩还行。”徐峰朗声笑道,他比划了一下林启刚才的姿势,说道:“你这套拳法越想越觉得有趣,比如刚才这个拉肘……”

  他随手比划了一下,动作竟还要比林启标准几分,一时想不到什么词形容,便说道:“干脆我们来比划比划。”

  说着已经开始脱外衣,里衣下的肌肉看着极为健硕。

  林启拱手笑道:“那徐兄请赐教。”

  两人对立着站定,徐峰定声道:“来吧。”

  林启迅速一个直拳,徐峰出掌轻轻一挡。

  林启感觉一拳打到铁板上,他轻吸一口气,迅速接一个横踢,这一脚踢的十分迅速凶猛,徐峰却只是行去流水地撤了一步,白驹过隙间便往后躲了两步。

  一脚踢空,林启随势跟进,一个勾拳,徐峰往后一仰,脚往地上一踩,身形便是往后一翻,一脚踢在林启胸前。

  林启一个大踉跄,退后足足退了三四米远,一屁股摔在地上。

  这也太……

  屁股下面火辣辣得疼,林启四仰八叉地坐在地上,露出无奈的表情,上次这样狼狈地摔跤,还是幼儿园和小朋友打架的时候。

  徐峰不由哈哈大笑起来,他走到林启面前,伸出手。

  叶启伸出手捉住徐峰的手,站起来说道:“再来。”

  “好”

  两个人一来一往的打了十来个回合,林启发现其实徐峰并没有什么固定的招式,但每个动作都十分熟练,简单有效。而且他力气确实极大,这还是收了力的情况下。他每挨徐峰一拳都是极疼,而自己打在他身上,疼的还是自己。

  偶尔徐峰会故意卖两个破绽出来,林启却擒不住,反而被徐峰勾一个踉跄。

  两个又打了小半个时辰,林启终于瘫在槐树下,倚着树干,大口的喘起气来。

  徐峰笑呵呵地坐到他身边,倚在树上。

  “厉害吧?”

  “厉害厉害。”

  “其实你拳法不错,可惜力气小,也没啥实战经验。”徐峰道。

  林启没力气开口,侧头看了他一眼,咧嘴一笑。

  “你这套拳法谁教你的?”徐峰问道。

  “始兴王陈叔陵托梦传我的。”林启半开玩笑的回答道。他想起了几年前,每天在训练馆里跟叶俊明相处的时光。

  “对了,这个给你。”徐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递过来。

  “这是什么?”

  “一点钱你放身上平常零用。另外还有一罐浆糊。”

  “浆糊?”

  “你晕迷的时候,嘴里老是在喊‘浆糊、浆糊’的,虽不懂你要来干嘛,反正下午看到了便给你买了一罐。”

  “……”

  浆糊……江茹

  夜风轻轻吹过,槐树下林启和徐峰静静坐着。

  来到这里,过得其实蛮不错。

  但是,江茹,你在哪,过得如何?

  林启摩挲着手里装浆糊的竹筒,有些惆怅地想着。

  *****************

  两个人回到房中后,徐峰在怀里找了一会,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林启。

  “林兄弟,你能不能帮我算一下这个?。”

  “这是什么?”

  “是这样,”徐峰搓着手笑道:“我想进些货卖,虽是本钱不够,好在有货商愿意赊货给我。可是我不知这些货,各进多少合适,林兄弟能不能帮我算算?”

  “多少合适?按理来说,多多益善嘛。”

  “毕竟是赊货,万一折进去了,是要慢慢还的。”徐峰挠了挠头。

  林启笑起来,暗赞徐峰实诚。前世做生意那十来年,他见过太多人做生意的时候把货款、租金、贷款撰在手上,赚了钱就只想着把规模越滚越大,赔了钱就把剩下的钱一卷跑路,总归亏的不是自己……像徐峰这样做的生意的,却慢慢见得少了。

  这粗汉果然是个不会做生意的。

  他将手里的纸摊开细细看了,上面无非是写着茶叶、布匹、瓷器和一些工艺品的报价及预计售价。一斤铁观音,进价不过20文,售价上却写着一斤220文,一个定窑瓷瓶,进价80文,售价却却是900文。

  难怪你们人人都想着贩边,国际贸易果然不同凡响。

  “瓷器利润高些,但是运输麻烦。但我们也可以把茶叶放在瓷器里运,布匹垫在最下面……所以我不知道分别要进多少货。”徐峰道。

  “可以这么算,你知道一个瓷瓶能装几斤茶叶吗?”

  “知道的。”

  林启拿了纸笔一一记下,笑道:“我们可以先订个小目标。”

  “小目标?”

  对啊,比如先赚它一个亿。林启心中念着,嘴上却问道:“徐兄大概打算带几车货?想要赚多少银子?”

  “我打算就带三车货,若能赚一千两就够了,要是两千两就更好了……”

  “那我可以倒推回去,设茶叶的数量是x,瓷器是y,布是……”林启边说边用毛笔在纸上列下了一个方程式。

  “哇,”徐峰不禁赞道:“林兄弟真是太……太厉害了。”

  “还好还好……”

  “要不要给你拿算盘?”

  “不用。”

  “怎么会不用?我妹妹算帐的时候……”

  “喏,算好了,你看如果带两万斤茶,五千三百匹布……这样……茶叶正好都装在瓷瓶里,每十八个一层,每层下面能垫二十六匹布……”林启将结果重新抄了一遍,再顺推回去解释给徐峰听。

  “这样,再扣掉来回的花销。一共可以赚两千零二十三两,另余220文钱。”

  林启放下笔。

  徐峰张着嘴愣在那里。

  “这……这算的也太快了……林兄弟莫非是诸葛再生?”

  “哪里哪里,就是个方程式嘛,初中生都会的。”

  “何为方程式?”

  林启神秘一笑,玩笑似得说道:“不可说,不可说。”

  方程式算什么的,我在江茹这个大博士面前,都被她鄙视成渣渣了。

  徐峰又想起一事,于是向林启问道:“对了,早上我妹妹对你态度不好,你莫要往心里去啊,其实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林启摇摇头笑道:“没什么啊,我觉得她蛮好相处的。”

  “好相处个……”徐峰道:“其实她以前也不这样,现在才对谁都是冷冰冰的。这样吧,我一月还是给你六贯钱,但你千万莫和我妹妹说。”

  林启苦笑道:“真的不用,能有个容身之处我就很感激了。”

  想了一会,林启轻声说道:“其实我觉得吧,令妹有时候只是言语间装作冷酷罢了。”

  “嗯?”徐峰不解道。

  “我觉得,她只是不想别人可怜她。比如,今天我第一次见她,看到她腿脚不便,觉得她可怜,于是在言语上或者行为上安慰她什么的……其实与她而言,可能却只是在提醒她的不幸,加深她的痛苦而已。我反而觉得她今天这样的说话的方式很对,一是一,二是二,你们救了我即是恩情,但没有义务把我留下供我吃喝。”

  “所以你看,这样就很好。我不需要因为她坐在轮椅上,就强行施加同情,然后自我感动。她也不需要因为我失忆而多给三贯钱。”大概是想到自己的小时候,他不由多说了几句。

  徐峰盯着林启看了一会,摇了摇头道:“听不懂你说什么。”

  林启轻叹,笑道:“意思是你妹妹是故意说话气人,好让别人讨厌她,而不是同情她,懂了吗?”

  “那为什么要别人讨厌她?”

  “可能对于她来说,被人同情比被人讨厌更难受吧。”

  “有什么难受的”,徐峰嘟囔了一声,爬上床躺好,说道:“我巴不得有人能同情同情我。”

  月华如洗,洒了一院清辉。

  坐在房门外的少女低头不语。

  周婶扶着她的椅背,俯身在她耳边悄声问道:“姑娘,方程式是什么?很厉害吗?”

  徐瑶轻轻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走吧,大哥正在兴头上,明天再找机会劝他吧。”轮椅上的少女说完,低下头,看着自己衣摆下露出的一点点足尖,藕荷色的绣鞋,看上去隽秀精致,鞋面上纤尘不染。只是她的膝盖以下,一点知觉也没有。

  本想过来找大哥说事的,没想到却听人讲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言论。

  真是胡说八道,她心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