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 有理不在声高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350 2019.07.29 18:00

  于三看他走来走去,半天没有个定夺,不由急道:“颜公子,我们去问懂事长吧?”

  “你还提,我都说了多少次,有我在呢。”

  “可是你明明没办法啊,要是我们懂事长……”于三梗着脖子道。

  颜怀叹息道:“这次的情况更为复杂,你不懂。”

  “颜公子!出事了!”丁勇忽然冲来,跑到颜怀面前,气喘嘘嘘地说道:“派给秦氏酒铺的劳工,死……死了人……”

  “死了?”颜怀惊道:“什么情况?”

  “说是他自己搬空了下面的酒,被上面倒下来的酒坛砸死了。依我看,就是那秦氏酒行为了给我们添堵,才弄死了小丙。”

  颜怀勃然大怒,二话不说,拉着丁勇便走,胡芦与张成快步跟了过去。

  于三急得直跺脚,与于二对望了一眼。

  “二哥,怎么办?”

  “你随颜公子去看看吧,我在这守着。”

  于二说完又提醒道:“对了,让保安队的留下看着青龙帮那伙人,你带常志、皮秋一伙人去。”

  “诶。”

  颜怀赶到秦氏酒铺之时,周围已站满了人。

  死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汉子,叫作小丙,今早他出工时,颜怀还与他见过一面的。他还是兴高采烈地去的,说是能出工赚钱给孩子买吃的。

  不多久功夫,这就死了。

  此时人头破血流地倒在地上,血与酒混合着流了一地,气味有些奇怪。两个妇人带着一个孩子正趴在尸体旁哭嚎。

  那两个妇人,一老一少,老的满头银发,一脸褶皱,显是死者的母亲。少的那个想来是他的未亡人了,此时抱着孩子,哭得悲痛欲绝,听之让人不忍。

  那边还有几个劳工,红着眼眶,不知所措地垂头站着,见了于三一行,嘴里慌忙喊道:“于头,小丙他……”

  颜怀目含悲愤,走上前去,安慰了那一家三口,却也无济与世,那老妇与小丙的妻子只是哀嚎不停。

  颜怀不忍看她们的哀容,又细细地打量起了现场。

  酒坛是从板车上要往铺子里搬,垒了有一个人那么高。

  颜怀微微蹙眉,向于三问道:“平时他们拉货,会垒这么高吗?”

  “哪能啊?那不是找摔吗?这事明摆着了。”于三愤愤道,说完看了眼常志、皮秋那几个汉子。

  常志会意,点了点头,撸起了袖子。

  “*的,给人欺负了那么久,老子今天可以泄泄火了。”

  “你们东家何在?”颜怀看了一会之后,向酒铺的伙计问道。

  那伙计看了他一眼,却不回答。反而向周围的人群嚷道:“看什么!还围着干嘛,耽误我们送货,你们赔得起吗?”

  颜怀大怒,拿手一指,身后的胡芦便已窜出。

  那伙计还未看清人影,便被人提着衣领,狠狠地摔了两个巴掌。

  他定眼看去,眼前是个眼睛小小,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少年。下一刻,两边脸颊火辣辣的疼。不由放声大嚷起来:“掌柜的,有人闹事!”

  一时间,酒铺里便冲出十余名虎背熊腰的大汉,各个拿着大棒,凶神恶煞地一字排开。

  于三挟怒而来,是要来找回场子的。本想着自己带了人手,不惧任何人。此时却也不免心下打鼓,只好又看了看常志一干人。

  却见常志低着头,稍稍往后退了一步。

  “没用的东西。”于三心中暗骂,却也觉得情形不太好。自己只带了七个,那边却有十几个,还都带着家伙。

  那边一排壮汉站定,铺中翩翩然走出一个长须男子,一身青袍,手拿算盘。对着胡芦笑道:“这位小兄弟,有话好话,你先把我的伙计放下来。”

  胡芦见颜怀不说话,反而把手里的人提得更高些。

  那伙计怎么挣也挣不开,心下骇然,一双脚在空中不停摇摆着。

  胡芦却是好整以暇,微闭着眼,竟似站着又睡着了一般。

  那长须男子也不着恼,拱手道:“老夫是秦氏酒行的大掌柜,秦四筹。大家有话好说嘛。”

  颜怀冷然道:“秦掌柜,我们的劳工在你边里死了,总得要个说法吧。”

  秦四筹笑道:“他们来时,老夫已经细细叮嘱过,一定要先搬上面的。唉,这年轻人不听老人言,做事毛毛燥燥的胡赶,偏将下面的酒坛先搬了,平白误了自己的性命,可叹啊……”

  他嘴里说着可叹,脸上却带着笑意。

  那笑容映在颜怀眼里,分外可恶起来。

  他心头一股火气,不由指着他怒道:“你这老匹夫信口雌黄!”

  “年轻人,有话好好话,怎么无端骂人?”

  “你……”颜怀气急,扯着嗓子喊道:“我刚才看了,小丙是被大酒坛砸死的,你们这酒坛摆得,全是大的在下面,小的在上面,怎么偏偏有一个大的在上面?再有,就这么点高,怎么就砸死了……”

  他被那秦四筹惹急了,这段话说得又绕,说出来便大大打了折扣。

  秦四筹笑道:“公子莫急,虽是他自己毛燥害死了自己了。但既是为我们做事,我们还是会捐些钱,用来帮助一下他的孤儿寡母。”

  他说完,转了个身,面朝人群,又高声说了一遍道:“大家伙也都看到了,那个年轻人做事毛燥,害死了自己,但我们东家一向心善,还是愿意补济他的孤儿寡母。要知道,其实雇他干活,砸碎了一大坛十八年陈酿的金茎露,大家一闻酒香便知,那可是一坛好酒啊,说是价值千金也不为过……”

  “但事已至此,也不说这些了,毕竟是一条人命。我秦氏酒行也愿意担这个损失,大家伙都散了吧,别耽误了各自的营生。”

  秦四筹侃侃而谈,语调从容,言语神态间极让人信服。

  “秦四爷高义……”

  “那些人不会是讹钱的吧?”

  “我听说,德云牙行招了不少泼皮无赖,这两天生了不少事。”

  “不好好干工,尽想着些坑蒙拐骗,做人啊,还是要脚踏实地的……”

  一时间,议论纷纷的声音入耳,颜怀只觉得肺也要被气爆了。

  他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养的,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这世间,竟还有比自己还要巧舌如簧之辈。

  “你个老匹夫,颠倒黑白,人面兽心,衣冠禽兽,妖言惑众,包藏祸心!”

  “明明是你故意算计人命,还说是小丙干活毛燥,是非曲直,公道自在人心!”

  “你个老匹夫,不怀好心,狗皮倒灶……”

  秦四筹一脸详和地笑道:“有话好好说,莫要骂人。俗话说得好‘有理不在声高’。”

  颜怀怒发冲冠,指着秦四筹喃喃着竟说不出话来。

  他平日里喜欢高谈,从不惧与人打嘴仗。但这次,

  居然讲也讲不过这个老匹夫。

  “我要撕碎你这老货……”

  满腔愤怨化成一句爆吼,颜怀朝秦四筹扑了上去。

  那边十余壮汉立马拦在秦四筹身前。

  “给我揍他!”秦四筹冷哼。

  “上!”于三也是大喝,喊完便往常志身后一躲,奋力将他往前一推。

  一时间人仰马翻地打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