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7章 谁都打不过好气哦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345 2019.08.02 06:00

  一股酒气扑鼻而来,颜怀皱了皱眉,心中暗道:“原来酒味是从他们这里传出来的,害我白绕了一段路。”

  他暗自对比了一下双方的实力,那三人体型壮实,自己这边一个文弱,两个孩子,一个女子,显然是打不过的。只好自言自语道:“我今天运气不太好,碰到谁都打不过。真是气死了。”

  “嘿嘿,小娘子,这可是条死胡同,你跑不掉的。”

  “嘿嘿,来陪哥哥们玩嘛……”

  那三个醉汉提着灯笼晃晃荡荡地越走越近,看到颜怀三人,不禁笑起来。

  “哟,这里还有三个孩子。”

  颜怀登时就心中不快了,暗道,我长得这么高,怎么能被称为孩子。

  “你们三个,还想强抢民女不成?”

  “嘿嘿,怎么能叫强抢民女呢,老子们可是花了银子,将她从她爹那买过来的。”

  说着,其中一个醉汉便从怀里掏出一张卖身契来,晃了晃又收回怀里,淫笑道:“识趣的,别多管闲事,给老子滚吧。”

  “不是,他们骗了我爹,说是大户人家要买我做丫鬟。其实是他们三个……他们三个想……”那女子急着喊道,声音里满是惶恐不安。

  卫昭听她声音熟悉,转头看去,借着那边灯笼的微光,看清她的长相,不由惊奇道:“白姐姐?”

  彭畅问道:“咦,还真是白姐姐,你又又又被卖啦?”

  白绣娥如一只受惊的小白兔,浑身发抖,满脸恐惧,此时才注意到卫昭与彭畅。她心中害怕,一时也说不出话,只能喊着:“救救我,救救我……”

  一个醉汉淫笑道:“我们既然买了你,你就是我们的了,还喊什么?”

  话说到一半,他提着灯笼往颜怀脸上看了看,忽然道:“哟,哥几个,看这小白脸,长得实在俊俏嘛,不如抓回去一起玩玩。”

  一股前所未有的怒气从颜怀心底袭来,气得他一个哆嗦,指着那汉子骂道:“你……你这个狗屁倒灶的东西,竟如此不要脸!”

  他话音未了,那边一个醉汉已经扑将过来。

  卫昭忙挡在颜怀身前,那人碗大的拳头便向卫昭打去。

  卫昭闪身躲过,一脚踹在那醉汉小腿上,同时自己肩上也吃了一肘。

  他习武已有数日,但毕竟实战不足,加之年轻还小,此时心下又颇有些紧张,应付那醉汉便感到有些吃力。

  另外那两个醉汉见了,嘿嘿一笑,便上前帮忙。其中一个探出手,一把就把彭畅给提了起来,如提着小肥猪一样,在彭畅的胖脸上捏了两把,把彭畅吓得哇哇大哭。

  “这个娃儿长得实在是可口,又嫩又肥……”

  那醉汉说完,便笑嘻嘻地将他往地上一丢,又向卫昭扑去。

  另一个则扑过去捉颜怀,颜怀出拳去打,却被那大汉一把抓住,双手动弹不得。

  一股酒气袭来,那醉汉腾出一只手在颜怀脸上摸了一把,手便往颜怀身上探去。

  颜怀心中不由悲呼一声:“完了!我命休矣……”

  *********************

  马仓低着头,他左右两边围着常志、皮秋,正与他嘀嘀咕咕的。

  从他们嘴里,马仓大概也明白过来,秦四筹的两只手,大家伙都是留给张板去砍的。

  偏偏只有自己没明白。

  马仓懊恼地叹了一口气,暗恨自己真是笨。

  “怪不得他们总叫我们土鳖……”

  但对于今天这件事情,他心里是不后悔的,死去的那个小丙,跟他同住在一条巷子里,自己还去他吃过饭,小丙还时不时还舀一勺糖给自家小丫头吃,总之那是个很踏实的年轻人。

  今天傍晚的时候,马仓回过一次家,见到他家院里,小丙的老娘老婆就坐在院中的泥地上,望着尸体发呆,虽也没再哭了,但嗓子也已经嚎哑了。

  哀莫大于心死。

  只有小丙的孩子还在哭着,小脸上的表情让马仓看着难过。

  当时马仓咬咬牙,就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掏出来,往小丙他娘手里一塞,也不说话就跑出他家院子。

  今天去秦氏酒行的路上,马仓就已经打定主意:“俺要给小丙报仇。”

  但此时,马仓看着队伍前面于三长于短叹的样子,又担心起自己给于头添了麻烦。

  再看了看一脸无辜的张板,马仓心中暗想,都是这个地痞给害的。

  “我们保安队这边也得加把劲了,可别回头还给他们比下去,那真的就太对不起于头了。”

  如此一路上自怨自艾,待回了朔风客栈,却见林启的房门外,胡芦拉了几条板凳,支了一条草席,正在上面呼呼大睡。

  于三过去推了推胡芦,埋怨道:“就你这样,雷打都不醒,还怎么保护我们懂事长?”

  胡芦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四下一看,又揉了揉眼,问道:“我家少爷呢?”

  于三奇道:“你家少爷不就在客栈里?又没跟我们去。”

  胡芦不理他,转头看向徐峰。

  徐峰眉头一皱,问道:“你意思是颜兄弟跟着我们一起去了?我一直没看到他。”

  葫芦点点头,慢慢露出一脸苦相。

  他本想着,反正少爷是跟着徐峰一起去的,总不至于出什么事,就随他去咯。

  省得在自己耳边喋喋不休。

  但现在,看样子是走丢了。

  他揉了揉眼,喃喃道:“我家少爷丢了。”

  于三赶紧上前安慰道:“放心吧,就这一点路,能丢到哪里去?估计是跑去玩了吧。我们再等一会,要是还没回来,我派人给你去找。”

  “卫昭与彭畅呢?”徐峰四下一看,皱眉道:“别等了,现在就派人去找,万一是给秦家的人抓了……”

  他说着,胡芦慢慢露出吃惊的表情,他虽武艺高超,但年纪轻轻,没见过世面,想要拔脚去找,又不知去哪里找。

  酝酿了一会,胡芦只好哇哇大哭地嚎道:“我家少爷丢了……”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紫苏开门出来,做了一个嘘的表情,说道:“懂事长和我家小姐在睡觉,你们吵什么呢?”

  于三忙道:“颜公子走丢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可就坏了……”

  紫苏听了一惊,忙道:“那你赶紧让人去找吧,我也让方家的人都去找。要是找不到,再喊你们懂事长起来。”

  说又递了一条手绢给胡芦,柔声安慰道:“放心吧,颜公子也许只是迷路了。”

  胡芦讷讷接了手帕,他其实眼泪也没流出来,也不用擦。只好眯着他小小的眼睛,傻乎乎的看着紫苏。

  这边于三带人正要去找,却见卫昭与彭畅扶着一人走进院来。

  胡芦定眼看去,中间那个鼻青脸肿的,不是他家少爷又是谁?

  唉,看起来是没丢。

  虚惊一场,虚惊一场。

  于是,胡芦“哦”了一声,居然就直接又爬回凳子上趴着,将脸埋在臂弯里,也不知睡着没有。

  “这小子,刚才一下就哭了,现在居然装作没事的样子!我呸。”

  于三与徐峰一脸茫然地看了看胡芦,再向颜怀看去。

  却见颜怀身后,怯怯娇娇闪出一个女子,却是白绣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