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 一叶落而天下知秋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104 2019.07.27 18:00

  烛光中,李平松静静听着李慕之侃侃而谈,心中忽尔有一丝酸楚。暗想道:“老夫兢兢业业操持一生,世人羡我财富,又有谁知我的如履薄冰。每日念叨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是老夫杞人忧天呐,实在是取大富贵必经大风险。李府这一大家子,锦衣玉食,夜夜笙歌,个个吃着我李平松的骨血,又有哪个知道为我分忧?到头来,能成材的便只是这个庶出的吗……”

  他看了看眼前谈吐不凡的庶子,又看了看愣头愣脑的嫡长子,心中思绪万千。

  终于长叹了一口气。

  这一声叹,李平松似乎老了十岁。

  “一旦辽梁两国毁盟,李家通敌资辽的事发,就是满门抄斩,诛尽九族了。”李慕之淡淡说道,“就算不事发,兵戈一起,辽方肯定也会向我们索取更多。怎么算,都是步步艰难,无路可退啊。”

  “这……这……一切明明都好好的啊,你胡说的吧?”李茂之听了,愣在当场,颤声道:“何至于此啊!”

  “何至于此啊!”李茂之从未想过这些,此时听了,只觉眼前一黑,过了良久,他回过神来,暗想道:一定是这庶子在危言耸听,想骗我放弃家业。一定是这样!

  李平松却问道:“你如何算定兵戈将起?”

  “一叶落,而天下知秋。”李慕之沉声道:“辽人今天年要的粮铁是往年两倍,却不要盐,此其一。女真起事,兵逼宁江州,辽国却留大将耶律培风镇守南京道,必为防梁,此其二。我朝圣上年迈,又好大喜功,战事之后哪怕洪水滔天那也是他死后之事,必将趁机博一个大功业,此其三。”

  “当此情形,往日倚仗不再,若不变通,我李家万劫不复矣。”李慕之说完,向李平松执礼道:“父亲,为今之计,只有……”

  ……

  夜更深,众人又商量结束后,李慕之与周来福依旧到湖心亭上小坐。

  李慕之看着湖面的水光,问道:“殷九回来了吗?”

  “还没有……”

  “不过是杀一个掌柜的,你们派殷九去?呵,杀鸡用牛刀。”

  周来福应道:“主要是那姓彭的当时已跑了一天了,派别人怕是追不上。”

  李慕之沉吟了一会,道:“你去找叶青龙,让他把林启杀了,此事绝不能失手。”

  周来福一愣,正要再问。

  一抬眼,却见李慕之眼里杀气凛然,他心中一颤,不敢再问。

  ************************

  是夜。

  胡牧穿了一身里衣坐在床上,他的妾室婷娘蹲在一边正给他洗脚。

  婷娘是胡牧最喜欢的女人,不同于胡家大娘子的木纳且不识字,婷娘本是扬州的瘦马出身,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更难得的是善解人意,聪慧过人。胡牧曾言“卿若为男子,成就当不在胡某之下。”

  虽然胡牧本身,成就确实不算高。

  但亦可见胡牧对婷娘的喜爱。

  因此他来文水县上任,家中便只带了她一人。

  当此时,脚下水温正好,佳人于前。胡牧却深深叹了口气。

  “老爷忧心什么?”婷娘柔声问道。

  “逝者如斯夫啊,宦海沉浮,一晃眼便是五年。”

  婷娘劝慰道:“这五年安定平和,也算是不负韶光。”

  胡牧叹道:“当年我高中进士,意气风发,曾放言,胡某必将跻身公卿,也为你谋一个平妻的身份。不想岁月蹉跎,如今已是仕途无望呐。”

  “妾身不在意那些虚名。如今这日子,已是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了。”

  胡牧道:“山雨欲来风满楼啊,只怕往后不一样了……若朝庭要动兵,这河东路到时候也会是战场,也不知要死多少人。”

  婷娘虽是妇孺,却也有几分主见,不由问道:“朝庭真的要动兵?”

  “万渊说得对啊,其实只看圣上的年纪,便知朝庭应该会借此机会收复燕云了。如今辽国内乱,圣上年迈,杨复老将军也有七十岁了吧,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矣。”

  “我今日听到的那首绝妙的诗,可能就是先兆,燕云北望气如山……辽国不过是小小内乱,女真不是数千之众,这机会,还是不够好啊。再说了,唉,我大梁,怎么可能打得过辽国呢……

  婷娘愣了愣,但这种事离她终究还是有些遥远,便说道:“那若与辽国开战,老爷你也可以借此把江县丞拉下来了,您不就盼着这一天吗?”

  “是啊,江恒、李平松两个老贼,背靠辽人,是大罪,也是大倚靠,让人动之不得。五年了,我一直有期盼有这一天,但事到如今,却更有一些惆寥啊。”

  “五年了,被他们压着,青云之志风吹雨打,棱角都磨光了,实在是没有当初破釜沉舟的决心。”

  婷娘细心地为他将脚上的水擦干,又端起水盆。

  胡牧却拦了拦,让她在身边坐下。

  “明天让下人弄吧,”他揽着她,在她背上拍了拍,笑道:“你可知我为何信赖万先生?”

  婷娘有些疑惑道:“万先生,看起来似乎有些……”

  “有些不靠谱?呵呵,你还是小看他了,我是隆昌二十二年的进士,这一榜,所有人都听说了十六岁的探花颜恪。却没几个人注意到,三甲中,还有一个叫杜闻言,也不过只有二十岁。”

  “二十岁的三甲进士,算得上厉害,却也不算……”

  胡牧叹道:“我四岁启蒙,一直到中榜,经义文章整整钻研了三十一年,才中了一个三甲。杜闻言十一岁才启蒙,从县试到一路到会试,下场必中,读书九年功夫不到,便已是进士及第。你说厉害不厉害?”

  婷娘面露惊讶。

  她心中其实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但她愿意听胡牧说这些,然后摆出他想看表情。她是一个知分寸的女人。

  “你可知杜闻言的启蒙先生是谁?”胡牧看着婷娘的表情,笑问道。

  “不会是万渊吧……”

  “不错。”胡牧深深吸了一口气,喟然道:“万渊之能,可恐如斯啊。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这文水县,大戏要开场喽。”

  ***************************

  这个夜里,各方筹谋。

  杀意与野心,阴谋与背叛,憧憬与壮志,都在慢慢发酵。

  却没有人注意到,有一个人,或许会慢慢成为所有事情的关键,成为最终斩断乱麻的那一把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