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不怀好意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91 2019.07.25 18:00

  他一愣,什么跟什么嘛,那是我老板,付我工钱的好吧。

  林启只好脸色一正,淡淡道:“方小姐有话不妨直说吧。”

  大家都不是学表演的,何苦耐着性子演。

  “林公子快人快语,那我就直说了。”方芷柔微微苦笑,说着却站了起来。

  眼前的女子长裙轻摆,腰肢纤细盈盈一握。

  林启见了,心中暗道,站起来做什么,要打我?

  她却缓缓在林启面前跪下来,磕了三个头。她动作不徐不急,神情庄重,看起来有些柔弱,又有些坚强,让人心里不由自住生出一种保护欲。

  磕完头,方芷柔竟已目中含泪道:“家父一生行善,却死于卑劣小人之手,我一介女流。孤活于世,手足无措,心中凄苦不足言表。所幸天见可怜,有义士路见不平,拔刀惩凶,替我报此血海深仇。”

  林启微微张嘴,演出一个惊讶的表情,问道:“那你这是……”

  方芷柔咬了咬唇,又说道:“家父去后,我曾心中起誓,若有人能为我报此大仇,我必结草衔环以报。”

  “你和我说这个干嘛呢。”林启叹道。

  方芷柔抬眼,见他依然用一幅迷茫的表情来应付自己,她心中微恼,低下头缓缓说道:“你刚才说了,我们有话直说……”

  “对啊,那刚才方小姐说的这些,与我何干。”林启道。

  方芷柔狠了狠心,低下头,闭起眼睛说道:“那我就直说了,我知道是你杀了罗乙贵。我……我心中发过誓,若有人帮我报仇,我……我愿意……以身相许。”

  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林启皱眉。

  你看,你这就扯淡了,第一,你肯定也没发过这个誓,别以为我不知道。第二,你早就知道是我干的,一直不来报恩,今天听说我有点厉害了,就想利用我。

  “狼子野心,不怀好意。”林启拿手一指方芷柔,但终究还是没有把这话就这么说出口。

  他心中轻叹,你要演就陪你演吧。

  “方姑娘的意思是罗乙贵是我杀的,这可就冤枉我了,杀人可是大罪。我手无缚鸡之力,胆子又小,是绝对不敢杀人的。”

  方芷柔一听,愣了愣,她心中做过许多预案,林启接受也好,拒绝也罢,她都想过怎么再软言求他对付李府,但没想到,他这么无赖。

  此时听他此言,她不由得把刚才那股羞意收起,换上一脸迷茫,问道:“林公子是不肯承认吗?”

  林启一脸认真地说道:“这种事是要讲证据的,我可是良民。”

  “紫苏,林公子既不认,把东西拿进来吧。”

  吱呀一声开门声,林启转头看去,却见紫苏手里拎着一个东西走进来,那东西上面还盖了一块布,一时也不知道是什么。

  方芷柔冲紫苏点点头。

  紫布将那东西上的布掀开,却是一个笼子,里面装着一只绿头鹦鹉。

  那鹦鹉圆咕噜的眼睛眨巴了一下,望了望屋里的众人,扑棱了一下,忽然开口叫起来:“王八蛋。”

  “混账东西。”

  “一群蠢蛋。”

  “我*你祖宗。”

  一时间,房中皆是谩骂之声,林启露出惊诧的表情,笑道:“你这只鹦鹉倒是颇有些暴脾气。”

  方芷柔淡淡一笑:“那天你送罗乙贵回去后,观察了他家里的环境。然后到街上买了糊窗户的纸,还有这只鹦鹉。你很小心,并不是亲自去买,而是用一根糖葫芦骗了一个孩子去买。”

  她又给林启倒了一杯茶,徐徐说道:“做完这些,你才去请了大夫给罗乙贵治伤。等大夫走后,你就杀了他。又在墙上写上字,应该是为了防止牵连到卫昭头上。之后你把鹦鹉放出来,让它在里面学舌骂人,又把房门锁上,从窗户出去,然后撕下旧的窗纸,栓上窗户,再贴好新窗纸。又从另一个房间的窗户爬进大堂,再走出来。”

  林启喝了杯茶,笑道:“方小姐很有想像力。”

  方芷柔有些无奈,转向紫苏。紫苏又拿出一把剪刀,摆在那鹦鹉面前。

  鹦鹉盯着剪刀歪头看了一会,忽然张开它尖尖的嘴,哇哇说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杀我?”

  “为何杀我?”

  “为何杀我?”

  它学得极像,竟把那种临死之前的恐惧也学得惟妙惟肖,让人听起来都觉得有些可怜。

  紫苏默默把剪刀收起来。

  那鹦鹉终于安静下来,紫苏又淘出一把瓜子放进笼子。

  鹦鹉低头叼了几粒瓜子,咬着吃了,居然又嘎嘎地说起来:“你看,你这么坏,迟早都会让我想杀你……”

  它歪着脑袋,盯着紫苏手里的瓜子,半晌没有再说话,显然是忘词了。

  其实,这句话它学得也不如何像,但难得的是语气中的咏叹调子带在,颇有几分玩笑意味。

  林启这次是真的呆住了,这到底是鸟还是个录音机。

  当时自己后面明明还有一句:“早点动手当然比较好嘛。”

  你看你这只笨鸟,学不到精髓。

  “这么长一段话,一定是你们教它现背的,不然如何能记这么久。”他还是决定耍赖皮。

  方芷柔叹了口气:“你还不承认?我问过卖窗纸的店家,他说那天有个年轻人很奇怪,非要买一些旧旧黄黄的窗纸。”

  林启闭口不言,脸上依然是一幅事不关己的模样。心中不忿道,查得这么细,你以为你是今日说法栏目组啊。

  反正我就耍赖皮了,有本事你报官啊。

  方芷柔无可奈何,只好叹道:“我只是想要报恩,你何苦死不承认……”

  林启道:“方小姐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希望,这事是我干的,但总不能骗你嘛。”

  方芷柔低下眉眼,轻声问:“你真这么希望的?”

  林启满脸诚恳的点了点头。

  “那你……为何不愿承认?是小女子蒲柳之姿?不入林公子的眼吗?”

  得了,又绕回来了。

  林启苦笑,实在不想再接她这话,随手又端了杯茶喝了,淡淡道:“大家开诚布公吧,合作这件事,是要讲诚意的。你很早就怀疑人是我杀的,派人来监视我、观察我。到今天听了德云社的事,觉得我实力够了,才来找我合伙对付李家。但你,似乎诚意有些不够。”

  方芷柔轻声道:“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