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我想和你交朋友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192 2019.07.13 18:00

  李茂之折扇轻摆,笑道:“我不是来用饭的,我来请林公子一道去游玩,我们白天可以去梵安寺,那寺前有一块大石,虽不比你们虎丘试剑石,却也别有一番……”

  呵呵,真以为我很爱看石头?

  林启摆手笑道:“李大公子,这个我确实脱不开身,你看,我还要跑堂。”

  李茂之道:“诶,你听我说完,我们晚间可以去心月楼,那的姑娘……”

  他话未说完,周婶已往这边瞧来,因听到了‘心月楼’三字,她目光间对李茂之便颇有些不善。

  林启岔开话题,问道:“李公子你可曾看过《后庭记》?”

  李茂之一愣,摇了摇头:“这,未曾看过。”

  “可惜了,那是本好书啊,”林启面露遗憾,长叹一声,又道:“李大公子,我还有活要忙,你看,你不在这用饭的话,是不是?”

  李茂之忙道:“用饭啊,我实在是饿得慌。那什么,我就在这吃点吧。”

  林启便将菜单递过去,李茂之接过看了,不由赞了一句:“这是你画的?这真真是……画技超绝,栩栩如生……”

  不过是画些菜嘛,怎么夸才好呢,他一时词句贫乏,只好低头看那些菜式。

  看了一会,他便觉得有些为难,刚刚在家中用过早点过来,腹中正饱,看着菜单上的菜色,李大公子却觉得胃里实在有些饱涨。

  “这些菜,做起来是不是有些麻烦你们……”

  眼前忽然被递过来两个馒头,李茂之一抬头,却眼周婶笑着道:“也是,现在厨房菜还没备好呢,李公子刚才说饿,先吃两个馒头垫垫吧。”

  李茂之盯着她手里那两个的粗面馒头,眉头不由紧锁起来,本公子刚在家里可是吃的碧玉糕、鱼脂羮……

  “这个,不必不必……”

  “李公子放心吃吧,很便宜的。”

  “是啊是啊,人是铁饭是钢嘛,早餐还是得吃的。”林启亦劝道。

  “哈哈,好,好,那什么,先放这里吧。”他推拒不过,人又已被按在位置上,只好问道:“那有没有酒?”

  林启听了便要去打酒,李茂之忙道:“怎敢劳林公子动手。”

  他抬头一看,正见王二栓从院子那过来,便喊道:“那谁,你过来给本公子打酒。”

  王二栓应道:“哎呀,这不是李大公子嘛,如何会到我们这小店来?”

  李茂之讶道:“你认得我?”

  “这文水县谁不认识李公子啊,这风采,这气度,哪能挑得出第二个……”

  他本是自来熟的人,手里倒着酒,嘴里竟开始滔滔不绝起来,把李家发迹三十年来那点事夸了个遍……

  林启得了空,便推着徐瑶到卫昭面前,见那孩子瘦了不少,浑身脏兮兮的,便说道:“出来了就好,你徐大哥和妞妞他们这几日很是担心你。”

  卫昭红着眼,扑通一下跪在他身前,哭道:“我都听说了,是林大哥你救我出来的,还……还替我报了仇,以后卫昭这条命,就是林大哥你的。”

  林启吓了一跳,轻声对卫昭道:“你又乱说什么,我可什么都没做。”

  说着一把将那孩子扶起来。

  卫昭低着头,嘟囔道:“我都知道的。”

  徐瑶淡淡道:“往后你且呆在我们店里,和他一样,每月三贯钱。”

  卫昭忙道:“我不要钱,不要钱,徐姐姐你真的能收容我?”

  “雇你来做事,该给的银子你拿着,别像他们一样三天两头不见人影就行。”

  卫昭用力点点头:“徐姐姐,我一定好好干。”

  林启玩笑道:“叫东家,你我日后也算是同僚了……”

  “东家。”

  徐瑶却不应,偏了偏头,林启会意,将她推到柜台后面。周婶见了,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便自去厨房忙活。

  那边李茂之坐了一会,只吃了半个馒头,已觉胃里撑得难受,不由抱怨:“这东西怎么这样涨肚。”

  王二栓道:“李公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粗面馒头遇水就泡发起来……”

  李茂之听他在耳边不停聒燥,烦得不行,又不好发火,免得林启对自己印象不好,只好耐着性子坐着。

  坐了一会,见林启带着那卫昭教了他如何跑堂,又自坐到一边写写画画起来。李茂之颇觉得有些无聊,便向王二栓打听道:“我听说你每日带一个姓苗的商人在县里乱逛,今天怎么没去?”

  “苗爷累了,歇两天再去。正好收的一些党参、黄芪、猪岺之类的药材还要备上几天,”王二栓说着又来了劲,拍着腿道:“李公子你可知,我们山西的党参可比辽参也不差多少,苗爷一看,便决定要收上一车……”

  李茂之翻了个白眼,看着王二栓飞快翻动的嘴唇,如苍蝇般在耳边嗡嗡不休,心头一股火起,又偏偏发作不得,只觉头晕脑胀。心道:“老子只不过问了你一句……”

  “本公子风度翩翩地来邀人共赏风月,却被拘在这里,吃些糟贱玩意,听这波皮聒燥……”

  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又坐了良久,见有客人来了,王二栓把毛巾肩上一拍,迎了上去。李茂之方才觉得耳根清静了些。

  “万先生,有几日未见了,今日气色怎么如此好啊?”王二栓笑道。

  万渊手上带着两卷画轴,走进店里笑道:“老夫近日睡得不错,早上又打了一遍拳才过来,你先给我温壶竹叶清,切记,要温酒。”

  他说着话,便从容踱步到李茂之对面坐下来。

  “得欢当作乐,斗酒聚比邻呐,李公子今日怎有闲暇来此小坐呀?”万渊笑道。

  李茂之微微颔首见礼,应道:“不比万先生有闲情,我就是过来用饭的。”

  万渊看了一眼他面前的馒头,笑道:“李公子多吃些杂粮确实是极好的,对肠胃也好。老夫看你眼袋浮肿,眉头郁结,印堂发青,是否有什么烦心事?”

  李茂之心中不快,撇了撇嘴冷哼道:“不劳先生挂怀。”

  万渊喟然道:“年少不知养生早,老来多病空流泪啊。”

  李茂之更觉烦闷,转过头不再理他。

  万渊浑不在乎地笑笑,拿起桌上的菜谱看了一会摇了摇头道:“这画工忒匠气了些,竟连食材也未标注,林小子,你过来。”

  林启听了便起身走过来,笑问道:“万先生何事?”

  “你这菜单,怎么连食材做法也不写?”

  “抱歉抱歉,篇幅不太够。”

  万渊点过菜,忽然侃侃说道:“昨日老夫与胡县尊到罗乙贵家中去看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