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 风的味道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81 2019.07.22 18:00

  天光微亮,鸡鸣了不过两声,文水县一处木门传来了拍门声。

  许多声后,终于闹醒了铺子里的人。

  “哪个不开眼的?大清早就来死命敲,作死啊。”穆姜打开门,揉着睡意朦胧的眼,不耐烦地喊道。

  于三抬头看了看铺子上“鲁工木铺”四个大字,笑问道:“木头,你既然不姓鲁。为啥铺子的名字要叫鲁工木铺?”

  “于三?你管得着吗,一大早来啥事?”

  “我们懂事长让我来取东西。”

  “懂事长?取啥东西?”

  “自行车。”

  “哦,朔风客栈那跑堂的给他那女东家订的,对吧?”

  “对对,可做好了?”

  穆姜沉吟道:“算是做好了吧,这东西复杂的很。若非我手艺高超,是肯定做不出来的。不过……”

  “不过啥?”

  “有几处按他说的做不出来,比如他说的那滚珠链条,铁匠铺不愿意做,我改用藤条做了,别说多费功夫了。还有那个轮子,没有那么多牛皮来包,我改用羊皮来包了”

  “你这木头不老实啊,羊皮什么价格,牛皮又什么价格,你这不是坑我们董事长的钱吗。”

  穆工急道:“说啥坑钱呢,本来那链子是让铁匠做的。铁匠做不出来,我用藤条,一点一点雕的,费了多少功夫!再说了,接这活之前,我可跟他讲好了,这东西不太好做,也是看他为人和气我才接的,若是你这样刁钻的,再给我两倍的钱我都不做。”

  “那你快把东西让我瞧瞧吧。”

  “来吧。”穆姜打了个哈欠,把于三让进铺子。

  自行车便停在院中,二八大杠的外形,通体上了红漆。后座加大了些,还加了一个扶手,后轮还加装了两个轮子,看上去很稳重。

  “这可是全用红木做的,红木质坚硬,遇水不浮,做出来牢固得很,你看这把手,看这大梁柱……再看这滕链,我可是烤了三回,不比他说的铁链差。”穆姜得意道。

  于三嘴里啧啧称赞:“不错嘛?木头。你这手艺漂亮得紧咧。”

  又轻轻抚摸了半刻钟,于三问道:“这玩样,我怎么搬?”

  “搬?搬什么呀?骑着走吧……”

  *****************************

  徐瑶坐在轮椅上,看着门外。

  人们正围成一个大圈,大圈里于三骑着自行车,晃晃荡荡地兜着圈子,后座上坐着于二。

  徐瑶勉强算是认识于二这个人,听说去年他和于老大去贩边,之后于老大就没有再回来,整支队伍只有于二拖着一条伤腿回来,大夫看过之后说,腿已经被铁给锈烂了,于是整条腿便都被锯掉了,那之后文水县的人就很少再见到他。

  此时于二正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他的脸色苍白,身形消瘦,一条空荡荡的裤管在空中随风摆荡着。

  他闭着眼,似乎在感受风的味道。

  听着人群中时不时传来一句惊呼,徐瑶脸上的神色有些茫然,她说不上是羡慕,还是别的什么,总归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周婶也望了一会,俯下身在她耳边说道:“那个叫自行车的东西,早些时候我可就听见林哥儿跟那木匠订了。那时候,林哥儿分明还不认识于二于三兄弟啊……”

  徐瑶似没有听到一般,没有回答。

  “林哥儿怎么就定了这么个玩意儿?也不知是想带谁出去逛逛。”周婶见她模样,自言自语起来,“依我看啊,林哥儿这孩子,人品又好,又有本事,模样也好,更重要的是有心。”

  徐瑶偏过头,想起那天夜里两个人在院中的对话,轻声道:“林启……他这人对大家都好,大哥、卫昭、还有周婶你,他都有放在心上,确实是个不错的朋友。”

  听此言,周婶叹了口气。

  徐瑶的话外之音,她如何听不出来,但看着徐瑶柔弱的身影,她忽然觉得有些心疼,心里慢慢发苦起来。

  姑娘啊,朋友又不能照顾你一辈子,你婶子已经老了啊……

  *****************************

  林启晨跑回来的时候,于三已经拉了三十人的保安队伍正在列队,清一色的精壮汉子。看起来倒有几分似模似样。

  围着看了一会,林启见排头的一个看起来很壮的汉子似乎有些紧张,便笑道:“好一条大汉,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马……马仓。”

  于三在一旁笑道:“董事长,你别看他长得壮,其实窝囊得很,中看不中用。”

  于三说完,又恨铁不成钢地补充道:“这些,全都不中用。”

  嘴里还有半句话没说:厉害的都到青龙帮去了。

  林启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对于三说道:“回头给他们置办两套统一的服装,人靠衣装嘛。另外保安队的伙食,每顿要吃饱,还得有肉。”

  三十个汉子轰然叫好。

  林启笑了笑,转身回到客栈里。

  不一会儿,却见万渊带着两个少年走进店来。

  其中一个少年衣着富贵,身姿颀长,面如冠玉,望之便让人心生好感。林启稍一打量,见他一张脸生得十分俊秀,竟有美质天成之感。

  再看另一个少年,小厮打扮,半眯着眼,摇头摆脑的,光看长相看着就有些糊涂,应是前一个少年的随从。

  收回目光,林启对万渊笑道:“万先生好久不来。”

  万渊面容有些憔悴,摆摆手叹道:“老夫刚从太原连夜赶回来,年纪大了,夜间行路吃不消啊……给我温一壶酒,再上两碟小菜,吃完我便回家补觉去。”

  他声音有些嘶哑,说完又扯了扯嗓子,向林启问道:“你这门前怎么有这么多人?汾拱桥塌了?”

  林启笑道:“差不多吧。桥还在,不过他们改到这里招工了。”

  万渊不以为意地点点头,他没什么精神,也不絮叨要哪些菜,交待按上次的菜色上一份就是。

  他点过菜,刚在位子上坐下来,那面如冠玉的少年也笑嘻嘻地在他身旁入坐。

  坐下之后又对那小厮道:“胡芦,你也坐吧。赶了一夜路累死了。”

  如此说着,那叫胡芦的小厮便没精打彩地在他对面坐下来,直接伏在桌子上睡起来。

  见万渊拿手捶着腰,少年便笑道:“我说万老头,如果在太原多歇一日,我们抵足而谈,岂不快意,何苦要连夜赶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