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体面的捕头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348 2019.06.26 03:55

  林启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凶杀场面,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曾经也亲眼目睹李水衡在家里杀死他父母的情境,在那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也许并没有雷电交加吧,但在他的记忆中确实是一个雷鸣电闪的时刻。很多年后,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因此有过什么心理创作,但当他赚了很多钱之后,可以在平静的生活和复仇之间要做出选择时,也并没有忘记那个血淋淋的画面。

  至于自己,突入李水衡的地下室时,也曾亲手也杀过人。

  但此时此刻,在这个时空里的这场凶杀,是有些不同的。一时也说不上哪里不同,林启皱着眉想了想,觉得应该是凶手的心境吧:以往所见过的凶手包括自己,多多少少都带着不自觉的愧疚或不得已,内心深处不管承不承认,都始终明白:杀人是不对的。

  但此刻长街上这个凶手却是有些得意的,如斗胜的公鸡似的留在当场,等待着观众的反馈。人群已经围过来,在他周围三米的地方站成一个圈。

  林启继续往前走着,他穿过围观的人群,在凶手面前站定,眯着眼盯着那凶手。

  他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身量瘦小,面相阴柔没什么阳刚之气,表情却很挣拧,拿着带血的短刀,左顾右盼了一会便渐渐笑起来,似乎有些得意。

  “是罗乙贵……”人群中有人颤声呼喊道。

  “罗乙贵又杀人了……”

  罗乙贵抬起手,将手背上的血舔了舔,有血顺着刀间流下来,滴在地上。他四下一望,残忍的笑起来。

  人群中惊呼声响起,又渐渐低下去,慢慢安静下来,没有人再说话,似乎连呼吸声也变小了。罗乙贵满意地咧开嘴,拿刀尖指着地上的方老板,大声说道:“今日老子杀了这老货,因为老子看上方家大小姐了。你们都听清楚了吧?从今天起,方家小姐就是老子的,谁多一句嘴,老子就杀谁。”

  他手里提着短刀转了一圈,人群又是一阵惊呼,所有人又往后退了一步。

  林启没有退。

  当周围的人群退后,他站的便有些显眼,罗乙贵已经转过来,盯住了他的眼睛。

  林启瞥了一眼罗乙贵手里的刀,迎上他的目光。

  罗乙贵的眼神带着残忍,带着挑衅,林启的眼神却很平静。

  “我*,哪里来的二愣子,你**是不是不服?”罗乙贵举起刀喝道。

  林启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除了双目间的那一丝笃定,他看起来就像是个被吓傻在路中间的少年。

  “干什么!”有人大喝了一声。

  人群让出了一条路,几个腰佩横刀的捕快拔开人群鱼贯走进来。为首一人朗声道:“罗乙贵,跟我们走一趟吧。”

  话说间,他手一挥,身后的四个捕快已然扑上去卸了罗乙贵手里的刀,将人死死押住。那罗乙贵也不反抗,任由人押着走。路过林启身边的时候,他盯着林启的眼睛,嘴巴一咧,哑声说道:“你等着,老子记往你了。”

  “哦。”林启笑着应道。

  那捕快中为首的一人听到两人说话,回过头,上下打量了林启好一会,向林启拱手问:“公子似乎不是本地人?”

  林启也打量了他一眼,见他三十岁左右,身形魁梧,面容俊朗。身上的公衣洗得干干净净,熨得没有一丝褶皱,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似乎抹了头油,颇有些清亮。

  这个男人看起来有点风骚。

  含笑回了一礼,林启应道:“在下苏州华亭县人士,林启。”

  “吴天,文水县的捕头。”

  “吴大人好。”

  吴天摆手道:“我就是个小吏,千万别唤我‘大人’,林公子来文水县是做生意的?”

  “好的,吴大人。吴大人你也切莫唤我林公子,我就是个客栈跑堂的。”

  “跑堂?”吴天挑了挑眉,又细细打量了林启一番,又问道:“林公子是哪家客栈的跑堂?”

  “城北的朔风客栈。”

  “哦?原来如此,那女东家……”吴天说着打住话头,露出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林启,一幅我懂你的模样。

  林启尴尬地摇了摇头,将自己受伤失忆的原由大概说了。

  两个略略聊了两句,那吴天借口公务在身便拱手离去。林启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起来。

  几个方氏粮行的伙计过来把尸体收敛了,林启默默看了一会,感觉肩上被人拍了一下,他回过头一看,却是周婶,她脸上带着哀容,双目有些泛红。

  “林哥儿,你也太不让人省心,看热闹怎地凑的如此近,要是有个万一,可如何是好。”周婶拍着心口说道。

  “害得周婶担心了,下次不敢了。”林启顺着周婶的话应了,又问道:“这吴天吴捕头是什么样的人?”

  周婶“嘁”了一声,显然颇为不屑,说道:“什么样的人,这吴捕头帮豪绅欺压百姓、揩商户的油、逛青楼、下赌场样样拿手,捉凶揖盗的事是一概不理,只顾自己脸上那点光鲜,其实败絮其中……”

  “是么,”林启却回忆着吴天的手,那虎口上厚厚的老茧,显然是用刀的老手,身形体态怎么看都是个狠人,更不用说看人的眼神……这个人深藏不露的,蛮有意思,他心里想着。

  “那个罗乙贵又是什么人?”林启又问道。

  周婶狠狠的“呸”了一口,咬牙切齿地道:“那罗二就是个人渣,杀兄霸嫂什么样的事做不出来,手上的人命可不止这一两条,这文水县有几个不恨他的……只可惜这方老板……依我说,这幕后指使定是哪家粮行,还说什么看上方大小姐,他配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周婶恨恨地又骂了两句了,拉着林启便往客栈走。一路上再三叮嘱他莫要与这些人沾惹,以免惹上什么杀身之祸。

  两人走着,并没有留意到身后吴天已经停下脚步,盯着林启的背影目光闪动。

  林启低头整理着这两日的听到信息,贩边卖粮的李员外,放平价粮的方老板,把持政务的县丞,无所事事的县令,内厉外敛的吴捕头,杀人的罗乙贵。这文水县地处山西这样兵荒马乱的地方,离辽国和西夏都不算远,看起来并不似表面上那么太平啊。

  回到客栈,徐峰竟已经早早出了门,王二栓也没来。只有徐瑶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柜台后面看书。

  周婶将早上的事轻声与徐瑶说了,两人轻声交谈了一会,周婶便回了厨房收掇。

  林启回院里打水洗了把脸,便回大堂将桌椅擦了一遍,又重新打水拖了一遍地。如此忙了一会,余光中看到有人走店里,他嘴里喊着“客官早上好”抬头看过去。

  愣了一下。

  来的人竟是罗乙贵。

  刚刚在街上杀人的罗乙贵。

  他脸上身上还沾着血迹,就这么直接走进来。傲然站在林启面前,咧开嘴问道:“还记得老子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