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2章 我可以教你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211 2019.08.14 13:31

  林启吟出那首《江城子》之后,却不仅仅李蕴儿一人听到,过路的人中早有眼尖的看到了这一幕,各自装作不慌不忙的样子,在旁边假装踱步,耳朵却支得老高。

  “这可是德云社与李府的八卦啊……”

  但这首词一出,众人心肝一颤,竟不知如何作想。

  若说是林启看些杂书,寻到了一首两首惊人的诗词,勉强还能让人相信。但这样一首又一首,张口就来,也太夸张了些吧。

  “那些词,真是这个姓林的作的?怎么可能!”

  “到底是怎样的天赋,能在这个年纪就作出这么样的词?”

  “唉,只能说是佳句天成,妙手偶得之……”

  翦秋当时就站在林启身后不远处,本想过来打招呼,但看到林启追上李蕴儿的马车。她便停下了脚步,静静在他身后听着。

  一词入耳,一股颤栗感从翦秋手指间蔓延上来,心在瞬间就被那一腔悲凉填满。

  似过往岁月已逝,让人慨叹天命无常,只余一片深情似海。

  直到林启走远了,翦秋方才轻叹道:“好一句‘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人情眷恋,黯然魂销而已。”

  她又念了两遍,确定已经将这首词默诵下来了,方才又想道:这样一首精彩绝艳的词,他不在文会上拿出来,却在这里独独念给李家小姐,是因为太喜欢李小姐?

  但这样一首词,用来在文会上力压众人、赢得高官青睐之后,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苦如此呢?

  或是说,于他而言,连这种吓人一跳的词,也不过是信手拈来?

  翦秋低头想着,忽然有些茫然起来。

  这一天,没有人再追上去和林启打招呼,追问探讨这首词,但它带来的影响,也终究开始慢慢酝酿着……

  在路上走着,林启忽然觉得今天做的有些冲动。

  若李蕴儿是江茹还好,若不是,或许会有一些麻烦。

  但他实在不愿放弃这一丝可能性。

  带着些憧憬与忐忑,林启也没了来时的兴致,一路上低着头不说话。

  徐峰走在一旁,挠了挠头,心情也有些复杂。一方面,能与孙芸这样出来嘀嘀咕咕一天,他自是高兴;另一方面,看林启追着李蕴儿不放,他又想起周婶的嘱托、妹妹的终身大事,便有些无措起来。

  直到回了客栈,林启四下一看,才发现颜怀与胡芦主仆二人并未跟着自己回来。

  呃,胡芦他家少年又丢了?

  不对,这次是连胡芦也丢了?

  “子哉呢?”

  方芷柔没好气道:“你还知道颜公子不在。”

  林启笑了笑:“我又不是他的保姆,还能时时刻刻看着他?”

  “对,你不用看他,你眼睛都长在人家身上了。”方芷柔嗔道。

  至于她话里的‘人家’是谁,林启只好装作不知道了。

  他摸了摸鼻子,颇有些奇怪地看了眼方芷柔。

  你管我?

  方芷柔意思表达到了,也不纠结在这个问题上,却是眼波一转,自又去房里拿了药和干净的布出来。拉过林启的手,将他手上临时包着的手帕解下,重新包扎了一番。

  “你不要乱动。”

  “哦。”

  方芷柔包扎完,又轻声道:“我去烧点水给你洗脸,一会你过来给我看看肩上的伤口。”

  林启抬眼看她,见她脸上已全无刚才一丝醋意,反而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

  “这小娘子城府好深啊……”

  他心中轻叹,但总归是受了人家的好意,只好道:“方小姐,你不必……”

  方芷柔却不等他说完,径直去了。

  颜怀一直到晚上才回来。

  大家都已吃过了饭,正在堂中小歇。见颜怀踏进堂中,林启便笑道:“我还以为你跟祝大人去忻州了。唉,白欢喜一场。”

  “你想得美!你们都吃过了?可饿死我了。”

  颜怀说着,他身后的胡芦已扶着一人走进堂中。

  那是个怀了身孕的女子,低着头,看不清容貌,她肚子已经颇大,看样子似乎很快就要临盆。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颜怀带着些尴尬说道:“这位是阿豆姑娘,我看她流落街头无处可去,就先带回来安置……”

  “对了,我再给她订个客房呗。”

  大家看向胡芦,胡芦做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叹道:“就是我家少爷说的这样。”

  好吧,这颜公子向来就爱在街人捡人,能干活的就往德云社塞,不能干活的就往客栈塞,众人也都习惯了。

  因那阿豆姑娘快要临盆,也不便安置在楼上,周婶便将偏厅收拾出来,铺了被褥,让她先行住下。

  忙活完这些,众人聊了一会,便各自歇下。

  见林启独自在阶级坐着,颜怀也跑到他身旁坐下。

  于是林启问他阿豆的来历,颜怀却在林启耳边悄声道:“那小娘子真是可怜,我却不方便与你说,总归是个良善人。”

  既如此说了,林启只好点点头,他自己要操心的事就多,也懒得理颜怀这些琐事。

  颜怀道:“今天你走后,祝大人说让李荣之随他到忻州,要提点他的学业。”

  “李荣之?”林启微愣。

  “对啊,我也觉得奇怪……不过祝大人在文会开场时就说了,要带表现好学子在身边教导。”

  “一开始说的这句话就很奇怪了。”

  林启低着头,思量着祝圣哲此举的用意,心里慢慢警惕起来。

  “是不是祝大人他想借此,搜集李府通辽的证据?”

  “有可能……”

  见林启皱着眉不说话,颜怀只好耐着性子陪他坐了一会。他却是个絮絮叨叨的性子,又等了良久,终于忍不住,嘟嚷道:“你想什么呢?放心吧,祝大人是个好官。”

  “我又没说他不是好官。”

  “那我们是不是要把那个铁石给他?把李府私开铁矿的事也……”

  “再等等看吧。”

  颜怀奇道:“还等什么?”

  “如果李家好对付,祝大人何必绕个大圈子,从李荣之入手?”

  颜怀“哦”了一声,道:“算了,随他去吧。”

  “对了,无咎,我听说你今天缠着李家那小娘子不放?”

  见林启不答,颜怀又问道:“你是真动心了,还是想通过她打探李家?我可跟你说,李家虽然十恶不赦,但那李家小姐却是无辜的,总不该利用人家。”

  颜怀这句话,却戳到了林启的心里,他忽然就想到了江茹。

  前世,自己可不就是利用了江茹来对付仇人吗……

  呵呵,连这个年轻人都懂的道理,自己活了那么多年却不懂。

  于是林启微微愣神,点头叹道:“是不该啊。”

  却听颜怀悠悠然说道:“说起来,你若是想追求女孩,我可以教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