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你长得好像我表哥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123 2019.07.25 06:00

  颜怀的神色有些异样,拉着林启的衣袖,问道:“刚才我们这样,我怎么觉得,跟长辈说的纨绔子弟,行径如此相似呢?”

  林启不以为然,带他们出来打怪练级,社会人的事,怎么能叫纨绔呢。

  若这小子不喜这等行径,正好别跟我玩。

  如此想着,他笑道:“你不知道吗?我一惯是这样嚣张跋扈的。”

  颜怀神情有些激奋,他看着林启的眼睛,微微张嘴。

  “这真是……”

  “真是太快意了!我做梦都想要这样,真是爽啊……”颜怀兴奋地在空中挥了挥手。

  林启有些苦恼地叹了口气,说好的你是有理想、有志向的好青年不是吗,说好的崇拜忠肝义胆的诸葛丞相不是吗,还君子执身以周呢。

  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颜怀絮絮叨叨道:“你知道吗?我以前有个小伙伴,是苏州王家的孩子,他最爱做的也是带着家丁招摇过市,虽然偶尔也调戏女子,但我最喜欢跟他玩了,可惜后来家母不许我跟他玩。”

  如此说着,他又悠悠叹道:“真是怀念啊……”

  林启撇撇嘴,偏过头不去理他。

  他抬步正要走,却见方芷柔款款行来,对自己行了个万福,柔声道:“谢过林公子解围。”

  她又清减了不少,依然一身孝服,梨花带雨的,一幅惹人垂怜的模样。

  林启闻到一丝淡淡的清香,他摸了摸鼻子,无奈道:“举手之劳而已,毕竟方小姐是我们东家的好朋友。”

  既然寒暄过了,林启便想要走。

  方芷柔看了他一会,也不知为何,忽然说道:“这么一看,忽然发现林公子长得与我表兄极为相似。”

  嗯?搭讪我?以前人家都是说我长得像前男友的。

  小姑娘,你这样就很尴尬了。

  林启看向颜怀,这话痨此时偏偏安静得出奇,负手转身立在一旁,仰头看着路边的树技不知在想什么,看起来就像个文静内向的翩翩公子。

  “那还真巧啊……”

  方芷柔问道:“林公子真是慧眼如炬,一看便知那人是溺水而亡的。”

  “啊?其实我是瞎说的。”

  气氛便有些淡了下来,方芷柔只好说道:“林公子你若有闲暇,能否与我聊聊?”

  林启礼貌地笑笑:“正好不是很有空,你看……”

  他拿手指了指身后的保安队。

  “我有要事与林公子商量。”方芷柔往前走了一步。

  她睫毛颇长,眼睛很漂亮,眼神殷切。

  漂亮得让人,吓了一跳。

  “我还得带他们去治伤。”林启微微退了一步,说道。

  颜怀突然转过身,伸了个懒腰道:“哎呀,走得好累呀,咦,这里正好有个粮铺,我带他们在这店里坐一会吧,我昨夜可是赶了一夜的路。”

  神经病啊。

  有你什么事?

  看着颜怀施施然走到方氏粮行里坐了,胡芦也难得勤快地走了几步,过去扒拉了一条板凳,趴在上面,竟然眯觉了起来。

  一时间,粮行的伙计也不知从哪里扒拉出了茶水点心,拉着保安队的汉子们休息。

  “竟比我们客栈的跑堂还要殷勤周到……”

  这主仆两个都是白痴,林启心中怨念。转头又看到方芷柔那幅泫然欲滴的表情。

  林启实在是颇有几分无奈,只好点点头,任方芷柔引着到了一间茶楼。

  茶楼不大,三层的木制结构,很是有些典雅,装饰器皿皆有些不俗,就是生意冷清。林启心中暗想,这样做生意当然门可罗雀喽。

  要是摆上几桌麻将,生意可就能好得多……

  两个到了二楼一清雅的茶室,方芷柔道:“林公子稍待,我去换身衣服。”

  又不是开化妆晚会,谈两句话而已,还换什么衣服。

  林启心中腹诽,总感觉这个女孩子找自己来不会是什么好事。

  但总归还是要有绅士风度,他只好答道:“无妨,且听方姑娘安排便是。”

  看着方芷柔的纤纤靓影出了房门,林启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这里恰好能看到方氏茶行的门面,却见颜怀一扫刚才的困顿,来来回回走了几圈,四下张望着,脸上带着兴灾乐祸的表情。

  这个小混蛋。

  林启暗骂了一声,他一抬眼,又看到对街有一座不知道做什么营生的楼,楼上有几个女子手里捏着团扇,依栏杆而立,玉指轻点,正指着颜怀说着什么,时不时还含羞捂嘴,浅笑如烟。

  大概是夸那小混蛋长得帅吧。

  林启觉得有趣,不由轻轻笑了笑。

  “林公子在笑什么?”小刻功夫,方芷柔才换了身衣服推门进来,她还在孝中,依然是一身白衣,素面朝天不施粉黛,但柳腰轻束,盈盈而立更显清丽。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林启眼神一滞,心中便有些叫苦。

  “这分明要谈生意了,这是打心理战的手段了,这小娘皮果然不怀好意。”

  方芷柔款款走来,缓缓跪坐在林启对面。有些好奇地看过来,等他回答。

  林启拿手指了指颜怀,又指了指对楼里的女子,笑道:“此情此景,忽然想起一句话。你站在阶前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窗口看你。”

  方芷柔微微有些惊诧,笑道:“此言似有禅意。”

  她目光看向林启的侧脸,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不过是玩笑话罢了。”他应道。

  方芷柔摆弄起案上的茶皿,她双手白皙,骨肉均匀,手指颀长,淡粉色的指甲修剪的干干净净,确实是一双极好看的手。

  如此一来,谈话的节奏变有些慢了。

  佳人素手弄茶汤,林启却不觉得放松。

  这节奏,被这小娘皮掌握住了。

  “玩笑间便有如此佳句,林公子果然大才。我不过是个商贾之女,便也听过林公子的将进酒。”

  “那是李太白所著,我不过是写个字罢了,唔,还写得不好。”林启无奈道。

  方芷柔笑道:“那能否请公子也为我这间茶铺写幅字,家父去世后此间生意日渐调零,我实在一筹莫展。”

  林启微微眯眼,往后仰了仰,眼间的女子看似不经意地告诉自己这里是她的产业。这就开始摆筹砝,展示实力了,下一步她大概会把困难引出来了吧。

  “在下的字也就在客栈里勉强挂挂,实在配不上这里。”

  方芷柔将茶杯轻轻放在他前面,低头轻语道:“你肯为徐姐姐写字,不肯为我写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