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了解历史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628 2019.06.23 15:58

  “妹妹,你就留下林兄弟吧。你看,刚才林兄弟也帮了我们……”

  “林兄弟又机敏,又热心,多好……”

  “他伤还未好,又不记得家,总不能让他孤身在外面受苦。”

  徐峰一手拉着林启,不让他走,一边向徐瑶苦苦劝道。

  “徐兄,不必如此的。”林启苦笑道,他初来此地,若有容身之处,借此了解这个时代自然是好。但若没有,此时也无妨。

  林启正想着怎么让徐峰放了这心思,却听徐瑶道:“好吧,但不许惹事。”

  徐瑶有些不耐徐峰这样纠缠,终究还是松了口,道:“这些天的药钱,从工钱里扣。”

  “能收容我就感激不尽了,不敢再要工钱的。”林启想了想说道。

  “太好了,”徐峰笑道,“林兄弟你我一见如故,一会我们……”

  话音未落,却有二十来岁的青年跑进来,嘴里喊着:“徐老板,西街的顾老板找你过去一趟。”

  “你慢慢说,他找我何事?”徐峰问。

  张成偷瞄了一眼柜台后的徐瑶,凑到徐峰耳边,轻声吐了两个字。

  声音很小,但林启一听就知道是:贩边。

  这大兄弟还想着国际贸易的事呢。

  果然徐峰一听就待不住了,对徐瑶交待道:“哥出去一会啊,林小兄弟你安排一下,对了,他好多事不记得了,想问一下你,我们大梁的一些风土人情之类的啊……”

  徐峰边说边走,话还没讲完人就已经不见了。

  徐瑶抬头看着林启,看得林启觉的背后有些发凉。

  “你想知道一些什么?”

  “我晕倒醒来后,很多事都不记得了,一些历史风俗也忘了,若是不知道,怕是有些麻烦。”

  “识字吗?”徐瑶问。

  “倒也识字。”

  “你到厨房找周婶,让她带你去我的书房,自己挑几本史书游记。”

  “谢过姑娘。”

  “找你要看的书,不要乱翻乱动。”

  “还要再问姑娘,跑堂具体是做些什么?”

  “你歇养两天,伤好了再找那边的王二栓,学着他做。”

  林启答应下来,也不敢再问别的,正要转身后,又听徐瑶漫不经心的问道:“听口音你是南方人?”

  “不太记得了。”

  “不再想想?”

  林启想了一会,看着徐瑶又翻了一页书。看样子这女孩就不太信自己那套失忆的说辞,一些无所谓的小事坦白说也好,日后相处也方便些。

  “我是上海来的?”

  “上海?”

  “也可能叫松江府……”林启想了想又说道。

  “松江府?”

  “华亭县吧,那地方似乎是叫这个。”

  “唔。很远啊,是在苏州府吧?”

  “应该算是吧。”林启应道。

  “苏州富庶,看你衣着谈吐像是家境优渥,怎么会到太原来?”

  “真不记得了。”

  徐瑶抬起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手指在书本上轻轻敲着,过了一会,她淡淡说道:“好吧,你去吧。”

  林启便到厨房寻周婶,周婶四十来岁,看得出来年轻时也是个标致的女人,她笑容满面地将林启带到书房外,原来后院的三间小屋居中那间便是书房了,书房左边是刚才徐峰的处住,那右边应该就是徐瑶的往处了。

  周婶问道:“林小兄弟你自己进去看书好了,婶子给你带杯茶吧?”

  林启赶紧应道:“不用劳烦,我还不渴。”

  “真是难得来个好孩子,和我们瑶儿一样看书,那你自便啊,我赶紧到厨房备菜去。”

  “谢谢周婶了。”

  推开门,淡淡的馨香入鼻。

  房间不大,摆设很简单,三面墙都是书架,书摆放的整整齐齐,中间放着两个箱子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几摞帐本。

  没有椅子。

  看来书房的主人只有一个啊。

  书都是分类摆的,倒也不是太难找。林启找了几本史书,也不坐,站在那里翻了起来,一目十行地扫着,寻找自己想要的信息。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两晋南北朝,和记忆中一样。

  刘宋灭亡,南齐灭亡,南梁灭亡……看来现在所处的这个梁国不是南北朝时期。

  换到下一本隋史,林启的目光忽然凝滞。

  享国三百六十年……

  “这……”

  林启仔用手划着字,一列一列的翻阅过去,太祖杨忠,高祖杨坚,世祖……杨勇,世宗杨俨……

  林启望向窗外,阳光随着窗户的缝隙照进来,看起来只是一个很平静的清晨,和过往的三十年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但这一切真实的存在着。

  自己所在的这里,是历史里?是平行世界里?

  还是就只是现在?

  翻了一会,他找到一本隋朝演义,扫了几页之后,看了隋军伐陈的记录,预感答案应该就在这里,再翻了一会,他终于找到了那个让历史改变的原因,却只有一句话:开皇九年,隋军破建康,残军弃城而逃,晋王杨广率亲卫追之,于罐子山遇伏,杨广身亡。

  再往下翻便是全新的历史,林启所认识的,只有一些星星点点的名字。

  唐州总管李世民击败东突厥……

  上柱国大将军李世民大破东突厥……

  你看,牛叉的人还是那么牛叉。

  之后再没多少认识的人物事件。

  翻到最后一页,讲的是隋末大乱中,梁州总管萧成起兵,逐鹿中原一统天下。

  林启又找出一本梁史看细细看完。

  因为是记录本朝的历史,工笔之间十分含蓄,好在林启想了解的也大概都有。梁祖萧成自己就是军阀出身,从隋末的割据现象得到了一些反思,因此加强了中央集权,进一步削弱了地方武将和勋贵的势力。

  政治制度与北宋有些相似,毕竟一个时代就是一个历史经验嘛。

  梁开国一百八十余年,有十一代帝王,梁昭帝驾崩之后,便是当今的隆昌天子即位,登大宝之位至今近三十年。林启注意到,隆昌天子应该并不是梁昭帝的嫡长子,甚至不是嫡子,再往后一翻,这部分的记录却是寥寥无几……

  一百八十余年,再结合之前的隋三百六十余年。林启粗略的推算了一下,目前所处的应该是原本的宋朝时期。

  人情风物,地域疆图确实与北宋差不多。

  北有辽国,西有西夏、吐蕃,南有大理。

  历史的必然啊,林启心中轻叹。

  按时间仔细推算的话,眼下很可能是北宋末年。

  想到这里,林启心中微愣。

  “若梁朝重蹈北宋的覆辙,自己又该如何去做?”

  又翻了一会,翻到一本关于南陈的小说话本,林启不由心中暗赞徐瑶藏书颇多。

  看了一会,发现这本野史小说居然蛮有趣,讲的是南陈后主陈叔宝的妃子张丽华的一些艳情故事,内容颇为狗血。

  在古代女子的藏书中翻出的艳情故事自然也没有什么露骨的描述,但在半古不古的用语中,居然能写出一些风流缱绻。

  在现代看那么多比这个深入大胆的多的影视作品的林启,心中本来对作者这种欲语还休的作法颇有瞧不起的:

  “这尺度也太小了些,嫌弃。”

  但他看了一会又觉得这本书十分能撩人,便当作消遣看起来。

  看着看着,他忽然皱起眉。

  他忽然感觉书里有个人的行事作派很熟悉,或者说,很现代。于是他重头又翻了一遍,在脑海中整理着,这个人叫陈叔陵,是南陈后主陈叔宝的庶弟,书里多用始兴王代称,骁勇善战,在南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林启用指甲在书上一个字一个字的划过:始兴王与张丽华语,汝见或不见,吾便在此,不悲亦喜;汝念或不念,情便在那,不来不走……

  现代诗?古人把妹用现代诗?

  他又翻了一页,指尖在一段文字下面划过:始兴王怒道,昏君误国,与美人何辜,吾亦爱张贵妃,尔等可见吾误国……

  “好嘛,这人很会把妹嘛。”

  翻了到最后,剧情更加狗血,大概说的是杨广率隋军灭了南陈之后,陈叔陵带着张丽华逃到罐子山被追兵包围,于是陈叔陵砍下了后主皇帝陈叔宝的人头,交给杨广。

  但杨广也看上了张丽华,于是陈叔陵射死杨广,与张丽华隐居西湖……

  “烂尾!大坑!”

  林启看罢,深深吐了一口气。

  这本书《后庭记》比刚才看过的史书更破一些,也不知是徐瑶还是谁似乎很爱看。

  主要讲的就是三个霸道总裁和一个美女的故事,南边不能打的皇帝、南边的能打的王爷和北边能打的王爷都爱上了这个女人,南边的皇帝为她丢了江山,南边的王爷为她造反失败,北边的王爷为她送了性命。小说结合了强抢民女、宫斗、叔嫂等吸引眼球的元素,立意风流却不下流,应该是大梁的畅销书了……

  虽然不知道作者是谁,哪里知道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野史八卦,哪些真的哪些假的,但重要的是,林启确定这个所谓的始兴王陈叔陵是穿越人士。

  而且林启还认识他。

  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叶俊明,他17岁就是武术冠军,特种兵退役后林启高薪聘请他当自己的体能教练。

  林启还记得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叶俊明坐在沙发上,身体挺的笔直,自己正跟他介绍教练的年薪、工作范围,他却浑不在意,手里拿着一个计算器一直按着。

  “加12457,等于47865,减1……”

  终于,林启忍不住问叶俊明:“你为什么总是拿计算器按?”

  叶俊明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回答道:“你听,女人的声音。”

  计算器还在响着标准的女声:“乘以5,等于……”

  林启一头黑线。

  叶俊明说:“我在队里呆了五年,连母猪都没见到一只。有一天,在长官的办公室里听到这个计算器在说话,啧啧,多性感啊。”

  半年前,哦,前世的半年前,林启盯上了东原科技,于是他委托叶俊明去侦查,但进入东原大厦后他就踪迹全无。林启从来就不信东原科技的安保力量能留得住叶俊明,还能把痕迹清理的那么干净。

  所以当时叶俊明应该就是被穿越了……

  但为什么他穿越的年代早了五百多年?

  可惜不能在同一个时代遇到。

  也可惜他赚了那么多钱没有花完……林启心里,可谁又不是呢?

  “也好,恭喜你在另一个时空遇见自己一生挚爱,也比那个计算器要性感。本来说好你结婚的时候包个特别大的红包,现在只能遥遥祝福了。”

  林启把手上的《后庭记》放在桌上,对着它,轻轻鼓掌。

  仿佛自己前面有一个台子,台子上的新郎叶俊明挽着一个美得倾国倾城的新娘,司仪说,让我们为这对新人鼓掌。

  掌声中,林启闭着眼。

  他心中的迷茫渐渐散去,嘴角扬起一个了然的笑容。至少知道自己在哪里,至少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至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江茹,不要怕,我会找到你。”

  之前一直不敢去想的那个问题,也可以仔细思考一下了。

  “李水衡,你也在这个时代吧,看看这次,是谁杀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