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问案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93 2019.07.08 06:00

  看到徐峰那满是疑惑的眼神,林启只好正色肃然道:“我相信,天理昭昭,善恶到头终有报。”

  徐峰:“……”

  我就不该有信你,一秒都不该,徐峰长叹了一声,抬步绕过林启,拔脚便要走。

  林启一把拉住他,略一犹豫,打算开口说些什么。

  此时大门却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咦,青天白日的,不做生意了?”随着这句话,有人施施然然踏步走进店中,却是万渊。

  万渊四下一看,笑道:“兄妹俩又吵架了?所谓何事?”

  他说完,自己寻了位置位下,又摆了摆手道:“得了,也别与老夫说你们那鸡毛蒜皮的琐事,温两壶酒来吧。”

  徐峰皱眉道:“今天不做生意。”

  万渊轻轻一哂:“嘁,呆子,你做得了主吗?徐东家,生意还做不做了?老夫今日给的可是现银。”

  话却是对徐瑶说的,说着掏出一枚银子放在桌上

  徐峰也不着恼,淡淡看了他一眼,拔开林启拉他的手,又打算走。

  “你若要去寻那罗乙贵,大可不必了。”万渊也不抬头,淡淡说道,“倒是你平时口口声声说老方对你家有恩,如今他客死此地,膝下独有一个女儿,她闻此噩耗已哭晕过去,一直卧病在床,丧事都无人操持,你不去方家帮忙?”

  徐峰正要说话,徐瑶已经应道:“是我瞒着大哥的,他也是刚刚知道方家的事。”

  万渊仰头轻叹道:“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治丧乃是大事。可惜老方连死后,丧事也无人操持啊。”

  徐峰默然了一会,对万渊拱手道:“你说得对,我去帮方府打理后事。那罗……”

  “既说了你是呆子,聪明人说的话你就听着,问那么多做甚?”万渊说着,转过头不去看他,向林启道:“上酒吧,记得要温的,老夫年纪大了,吃不得凉,再来几碟小菜,要……”

  待徐峰换了一身麻布白衣出门,众人各自安心了些。徐瑶让周婶将她推到柜台后面,交待还是把店门打开,照常营业。

  “免得万一有事,遭人谈论。”她低声说道。

  林启听了,暗自会心一笑。

  待端了酒菜,放在万渊面前,万渊夹了一口,闭眼品尝了一会。叹道:“还是老口味吃的顺心呐,老夫昨日在县尊处用饭,味道就寡淡的很。”

  林启笑笑也不答话,万渊瞥了一眼徐瑶,轻叹道:“这女娃年纪纪小小就要里外操持,其实也不容易。”

  他这句却是对林启说的,一双似含深意的丹凤眼看过来,林启只好点点头应了句:“我们东家确实聪明。”

  万渊端着杯子抿了一口酒,又说道:“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们瓦上霜。有些人过好自己的日子都做不到,又何必勉勉强强还去挑别人的担子。这道理,他就是不明白。”

  这句话又是评论起徐峰来,林启心中不敢苟同,便应道:“龙游浅底,不忘冲天之志,终有抬头之时。”

  万渊洒然一笑,抬手唤林启坐下,与他碰了杯酒。叹道:“你可知他们兄妹,我为何喜这女娃,不喜那男娃。”

  林启摇摇头。

  “女娃子像他们娘,男娃子像他们爹。”万渊的语气有些萧索,一杯酒饮下,三缕长须轻颤,他闭目仰首喟叹道:“蓦然回首三十载,往事不可追啊……”

  林启心中八卦,只好劝自己别问,咱也不知道,咱也不好问。

  “所幸来者犹可谏,你这孩子还算不错,且记得老夫这句话吧。”万渊叹道。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林启不由心中腹诽,这老头又开始神神叨叨。

  柜台后,徐瑶却秀眉微皱了一下,转了个身背过去。

  过了一会苗庆领着王二栓从外头回来,苗庆大大咧咧的模样,嘴里嚷着“腹中饥饿快快上菜”就在堂中来回走动,一低头见了万渊桌上的菜,忽然说道:“咦,这菜怎么做得如此精细。”

  说着,他竟然伸手去捏最上面那片红烧腊肉。

  万渊探出手,捉住苗庆的腕子,笑道:“诶,仁兄若要吃,自己点一份吧。”

  苗庆也不在意,哈哈一笑便走开了。

  午间也没有别的客人,苗庆吃了几个大馒头又带王二栓出了门。

  万渊依旧喝到微醺,嘴里轻唱着“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落拓的身影便出了店门。

  林启心中好笑,暗道,这老匹夫,每每整这些虚头八巴,装得一幅高人作派,糟老头坏得很。

  林启正挽着袖子收拾桌面,却见吴天走进店里,径直在一张方桌边坐下,又不紧不慢地将身上的佩刀解下,搁在桌边。

  林启笑道:“吴大人竟难得来了,想吃些什么?”

  吴天目光看向林启的手,淡淡道:“我不是来吃饭的。”

  林启将手上的抹布放下,疑惑道:“那吴大人是来?”

  “我是来问案的。”

  “问案?”林启露出惊讶的表情,微微张嘴,说道:“吴大人,我们东家说,前两日才交过住税……”

  吴天指了指对面的位置,说道:“林公子坐吧,我们聊聊。”

  林启只好坐下。

  吴天开门见山:“罗乙贵死了。”

  林启诧异道:“死了?”

  吴天点点头。

  林启道:“我上午扶他回家,给他请了大夫,大夫说他伤的不严重啊,如何就死了?”

  “不是因伤而死,是在家中给别人杀了。拿剪头扎在心头,直接刺死的。”

  林启喃喃道:“我走的时候他还好好的,这……这一条人命就这么没啦?”

  “不然呢?”

  林启似乎被惊到了,颤声道:“居然有人对躺在床上的伤者下死手,这……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吴天观察着林启的反应,试探道:“林公子走时可有见到其他人?”

  “没有啊,就院子里有一位大娘。”

  “那罗王氏被栓得好好的,必然不是她杀的。”吴天道。

  林启喃喃道:“那是谁?”

  他低头仿佛在思考,嘴里小声自语着“不应该啊”,像是忽然查觉到吴天打量过来的目光,若有所觉地抬起头,带着些惊讶的神态地问道:“吴大人……你……你不会是怀疑我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