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特大优惠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35 2019.07.24 06:00

  吴天押着那些青皮走了,走时回过头看向林启,两人相视一笑。

  虽未说话,却各自心中有数。

  那煤矿?——你的了。

  那一万两银子?——不用付了。

  看着吴天的背影,林启淡淡笑了笑,又对于三吩咐道:“活动开始吧。”

  颜怀好奇道:“什么活动?”

  “你一会便知。”林启懒得与他多说。

  也不知于三从哪里掏出一个锣来,当当当地敲了几下,将人群的目光吸引过来。

  “特大消息!特大消息!文水县最大的劳务公司,德云德,经历了几天的试运营,今天正式开业。开业期间,活动大酬宾,将面向全县的用人商铺……不对……用人单位,办理贵宾服务,充五十两送五十两,充五百两送五百两,上不封顶……活动时间有限,大家尽快参与……”

  于三喊了几遍,又换了张成来喊。

  两人轮流喊了几遍,众商户却俱不做声。

  孙德友有些紧张地四下看了看,见没人出头,方才心下稍安。

  今日若是有人顺着林启去做什么充值,到时候这些人自然就会转到林启的阵营里去。毕竟在那边压着银子,自然不会再想着将这些工人驱散。

  但是,好像自己也不敢再打这主意了,唉。

  又过了一小会儿,依然没有人站出来,孙德友道:“林老板,你这个充值活动毕竟不适合我们……”

  “我充二千两。”

  顾青亭缓缓踱步出来,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交在于三手里。

  “恭喜西街顾氏茶行成为我们的贵宾顾户!”竟又是一阵锣鼓齐鸣。

  于三带头高声喊道:“感谢顾氏茶行。”

  场上千余劳工也是齐声喊道:“感谢顾氏茶行。”

  见小利而忘大义,顾青亭这个鼠目寸光的匹夫。孙德友心中气愤,但终究还是没有骂出声来。

  顾青亭挥了挥手,却不能把场上的呼声压下去,只好尴尬地苦笑起来。

  脑海中却隐隐有些思絮在漂浮。

  “还是小看这个年轻人了啊,本以为,他先行一步组建保安队已是眼光独到,没想到其实人家一下就看到了问题的关键处。洞若观火啊,输赢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呵呵。”

  他想着,又想到昨夜自己那句“我有什么好处?”

  如今再细思,比起优惠,似乎“朋友”二字更让人心动啊……

  周围于三等人的喝采声,媚俗得让顾青亭觉得尴尬,别人却羡慕他的风头。

  “我充三百两。”

  “我充五百两。”

  “我充……”

  见有人带头,三三两两的商户一时间各自掏出银票,一时间场面竟又热闹起来。

  “完了,大事休矣!”孙德友心中哀嚎:“一群猪队友。往后这些劳工有了后台。咱们要让他们多干活、扣工钱可就难了。另有,若是干活时受伤,这医药费谁出?诸多问题,都还没谈,竟就这样付银子了,一群蠢货。”

  成大事者,哪怕局势不利,也应该稳住稳脚,争取一线天机才是。

  如此想着,孙德友缓缓从怀中又掏出了,

  一叠银票。

  “孙某,也充五百两吧。”

  “感谢孙氏布行。”

  “恭喜孙氏布行成为我们的贵宾客户!”

  锣鼓喧天中,孙德友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徐峰。

  “收拾不了林启,回头我收拾你……”

  林启看着眼下的热闹场面,微微一笑,从怀中将白秀娥的卖身契掏出来,又对张成说道:“这个你还给白秀娥,再支十贯钱给她。”

  白秀娥就是那个自称绣工很好的女子,林启手中这块妆花缎,便是出自她手。

  这妆花缎的工艺在大梁朝确实是孙家独有的,而原本的历史上,一直到明代,才出现了完整的妆花工艺。

  “孙家大娘子,是个能人啊。”

  当日林启到孙氏布行买布料用来做沙包,听到伙计吹嘘自家的绸缎时,林启还是吃了一惊的,又因徐峰想娶孙家小姐,因此将这事记在心上。

  偏偏林启前世逛博物馆之时,在一块明清时期的布料上,见过这种工艺,那下面还有一大段文字,详细地解说了古人是如何把这种色彩丰富的缎子做出来的。其中关键的诀窍之处,无非是在挖绣之前,便在丝线上分段染色。

  也不过是会者不难,难者不会的道理罢了。既然知道工艺,又有白秀娥这样手艺高超的绣娘,做出一块胜过孙低布行的样品倒也不难。

  最开始,只是想做来帮徐峰提亲用的,昨天发现商户是开会的地点是孙府,就正好可以压一压孙德友。

  谁让这大胖子运气不好呢……

  于三接待着商户,于二支了张桌子接银子登记,一时忙得热火朝天。偏偏于三转头看到张成挤在林启身边说话,心下便有些发酸。

  他自认为是林启最倚重之人,今天的这件事,林启让张成去捉拿那些散布谣言的,那肯定是事先就与张成通过气了,却把自己瞒到了最后。

  于三便有些不安起来,自己以前在青龙帮的堂馆里干过活,是否因此懂事长便有些不信任。

  再想到你自己收了方家小姐的银子,要监视林启之事。他心中不免有些忐忑起来。

  “懂事长知道我跟踪他,但也从未追问过前因后果。是不是要等我跟他说?”

  这些日子,于三可是出了从前想都不敢想的大风头,眼下这西一欧当着,工资又高,他是多么热爱这项事业啊……

  如此想着,于三好不容易忙完一阵,又拉过一个得力的来帮自己应付那些商户。他挤到林启面前,低眉顺目地喊道:“懂事长,我有件事与你说。“

  “什么事?”

  于三却不说,拿眼看向颜怀。

  颜怀却没有走开的意思,看着于三,一脸好奇的表情。

  “没事你说吧,”

  林启瞥了眼颜怀,说道:“他不会走开的。”

  “懂事长,有,有件事我对不住你……”于三瞄了一眼林启的神色,又说道:“在认识您之前,有人给过我银子要我盯着你,你每天做了什么都要跟她汇报。”

  林启脸上不露声色,问道:“谁让你这么做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