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9章 送聘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198 2019.08.17 18:00

  林启翻了个白眼,打断他,道:“你既然知道,为何不早说?”

  “早先我一直没想起来呗,”颜怀摊了摊手,道,“刚才周婶提醒我,我才想起来的啊。那你还要去送聘吗?今日去了,哪怕最后事不成,在世人眼里,你就是成过婚的人了。”

  林启皱眉,轻声道:“你若早几天说,我还有办法。但今天……那两仓粮食得要交到李家才妥当……”

  却忽然从身后走出一人,淡淡道:“两个男人,婆婆妈妈。”

  颜怀吓了一跳,定眼一看,那人却是南灵衣。

  此时南灵衣一身小厮打扮,穿着粗布衣裳,若非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是个女子。

  颜怀道:“南姑娘你走路没声音的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事情泄露了,对了,你这身打扮,是也要一起去送聘?”

  他说完,又转头向林启问道:“你带南姑娘去,却不带我去,是要做什么?”

  “为什么你们都未曾与我说过……”

  南灵衣不理他,转头对林启道:“落子无悔,出发吧。”

  林启心想,要牺牲的人是我,你到是干脆。

  以后我在相亲市场上,就属于离婚的男人了。

  下一秒,他已被这个雷厉风行的女子拉出去。

  今日李府却是颇为热闹。

  虽不是迎亲,但纳征亦是大礼,李家又是文水县中有头有脸的人家,就算是不想大操大办,也还是高朋满座。

  林启带着于三、张诚,拉着聘礼到了李府之后,便有人接过礼单开始唱礼。

  虽然林启与李家都心知肚知,最实在的聘礼是那两仓粮食。但林启也不可能什么别的也不带。他不仅带了,还带了好几箱。

  主礼则是一对大雁,是于二打来的。

  于二装了假肢之后,一直自认为是对懂事长最忠心的,所以在别人都对这桩婚事抱着怀疑和顾虑的时候,也只有他,在为林启要成亲了这件事感到高兴。因此,于二在荒野上守了两个通宵为林启准备聘礼。

  大雁在古代的婚礼中有象征意义,自古就有“雍雍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之说,因为大雁是情挚之物,若失去了配偶,便不会去另寻新欢。元好问的词里“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指的便是大雁。

  “主礼大雁一对……”

  唱礼人的声音拉得老长,在这有些喜庆的氛围中,林启再次踏入李家的大门。

  这一刻,他心里想着,如果李蕴儿真是江茹,这还真是一个好兆头。

  这次李府出面招待林启的,却只有李平松与李茂之二人。

  一番逢场作戏的寒暄之后,林启随他们步入偏厅。

  李平松与林启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一会,彼此都不知如何称呼对方。

  林启只好从怀中掏出那叠文书,递在李平松手里。

  “李员外,这是那两仓粮食的契据。”

  李平松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脆就交出来,伸手接过。

  “如今,可否让在下见一见李小姐?”林启又说道。

  李平松看着他一脸诚挚的表情,愣了愣神。心中暗道:“这小子莫非对我女儿动了真心?那丫头疯疯颠颠的,我还一直担心她嫁不出去……”

  收回思绪,李平松依旧是一脸深沉,沉吟道:“礼聘期间,哪有新人见面的道理。你莫要心急。等完了婚,你们小两口长相厮守的日子还久。”

  对这种回答,林启早有准备,也只能点点头,又道:“是我莽撞了,实在是因为在下对令嫒……思慕已久,还请员外不要见怪。”

  李平公只好尴尬地笑笑。

  林启又道:“对了,我在城南买了一处院子,方便成亲之后与蕴儿住,但是这宅院,在下一时也不知如何布置收掇,可否请员外派些人过去帮忙。”

  “这是自然。”李平松便对周来福吩咐道:“去挑几十个得力的老妈子过去。”

  林启却道:“在下没管过家事,这许多人怕是管不来,不如让这位周管家也过去帮忙吧。”

  周来福眼皮跳了跳。

  这毛头小子,一出接一出,让人摸不着头脑啊。

  “这似乎不妥,”周来福只好出来行礼解释道:“小的在府中,还有许多事要忙。”

  林启佯怒道:“周管家这是看不起我吗?”

  周来福无语,心道,这什么跟什么嘛,你当你自己是谁。

  心中怨念着,他却也只好赔笑道:“姑……姑爷,您这说的是哪里话。”

  这声“姑爷”唤出口,不光是林启吓一跳,李茂之也是莫名的烦燥起来。

  见林启被自己唬住,周来福便接着道:“这样吧,小的有个族弟,名唤周处贵,做事十分稳妥,不如让他过去帮忙,如何?”

  如此说着,周来福转头看向李平松,用目光请示。

  李平松点点头,道:“就这样吧,你安排一下,让周处贵带人过去收掇。”

  谈完这件事,李平松便找了一个借口,表示自己要去接待宾客。

  林启心知,李平松是要去派人验收那两仓粮食,免得夜长梦多。于是十分识趣地应道:“员外请自便,我与茂之兄倾盖相交,义气相投,正好可以聊聊天。”

  李茂之心中无语之极,本公子什么时候与你倾盖相交、义气相投?你这个大骗子,骗我家的钱、我家的地、我家的女儿。

  但他也只能恭送了李平松,独自与这个讨厌的林启坐在厅上闲聊。

  李府今日宴请的都是女方这边的亲朋,比如进门时林启就看到,那秦氏酒行的东家就坐在那,拿眼狠狠地瞪自己。

  “唔,对了,听说这个秦老板辈份不低,还是李员外的三舅。啧啧。”

  因此林启也懒得出去招呼,吩咐于三与让人将聘礼搬到后院,自己坐在在偏厅与李茂之谈话。

  于三等人吃过李府安排的茶水点心,便起身开始搬聘礼。

  “这是我们东家亲自为李小姐挑的绸缎……”

  “这箱是首饰,也搬到后院去……”

  “还有这箱……哎哟,大兄弟,我们本就是来送聘的,哪还能让你们动手,且歇着吧。让我们替自己的东家表示一下诚意。”

  这边于三将李府的家仆拉在一边闲话,那边德云社的几个人便开始搬东西。

  南灵家低着头走在队伍里,手里捧着一匹丝绸,沿着回廊曲曲折折地走了一会,在拐角处,趁带路的李府家丁不注意,将手里的丝绸往别人手中一放,神不知鬼不觉地转进一处假山中。

  等送聘的队伍走得远了,南灵衣从假山后出来,依照林启与自己说过的方向,往李府的书房摸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