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老乡见老乡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55 2019.07.10 06:00

  李平松轻哼了一声,讥笑道:“你想得到美,我们是什么样的门户,他们是什么样的门户。”

  李夫人不服气道:“三十年前,颜家还不如我娘家呢。”

  “现在是三十年前吗?再过十数年,若颜恪真成了宰执,颜家就真是从商贾跨入士族大户了。”李平松长叹一口气,有些意兴阑珊地说道:“多少大族筹谋百年,也未必能做到这一步啊……也不知我们李家有没有那么一天。”

  “荣之今年乡试若中了举,明年会试再中个进士,我们一样也是官宦人家。”

  李家儿女众多,成年的仅有三子一女,嫡长子李茂之,嫡次子李荣之,嫡女李蕴儿,庶子李慕之。这其中,李茂之与李荣之都是李大夫人所出,硬要说的话,李大夫人还是更喜爱次子一些,此时说起,她脸上便浮现出护犊的表情来。

  李平松嘴角牵了牵,终究还是不忍说不吉利的话,叹道:“但愿吧。”

  “依我说,还是要把蕴儿叫过来。”李夫人又说道。

  李平松摆摆手:“此事再说吧,我思来想去,还是让慕之去与颜怀来往更稳妥些。”

  “又是那个庶子!”一听此言,李夫人柳眉倒竖,“凭什么这等好事又想让他去沾?处处抢他大哥的风头还不够?再说,他一个庶子,配吗?好你个李平松,你嫡长子不疼,事事先想着那个贱婢的儿子。”

  李平松将手里的帐薄狠狠摔在案几上,喝道:“你闭嘴!有你这样做大妇的吗?刻薄庶子,传出去我李家的名声还要不要?我不疼他李茂之?我对他寄予厚望,但你自己问他,对不对得起我这分苦心。就算是是一头猪,我手把手调教这么久,都该比他聪明了。”

  李夫人不敢再应,只好柔声道:“妾身知错了,求老爷再给茂之一次机会。有这样的机缘他一定会争气的。”

  李平松平息怒火,他本就打算让李茂之出面,方才不过是想借此敲打宋氏,此时淡淡道:“让他好自为之吧。还有,来的也不一定就是颜怀……”

  他将前后缘由又细细说了一遍,慎重交待道:“人家自称林启,你切记不要露了口风,如此,方能给他雪中送炭的恩情。”

  “林启,”李大夫人了一念,道:“颜潜的夫人应该就姓林,我记得离开苏州那年,他们刚刚成亲。依我看,十有八九不会错。”

  “试探试探再说吧。”李平松不耐与她多言,袖子一拂,自往书房去了。

  李夫人却是带着喜意,吩咐道:“喜鹊,去叫小姐梳妆打扮好过来。”

  吴天带着客人来时,李大夫人在帘后相看了一会,见那林启身姿颀长,面如冠玉,那一身的衣物的质地,她一看便知不是凡品,心中不由想:“怪不得老爷觉得这人会是颜家的子弟。”

  待见那少年举止大方,谈吐彬彬有礼,神态笃定,李大夫人心里更是确信了几分。

  “听说林公子是同乡人,老身就巴望着能见一见。如今得见,果真是是一表人材。”等众人落坐,李大夫人便情绪饱满地说道。

  这是要摆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阵势了。

  林启如此想着,便顺口谦虚了几句。这种场面他见得多了,自然是落落大方,毫不失礼。

  见过礼,略略寒暄了几句,李大夫人问道:“这一听乡音果然亲切,但似乎又有些许不同?”

  “小子是华亭县人,口音却确与姑苏有些不同。”

  李夫人微微一怔,嘴里随口应道:“对对,就比如,我们那边是说‘我’是‘努’,华亭那边是‘侬’。”

  她心中却在思量,颜潜是苏州哪里人来着……时长日久,当时不过隐约听过,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她潜意识里又实在希望眼前这真是一个皇亲,便把这细节略去,又道:“老身以前待字闺中时,最爱踏青游玩,如今想起,竟恍如前世一般。犹记得那‘吴中第一山’,叫……叫什么来着?”

  林启见她试探起自己来,脸上笑了笑,应道:“大夫人说的可是虎丘?”

  “对对,林公子可去过?”

  “小时候似乎过去,隐约记得我还爬到一个大石头上玩,见那石头上有道裂痕,便问旁人为何那裂痕如此工整,人家说那是春秋战国时,吴王用名剑莫邪一剑劈出来的。我还惊叹不已,直呼世上竟有如此名剑。”

  就着这些风景名胜聊来聊去,两人来来回回谈了半晌,李夫人心中更是确定不疑。极是亲切地笑道:“老身一见林公子就觉得亲切,你和我家大郎年纪相仿,以后要常来往才是。”

  林启偷空瞧了一眼右首边已经二十六岁李大公子,心中好笑,在前世我比大他许多,在今世我又比他小许多,也勉强可以说是年纪相仿吧。

  “小子亦是十分倾慕李公子的,一定多多来往。”

  李夫人又道:“我家大郎心眼实诚,把林公子请上门多有唐突,你不要见怪。”

  “不会不会,得贵府相邀,小子心怀惶恐,又感激不已。”林启应道,他向来不介意说些场面话。

  “既然来了,晚上在府里用饭,到时也和我家老爷见见,他最喜欢你们这些年轻人。”

  “好的好的,小子对李员外也是久仰大名。”

  林启翻来覆去也就用了这一个社交模版,座上众人却也聊得津津有味。只觉得为这皇亲国戚言语温和,让人如沐春风。

  正说着,却听见帘后忽然窜出一道身影。

  于是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林启定眼看去,却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站在那探头探脑地张望,一身翠绿色的襦裙,脚下却是一双小蛮靴,人看起来娇憨中带些灵动。

  “蕴儿,你快回去。”李夫人急急喊了一声,本是叫这孩子到帘后相看,却没有闺女自己跑出来的道理。

  李缊儿脖子一缩,眼珠子转了一圈,见李平松果然不在厅上,她胆子便大了些,飞快地对李大夫人唤了一句“娘亲”便直径跑到林启身前。

  “你是颜怀?”

  她问道,语气倒是很直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