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2章 容身之地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311 2019.08.04 18:00

  这边孙德友还未回过神,却又听林启说道:“说起这成衣店,还请孙老板为我参谋参谋。成衣这种事,图样是其一,尺寸是其二。妆花缎做起来麻烦,不过也可以做些妆花绢、妆花绸嘛。唔,我还有一些染印工艺,也是可以试试的。你们做的衣服,穿起来太麻烦,也废布料,眼下天气渐热,我还打算做些薄衫……”

  林启絮絮叨叨地说着,孙德友耳中嗡嗡作响,已是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

  暗道:“你这不是胡扯吗?”

  但他又将林启所言,一一咀嚼,心中不由得愈加震撼。

  旁边顾青亭心中震撼,却不比孙德友少。他虽不是做布匹生意的,但毕竟是商海沉浮一生,各种生意路数如数家珍。

  此时听了这些,心中对林启的评价不由更高一层,再暗想他对徐峰的厚待。那天夜里林启说的“朋友”二字再一次浮进脑海,也更让人心动起来。

  他拿眼看向孙德友,心中暗想道:“这样的条件,实在是没什么拒绝的余地了。”

  偏偏孙德友不愿将女儿嫁给徐峰,许多年来这已成心中执念。

  父母之爱子女,为之计长远。他嫌弃徐峰却不仅仅因他穷,却是因他武艺太高,为人又不圆滑。雁客徐铁当年的下场,前车之鉴呐……

  又见今日提亲,林启侃侃而谈,徐峰却是一脸木纳,毫无灵气。孙德友心中不喜,一股倔强之气涌上心头。

  我孙某,岂是会怕你威胁之人。

  比做生意,我未必就怕了你个毛头小孩。

  当下他脸色一沉,拂袖道:“那又如何?你便是王侯将相,也没有强让我嫁女儿的道理。”

  林启点点头笑道:“孙老板说得也有道理,俗话说的好嘛,强扭的瓜不甜。就好比那秦氏酒行。我都说了,不用他赔,他非要赔。结果呢,也不知他冒犯了哪路神仙,被人家把全部家当都砸了。”

  “可惜呀,我本来在还想,我也开个酒行,也酿点什么高纯度的酒,跟秦家比比,看看谁的工艺更胜一筹,可惜呀,可惜呀……”

  “对了,我就了解一种蒸留酒的做法,孙老板也帮我参详参详?”

  林启接下去说什么,孙德友已经没有再听进去了。

  他只觉得,一腔的怒火夹杂着无奈,还有一些荒诞。

  眼前这个人,不是个神经病又是什么,年纪轻轻的,无权无势,无才无德。

  搞了个荒诞不经的牙行,拿了几张荒诞不经的文书,说了一些荒诞不经的话,就想吓住我?

  但,自己偏偏觉得心下害怕。

  要是今天不答应,他哪天夜里派人去把我铺子、我家砸了,怎么办?

  算来算去,自己还拿这个卑鄙无耻下流的小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而且那死丫头也不愿意嫁别人,死活要嫁这个徐峰,拖下去似乎也不是办法嘛。

  孙德友心中千回百转,抬眼再看那木桩一样站着的徐峰。忽然发现,这孩子老实诚恳,看起来至少比那奸狡凶恶的林启顺眼多了……

  “老天爷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呐。”

  林启见孙德友愣在当地,说不出话来,便笑道:“看来孙老板也许是回心转意了,也看出我这个徐兄的好了,既然好事在即,不如老丈人和女婿拥抱一下吧。”

  他说着,在徐峰背后推了一把。

  “徐兄,快去,抱一下你的老丈人。”

  ****************************

  于三最近忙得晕天黑地。

  虽说今天起,那些乱七八糟的麻烦没有了,德云社的摊子也算是铺开了。

  但好不容易将孙德友从祁县带过来的三五百个劳工安顿下来,青龙帮那些人又要操心,紧接着什么保险方案啊、什么培训方案啊、营销计划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要铺开来,不免让这个赶鸭子上架的西一鸥有些焦头烂额。

  又想起懂事长跟自己说过的组织构架,将管理层丰富的事情,于三方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只好将自己的那本册子又打开了,翻来覆去看了一会,依旧有些找不到头绪。

  他知道懂事长已经醒了,正坐着轮椅在院中透气,有心想过去问问。又怕影响他老人家休养。

  唉,真怀念懂事长拿我打趣的时候。

  “他明明每天什么事都不干,但才撒手了几天,我怎么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呢……”

  正愁眉苦脸地思量着,于三一抬头,却见颜怀正站在面前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颜公子,你看我干嘛?”

  “事情我办妥了,接下来你可就是官封的‘义社’大掌柜,惊不惊喜?”

  于三撇撇嘴:“我那是西一鸥,再说了,这件懂事长既然说过了,那肯定就会办成的,有什么好惊喜的?”

  颜怀笑道:“若不是我口绽莲花,舌战胡县令,如何会有这么轻易?各中风采,难以一言以诉之……好了,你忙吧,我去找你家懂事长聊天。”

  颜怀说着,带着胡芦就从他身边走过。

  于三撇撇嘴,又低头看他那册子。

  忽然他耳朵一动,听到颜怀对胡芦玩笑道:“傻胡芦,高兴不?一会又能看到你紫苏姐姐了……”

  于三心中一颤。

  脚下一抬,他就跟着那摇摇晃晃的主仆二人进了客栈。

  客栈大堂里。

  坐在轮椅上的林启,见到了坐在轮椅上的徐瑶。

  这一眼的一个瞬间,对林启来说,有些五味成杂。

  两人的脸上,都只是淡淡的神态。

  徐瑶眼里有一丝丝笑意,似在嘲笑林启也坐在轮椅上。

  彼此都未在对方脸上看到情愫。

  那一个夜里的默契与相濡以沫,终究也只是被各自深埋了起来。

  移开目光,林启又想到江茹。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无咎,你竟然起来了?”

  说着话,颜怀踏入厅堂,将手里的文书轻轻一挥,笑道:“你托我办的事,我可给你办好了,嘿嘿,不负所托。”

  “辛苦子哉了。”

  “诶,你我之间,客套什么。”

  颜怀说着,看到徐瑶身后扶着椅背的白绣娥,忽然想起一事,从怀里又掏出一张契书,却是递给了徐瑶。

  他转头对白绣娥说道:“你这卖身契,我今天在户房给你改成了活契,但我可暂时不能还你。还给你,那是害了你。这样吧,我看徐东家身边也缺个侍女,不如就你来做好了。”

  他也不管白绣娥与徐瑶是个什么反应,学着林启偶尔那不容置喙的样子,道:“这事就这么定下来。”

  这边徐瑶拿着卖身契,转手便要递给白绣娥。

  白绣娥却不伸手去接,只是愣愣得落下两行泪来。

  “颜公子说得对,姑娘就是还了我卖身契,也不过是让我爹再卖我一次。”

  她说着,也不知自己心中是何感受,只是怯怯又说道:“往后,我就给姑娘你为奴为婢。能有个容身之处,也好过这样被卖来卖去……”

  白绣娥此话说完,徐瑶微微叹息,捏着那张纸,不知如何是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