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50 2019.07.29 14:00

  颜怀却是不走,坐在床头,手里抓着一把松子吃着。

  “无咎你可真凶,那四个人都是你干掉的?”

  “但我带胡芦去看过了,他说你使的全是阴招……”

  “倒是徐老板最后那一刺,啧啧,帼国不让须眉……”

  “你不过是一个小跑堂的,居然有人来刺杀你。莫不是眼花认错人了?”

  见林启不理,他也无所谓,自顾自的唠叨道:“你可知道是谁救了你们?”

  “徐兄?”

  “不是,你再猜猜。”颜怀颇有些神秘地说道。

  “我晕迷时,隐约听到彭畅的声音,总不能是那小屁孩吧。”

  颜怀手一抖,手里的松子洒了一床,讶道:“这么快就猜出来?”

  “你笑得太奇怪。”林启咳了咳说道。

  颜怀一颗一颗的将床上的松子拾起,眨了眨眼又问道:“你可知道是谁指使人来杀你?”

  他问完,又抢着说道:“你先别说话,我来猜。可是孙德友?”

  林启摇了摇头。

  “吴天?”

  “吴大人是我的好朋友……”

  颜怀哈哈一笑,用手指了指林启,又指了指自己,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道相同,才可相交,无咎与我,方称得上好友。”

  过了一会,他侧头问道:“李平松?”

  他说完,自顾自皱着眉头,沉吟道:“手法不像啊,那家伙一天到晚就是‘诸葛一生唯谨慎’,其实是个狗皮倒灶的,肚子里半点墨水。扯远了,他不会有这么果决的手段。”

  林启道:“你知道的还蛮多。”

  “嘿嘿,我也不笨。”颜怀嘟嘟囔囔地说了一会,又道:“那只能是江垣了,你摸到他们的什么事了?”

  “铁矿吧,我之前试探了一下。”林启淡淡道,“其实我很希望,真的是他们。”

  “铁矿?这么富?”颜怀惊叹了一句,下一秒,他又问道:“什么意思?你还有更厉害的仇家?”

  说着,他马上感兴趣起来:“有多厉害?”

  “你想像不到的厉害。”

  比你厉害整整一千年。

  **********************************

  天气渐热。

  朔风客栈前的空地上,于三让人搭起了一个大棚。

  此时里面站满了大半。

  颜怀踱着步,皱眉道:“他们真的都不招工?充值的钱也不要了?”

  “怎么可能不要钱啊,喊着要退回去呢。”于三苦大仇深的道:“要不是峰哥带了人打发了,现在还得闹呢。”

  颜怀挠了挠头,喃喃道:“不对啊,他们怎么会有这样破釜沉舟的勇气。”

  “按懂事长的计划,这时候祁县的劳工也应该开始有投靠过来的,那些商户也不该到现在还在强撑啊。”于三喃喃道:“他们现在根本是在砸钱要弄死我们的架势。颜公子,是不是你实行的不……不对啊?”

  “我实行的不对?”颜怀跳脚道:“你怎么不说是你懂事长的安排不对?”

  “我们懂事长,一向是料事如神的。”于三却也不觑他,梗着脖子道:“我们拉扯德云社的时候,懂事长三两句话,理都不理,看都不看,就把这么大的架子搭起来。全县商户反扑,我们懂事……”

  颜怀咋呼道:“你不懂,现在情况不一样。”

  “现在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反而搞不定。依我说,我们就应该找人砸上门去,把祁县那帮人赶出文水……”

  “馊主意!无咎说了,要把祁县的劳工也拉拢过来,那方才是上策。”颜怀正说着话,却见张成急急忙忙跑过来。

  “不好了!我们派去给韩氏盐行搬货的那批人出事了。”

  “什么事?”

  “据说是跟人起了冲突,打起来了,我们的人全被打得头破血流……”

  颜怀听了,抬脚便要去,张成却拦道:“颜公子莫急,刚才峰哥已经往那边去了。”

  他话音未了,那边丁勇匆匆跑来,急道:“派给童家修园子的那批人出事了,童家说他们中有人偷了东西。”

  颜怀抚着额头,正想说话,却见马仓扶着于二过来。

  于二一脸担忧之色,刚要说话……

  颜怀瞪圆了眼,惊道:“你……你……你怎么长出条腿来?”

  “我今早见你之时,明明只有一条腿啊?”

  “莫不是遇到老神仙了?”

  于二的眼睛红红的,似方才哭过。脸上表情却有些凝重,一肚子的忧愁正事要说,偏偏颜怀一脸好奇地盯着自己,他只好把裤管撩起来。

  那就先让你看看吧。他闭上眼,任由颜怀那贪婪的目光打量自己。

  那裤管下却是一条木腿。

  颜怀吸了一口气,问道:“这……这是……”

  “这是懂事长前几日找木匠订做的,穆师傅中午送来的。”

  颜怀蹲下身,把于二的裤管又向上提了提,也不顾礼仪不礼仪的,盯着于二的断腿与木制假肢之间看了一会。

  “这些线是用来牵引的吧?巧夺天工啊……”

  “颜公子,我们能不能先谈正事。”

  “此物大妙,若能普及,乃是惠及天下的大善事,还有什么更正经的事?”

  于二心中不耐,放下裤管,吃力地往后退了一步,说道:“颜公子,我家懂事长醒了吗?”

  “有什么事,你给我说也是一样的,无咎他伤还未好。”

  “我还是想见见懂事长……”

  颜怀眼睛一瞪,急道:“你是信不过我吗?无咎他伤了肺腑,要好好休养,不可说太多话,你们一进去,叽叽喳喳的,害他落下后疾怎么办?”

  也不是是谁一天到晚叽叽喳喳的。

  于二脸上怛忧之色愈重,只好无奈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

  颜怀伸手接过,只看了一眼,不禁眼皮一跳。

  那是一张警告条。

  勒令德云社解散,不然则捉拿所有为首之人。

  上面还盖着县衙的大印。

  这不跟自己那张“若有得罪还请见谅”的条子如出一撤吗。

  “唉,最大的靠山也反戈了,还吴大人是你好朋友呢!”颜怀的眉毛拧成了麻花,低着头走踱了几步,嘴里喃喃道:“这就很难办了啊……”

  “若有吴天撑腰,派保安队去把那些家伙打一顿什么都解决了。”

  “偏偏这吴天也反了,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屋漏偏逢连夜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