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 于三的册子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214 2019.07.19 18:00

  “咱们今天能亏得少些,估计只亏了个二三十两。”

  “你不要总是想着亏多少赚多少,现在是跑马圈地的时候,重要的是规模。规模懂吗?那么多公司,上市后都还在亏损,知道为什么吗?主要看的是市值。”林启语重心长地说道。

  于三一头雾水,喃喃道:“市值……”

  “你有一块饼,买这一块饼,你花了一百两,贵不贵?”

  “一百两!”于三惊呼道:“我又不傻,怎么会买?”

  林启笑笑,玩笑道:“但要是全天下只剩这一块饼,大家都想吃呢?”

  于三百思不得其解,喃喃道:“怎么会全天下只剩这一块饼呢?还偏偏是我的饼?”

  他想了半晌,抬眼看见林启一脸笑意,不由恍然大悟:

  懂事长这是在耍我玩呢!

  “是,是,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怎么办?你还来问我!公司的组织架构完善了没有?员工的服务意识培养了没有?市场调查做得怎么样了?潜在风险预估了没有?既然与你说过了,我只负责投资,你则是公司的CEO具体事务的负责人,这也要我安排,那也要我吩附,你便做个尸位素餐的管理者吗?”林启正色道,他此时虽是半玩笑的心态,但前世曾经管理偌大的公司,举手投足间自然带些上位者的威势。

  于三吓得一哆嗦,面色一白,嘴里嚅嚅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站好,把你身板给我挺直了。记得,你的形象就是我们文水乃至山西境内最大的人力资源公司的形象。成天畏畏缩缩的,成何体统!”林启又喝道。

  于三膝头一软,几乎要跪下来,却又不敢跪,勉强直起腰,努力摆出一幅‘好形象’,他低头塌腰的时间久了,背直不起来,此时伸着个头,样子颇有几分滑稽。

  林启背过手,侧过身打算作出一幅云淡风清的样子,却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懂……懂事长,您莫拿小的打趣,小的就是个混混,一切还得听您的。”于三卖好地说道。

  见林启面色一沉,于三赶紧补了一句:“小的一定做个合适的西一鸥,让您少操心。”

  于三说着,心中诽腹道:你操心啥了,一天天都是我在跑断了腿,你闲得没事还在客栈当跑堂的,这边每天亏着几百两银子,都是我在操心,你还在赚一个月三贯的鼻屎一样大的小钱……

  “先把组织架构完善一下,与你说过的,那些什么副总啊,项目经理啊,组长啊什么的都给找齐了,把绩效考核的事也落实下去,还有员工的保险问题……最重要的是,公司的安保系统要尽快落实。”

  “路漫漫而修远兮,你任重道远啊。”

  “懂事长,您慢点说。”于三从怀里掏了一根木炭、一本册子出来,从嘴里沾了沾口水,便打开那本子开始翻。

  林启好奇地看过去,见于三那本子上竟是奇奇怪怪的图案,如鬼画符一般,他眯着眼看了一会,猜想上面有一些圆圈下面带五根杠的应该画的是人,画了一排人那页应该是上次与他说的站军姿的记录。

  “这个鸟,下面拉这么多屎,是什么意思?”林启问。

  “这是鸥,西一鸥。下面不是屎啊,这是算盘,大掌柜的意思。”

  也不知于三翻了多少页,终于翻到空白处,拿着炭笔说道:“懂事长,你再说一遍吧。”

  “你这不识字可不行。”林启道

  于三苦了脸说道:“我二哥识字,我这两天在跟他学。”

  林启又反复说了几遍,于三又逮着不知道的名词一个个问了,问一句就在本子上画一道,林启看了看,见他好歹把组织架构图画清楚了。

  虽然自己看不大懂,他能看懂就好嘛。

  “以后这本册子,就可以叫《于三宝典》了,唔,这将是我大梁朝一份珍贵的商业典籍。还可以找些专家来研究你画的是啥。”

  “懂事长,您就不能不拿小的打趣吗?”

  林启笑了笑,不由暗赞自己慧眼识人:在文水县看了那么多天,果然挑了个脑筋活络的,我不愧是个霸道大总裁啊。

  “都明白了?”林启问道。

  于三点点头,又说道:“爷,您别嫌小的笨,小的晚上回去再看看这册子,一定整明白了。”

  “叫董事长。”

  “是,懂事长。”

  “你明天去穆姜那里领一辆找他订做的自行车,把你哥带来上班吧,做人事还还是做考核你看着安排。工钱跟张成他们一样,一月十两吧,也是按绩效提成。干得好也是有期权嘛。”

  因为上次见徐瑶出门一趟心情似乎有些高兴,林启也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订做了个自行车,这几天想想,又觉得毕竟不是在原来的时代,若送出去,难免有些让人误会。还是给于二吧。

  于三正想问‘自行车’又是个啥。听到后面的话不由得呆了呆。

  “爷,您说真的?真的让我哥也来干工?”

  “叫董事长,他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懂事长,愿意,愿意……”于三眼泪都出来。他忽然跪下来,一把抱住林启的腿,想说些誓死报效的话,张着嘴却不知怎么说。

  神经病啊,林启把腿拔出来,忽然说道:“你看。”

  于三转头看过去,奇怪道:“什么也没看到啊。”

  “周婶出来发馒头了,去吃饭吧。”

  **************************************

  马仓将手里的馒头啃完,舔了舔手指,吧唧着嘴里粗面的余味,有些满足地摸了摸肚子。

  他今年二十八岁,有一个五岁的女儿。其实他想留两个馒头带回家给女儿吃的,可是于三说过,分发下来的馒头可以不吃完,但不能带走,被发现的话是要扣工钱的。

  原话是:“大家都是干工的,没吃饱哪有力气干工,要是因为饿着肚子耽误了干活,万一断了工钱,家里面就更难过了。”

  但马仓已经很久没有干过活了,此该摸着肚子便有些无聊起来。半个月前,为了帮人出头,马仓将雇主打了一顿,当天便被赶了出来,工钱也没有结。

  其实他一惯是老实怯懦,那天也不过是无来由的就有些气不过。

  但老实人一旦凶一次,别人就只觉得他往日里是装的

  花钱请人来干活,还被打了一顿,雇主自然是满肚子委屈,放言出来不能让马仓这种“会咬人的狗”在文水县再呆下去。

  到前天为此,马仓家里已经断炊了十来天了,全靠邻里接济,他跟女儿才吊着一口气活下去。因此听说于三在招人,就算没出工也能得份什么“保底钱”,马仓毫不犹豫地就过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