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王八壳当锤使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66 2019.07.18 08:00

  周婶有些心神不宁地将手里的菜放下,她看了一眼厨房里林启请来的几个厨娘,依然觉得有些不习惯。

  她心头还压着另一桩心事,于是决定去大堂看看林启。

  掀开帘子,却见徐瑶与林启正并肩坐着。两人面前站在三个孩子,分别是卫昭、彭畅与妞妞。

  彭畅的小肥脸此时红通通的,时不时拿眼打量边上的妞妞。

  妞妞浑然不觉,她正看着徐瑶与林启,脆生生地说道:“徐姐姐,林哥哥,我爹娘说他们以后给德云牙行干活,赚的钱就多些,就不用我在家里做针线活啦,让我来给你们客栈帮忙呢。”

  她说着,小脸上满是喜悦。

  林启笑道:“那叫德云社,什么牙行,难听死了。还有,你不用帮忙,你们几个年纪小的,有空可以过来与卫昭彭畅一起学习。”

  “学习?”彭畅一听就泄了气,嘴里嘟囔道:“又要读书……”

  “以后,你们早上跟徐兄学武,唔,这么说起来我跟你们还是同窗。”

  “噗呲”

  林启转过脸,却见徐瑶一脸淡定地转头看来。

  奇怪,刚才明明听到她在嘲笑我。

  “咳,下午得空时,东家也会教你们读书识字。”林启接着道。

  “唉……”彭畅长叹一口气,肩膀便塌了下来。

  卫昭的心却早已飞到院子里,喜道:“真的是每天都能跟峰大哥学武?”

  林启点点头。

  徐瑶莞尔道:“你这跑堂还指派起东家来。”

  林启学着于三的样子,说道:“小的……再也不敢了……”

  妞妞知他学的是外面自称‘西一欧’的怪叔叔,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直到笑得没力气了便趴到徐瑶腿上,还指着林启咯咯笑个不停。

  看着徐瑶脸上恬静的笑容,帘子外,周婶深深叹了口气。

  “唉,看着跟一家三口似的,多好一孩子……也不知那江茹到底是什么人……这孩子看起来又是个干大事的,也不知是还好事还是坏事……”

  她心事重重地放下帘子,终究还是不好径直去问的。

  **********************************

  是夜,林启与徐峰在客栈门前坐着。

  看着眼前空阔的场地,徐峰似有所感,叹道:“很久都没有再像这样,这么多人聚在塑风客栈前了,你很厉害啊。”

  “又不是开武林大会,有什么厉害的。我就是败了些银子而已。”林启笑了笑。

  徐峰伸出手,拍了拍林启的肩,问道:“你现如今赚了许多银子,为何还给我们兄妹跑堂?”

  他本来想问“你莫不是对我妹子动了什么歪心思?”之类的,但看眼前的少年神色淡然的样子,实在是问不出口。

  若是自己这边自作多情,可就陷于被动了。徐峰粗厚的眉头拧起,这样的事情对自己而言确实是太为难。

  周婶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妹妹一天到晚面如冰霜的,林兄弟一天到晚云淡风清的,偏偏要我这糙汉夹在中间搓弄。

  这不是硬把王八壳当锤使吗。

  “创业有风险嘛,要是失败了也要吃饭。反正顾得过来,我还是得老老实实打工的。”林启笑道,转头看向徐峰疑惑的眼神,只好正经的说道:“我做这些,不是为了赚钱。”

  “不是为了赚钱?”

  “有件事,我需要很多人手。”林启说道:“还有就是,以前我一直在赚钱,实在是有些累了。觉得现在每天这样招呼招呼客人,擦擦桌子,反而能静下心想一些事。既不太累,也有事做,蛮好的。”

  林启说完,看着远处的月光。心想,也许是缺什么就更想要什么吧。

  从小到大一个人呆久了,如今在这当跑堂,这样热热闹闹的感觉似乎也不错。

  “你真是很奇怪。”徐峰说道,他虽不理解这个理由,但还是相信林启所言。

  好在刚才没有问出口。他心想。

  林启应道:“我奇怪的地方还多呢。对了,你不是想娶孙芸吗?过几天有笔钱进帐了,我陪你去孙家提亲吧。”

  “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徐峰惊道。

  “徐兄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嘛,怎么,我的命还值不起一点银子?”

  徐峰正色道:“你切不可如此,大丈夫不受嗟来之食。”

  “总之你别再去贩边了,我听万先生说今年形势不对……”

  “徐瑶派你来做说客的?”徐峰皱眉道。

  好嘛,直呼其名了,再谈就要谈崩了,林启摇摇头,笑道:“倒也不是,我是指望徐兄能帮我训练一批能打的人。”

  “哦?”徐峰来了兴趣,笑道:“你说说看……”

  *******************************

  孙氏布行前。

  孙德友面色不豫地从一只毛驴背上爬了下来。

  他本来雇有四个轿夫,今天却有两个死活也找不到人。剩下的两个抬不动孙大老板,府里别的仆役又指使不动,只好坐一遭大毛驴出来。

  他的长随孙福见他臭着脸,只好低声道:“老爷放心,明日小的就给您再找两个轿夫。”

  “有什么用,府里现在谁还听我的?”孙德友哼道。

  想起来就来气,不过是关了孙芸那丫头几天,自家那黄脸婆竟敢不让家仆来帮我扶轿。

  “我若不关着那野丫头,万一跟徐峰那小子跑了,黄脸婆一样要拿我出气。”孙大老板越想越气愤,颇有些委屈地用他的胖手揉了揉眼。

  却见店铺门口堆着几车的布料没人卸货,店铺后面也没机杼声传来。

  “怎么回事!”孙德友怒道:“为何布料来了也不卸,还有织工呢?都不上工?”

  布行的林掌柜从店里一溜烟跑出来,嘴里急道:“东家,东家你来了,我正在找人卸货,让人去挑织工。”

  “这都辰时三刻了,你怎么回事?又起迟了?想被扣工钱?”

  “东家,我一大早就来了,这招不到劳工来啊……”

  “招不到人?”

  “东家竟还不知道?县里这两天许多人都被人带走了,以前是我们到汾拱桥去挑人,没被挑上的还哭爹喊娘的,现在要找人干活得要一早去抢。”

  孙大老板心想,我如何知道,家里两个要命的女人整日哭爹喊娘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老子还有心情管你这个。

  他只好问道:“人都被带走了?带哪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