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你的光辉时刻是什么时候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307 2019.07.18 04:00

  “军训嘛,列列队,唱唱歌之类的,我一会与你细讲。总之不许让人散着,这些人以后每天都得先来找你打卡,不许迟到、不许早退、不许旷工、更不许偷偷去给别人干活。”

  于三疑惑道:“爷,我大概懂……懂了,就是牙行对吧?但这怎么算都是亏本的买卖啊,每天那么多人找不到活,您还得给保底钱……”

  “哪有CEO这么早就开始担心投资人的盈亏的。”林启笑道,“这你先别管,给你三天时间,把这千把号人给我招集起来,这劳务公司的架子就搭起来了。”

  “是,是,小的一定好好干。”于三说着又问道:“这个‘劳务公司’是个啥?打卡又是啥?”

  “公司嘛,就是个大饼,大家一起吃。打卡就是大家每天找你点卯……”林启露出一个久违的表情,笑道:“我出钱投资这个公司,你来管理,我是股东,你是CEO,现在这些银子算是A轮投资,之后还有B轮,以后我们还可以在纳斯达克上市,敲个钟什么的。不着急,有钱大家赚,共同富裕……”

  林启也不管于三听懂没有,半开玩笑地说完,脸上露出一丝怀念的神色,在他身边坐下来道:“大体的都与你说了,现在开会,我们聊聊细节……”

  于三眼前一晕:“这些只是大体的?还要聊细节?”

  就这前头的,我还一句都没听懂呢。

  还不如杀了我呢。

  ……

  林启走的时候夜色已深。于三深深地叹了口气,摸了摸地上的银子,将布包好。转身借着灶火的微弱光芒,扒拉了一个木炭,在地上划拉起来,一直到天光渐亮……

  ********************************

  朔风客栈门前有块很大的空地,据说当年雁客徐铁就是在这里盘点货物人手,然后出发往雄州的榷场贩边,他们曾经为大梁边境贸易的顺差,作出过巨大的贡献。

  山西的商人们曾放言:“我们贩边一次,能把赏给辽国一年的岁币全赚回来……”

  这当然是吹牛,但他们毕竟也曾有过豪情,可惜这样的豪情也终究渐渐冷却下去。

  冷清了数年之后,朔风客栈前的这块土地上,再次人头攒动起来。

  人声鼎沸,更甚往昔。

  于三站在临时搭建的木台上,看了眼身旁本来装满铜钱的大竹篓。那竹篓已经空了大半,看得于三极为心疼,虽然这不是他自己的钱。

  但当他再望向周围的人群,一股豪情涌入心头。

  他不由对身旁的林启问道:“懂……懂事长,我们这劳务公司,好像还没有名字……”

  “唔,对啊,那就起个名吧。”林启目光扫着人群,漫不经意地说道。

  于三愣了愣,低声问道:“这名字当然得由懂事长您来起,比如什么商行,什么社……”

  “哦,那就叫德云社吧。”林启随口说道。

  “好名字啊!懂事长您真是才高八丈。”于三惊叹道。

  “八斗。”

  “是,是,才高八斗,您给大伙说点什么吧。”于三又劝道。以前胡县令就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发言,看着是极出风头的,虽然那发言也没什么用,而且这两年胡县令出现的越来越少,但于三还是十分羡艳那当众发言的风采。

  林启也不推却,点了点头,负手往前走了一步。

  于三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紧张起来,心中暗道:“我这个东家看起来年纪轻轻,却是气势非凡。”

  “肃静!懂事长要说话了。”他双手捧在嘴边大喊道。

  底下他挑选的管事层,和各个部长组长也跑着传话过去,千余劳工渐渐安静下来,个个摸着领到的钱,好奇地向台上看去。

  这个年轻人估计是脑子有点问题,居然把大家伙喊过来发钱。也许是未经世事,自以为是地想干什么大事。

  这时候,他大概要说些豪言壮语了。

  “那不是上次那个‘人间自有公道在’吗?”有人悄声嘀咕起来。

  “哈,还真是那傻子,‘我相信天理昭昭,人世自有公道’,呵呵,少年无知。”

  “嘘,听他说。”

  于三仰望着林启的英姿,心潮澎湃,他侧耳用心去听,决定将懂事长的教诲牢记于心。

  却听林启咳了咳。

  下一刻,他终于张嘴,对着人群大喊道:

  “江茹。”

  空气突然安静。

  “江茹。”

  客栈里,徐瑶抬起头,眼神里露出许些思索的神情。

  外面林启又喊了一声。

  场面鸦雀无声。

  “看来不在这里了。”林启有些失望,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身往客栈走去。

  于三犹豫了一下,还是拉了拉他衣角:“懂事长,这……就走了?”

  “不然呢?”

  “那接下来?”

  “这几天不都跟您说清楚了,开始军训吧。记得军训按招工的标准给他们结钱。要是有商户找工的话,你就安排一下吧。”

  于三愣了愣,张了张嘴,还未说话,林启已转身进了客栈。

  “你这就不管啦?”于三喃喃着,脸上慢慢浮出要哭的表情。

  这么多人,我可怎么安排咧?

  “咳咳,今天是我们德云社成立的第一天,刚才那位,那位发言的公子,就是我们的懂事长,我们……二麻子,你*的给老子闭嘴!懂事长就是大老板的意思。”

  “我是大家的西一欧,于三。西一欧就是大掌柜的意思……”

  “我们德云社,将是文水县,甚至太原府,基至河东路,最大的劳务公司……你*的,还想不想领钱了?听老子说!劳务公司就是牙行!牙行懂吗?一群蠢货!”

  “对!我们要是不叫德云社,就他*的可以叫作‘德云牙行’。好听吗?好听吗?你*的……”

  “吃饭?吃你*咧!”

  新上任的西一欧于三,在这一刻终于脱下了他的臭鞋,恶狠狠地砸向了人群。

  很多年后,他也许会回忆起,他一生的光辉与荣耀也许都是从这一瞬间开始的……

  风起于青萍之末。

  过了良久,文水县的上空传来稀稀拉拉的歌声。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嘿嘿嘿,哪里有我,哪里就有一二三四,嘿嘿嘿……”

  歌声中,于三看着那些愚夫愚妇扯着公鸭嗓子,如散落满地的小鸡仔一样到处乱跑着,一腔豪情化作欲哭无泪。

  “哎哟,婶子,您是我的亲奶奶行了吧?这是左,这是右,能分清吗?”

  “你们这叫队列吗?直?老子一边跑一边撒泡尿在地上,都比你们站得直……”

  “哎哟,叔,求您麻利点行吗……”

  第二天,场地上。

  “江茹。”

  林启喊完,目光扫了一眼新来的人群,在那些男女老少的脸上只看到迷茫,再一次失望地叹了口气,转头就走。

  木台上,又只剩下口瞪目呆的于三。

  人群之外,林启有些遗憾地想着,应该是不在文水县了,做好找遍全国的准备吧。

  “唔,欧洲的计划也要开始想了,她总不至于穿越到美洲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