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5章 说书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223 2019.08.06 06:00

  林启摆手笑道:“无论大梁也好,西夏也好,哪怕契丹也好,总有一天大家都是华夏之邦的兄弟姐妹们嘛。也许几百年后,一千年后……”

  颜怀一听此言,如星火点干柴,一下就把他烧得跳脚,他是极不苟同这句话的,于是眉头一拧,快步上前,撸着袖子便要与林启,大辩一场。

  林启从小受的教育与颜怀不同,也不愿与他争辩这些。毕竟他心中也理解,这个时代的人观念不同,他也尊重颜怀的想法,暗悔不该与这愣头青说这些,这些话对眼前这个大梁少年来说,确实是太超前了。

  于是林启只好笑道:“我刚才口不择言,子哉勿怪。”

  颜怀却不满他云淡风清的样子,正色道:“我能理解无咎说的,就好比战国终究一统为秦,天下皆为秦人。但若人人都抱此想法,谁又有家国情怀?若他日,西夏或辽国举兵来犯,又有谁来保家卫国?”

  见林启不答,颜怀愈加激动起来,慨然道:“或许我说保家卫国这四个字,有些太大了。我只说,若异族屠刀举起,要砍向我大梁男儿的父母妻儿之时,难道还要抱着兄弟姐妹之念?”

  “也许几百年后,一千年后,终有无咎所言那天,我颜子哉若生于那时,也愿与他们作兄弟姐妹,但如今不行,如今我若抱此念想,如何对得起我大梁一代又一代抗争而死的忠魂英烈?如何对得起我大梁一年又一年死与铁蹄之下的冤魂同胞?”

  “男儿若不思为家国,何须生此好脊梁?”

  林启心中微叹。

  对于颜怀来说,那些千百年之后的事过于遥远了。一个时代的人,做一个时代的事,抱一个时代的思想,自己确实是无话可说。

  他抬眼见颜怀还是一由不依不饶的表情,只好诚挚道歉道:“我确实是口不择言了。”

  颜怀道:“我只是觉得,无咎你对我们梁朝,报国之心有些太淡了……”

  林启心中翻了一个白眼,我才来几天。

  “梁人也好,西夏人也罢,大家都是人嘛,未必就是敌人。”

  颜怀掷地有声道:“我当然不是说他们全是敌人,但西夏、辽国有虎狼之心者,图我大好山河,则虽远必诛。”

  林启好笑道:“我不过只是一个跑堂,你也还未入仕,言之尚早。”

  “处江湖之远亦忧其民。”

  “那万一我要真是西夏人,又该当如何?”

  颜怀正色道:“绝无可能。”

  林启道:“但世事未必就如你所想。”

  “无咎你这些日子以后,所做的事,虽无报国之心,却有护民之情,在我眼中,你便是梁人,今日是,以后也是。”

  他说完,目光直视林启,一片坦诚与笃定。

  林启心中微叹,竟不知如何回应颜怀这样的热血与信任,只好说道:“我也不是别的意思,只是恰好想到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

  林启看颜怀炽热的目光,暗道,给你说个故事也好,省得你老要找我打辩论。

  手指在膝上轻轻点着,林启开口道:“有一个朝代叫做北宋,时局我大梁有些相似,也是西有西夏、吐蕃,南有大理,北有辽国。百年间各国战火纷争,江湖豪杰有报国之心者,也纷纷聚义,其中就有丐帮,丐帮帮主乔峰,使得一手降龙十八掌,武功高强,人中豪杰。话说当年,西夏意图进犯北宋。丐帮中人便夜探西夏军营,刺杀西夏大将赫连铁树……”

  《天龙八部》的故事,林启看过几遍,很小的时候,他父母健在之时,他写完作业也会死皮赖脸地趴在沙发上,看电视里演的那些高来高去的武林高手。长大后偶有闲暇时,也会翻一翻书。

  如今林启处在这个时代,对环境、人物的心境的了解,不知不觉中也更深了些。这些日子以来,有时候夜深人静,他翻着脑海里的资料,翻来覆去,偶尔也会想起这个故事。

  它并不考究,但其中的恩怨情仇,豪气任侠,英雄落寞。在他见到一些人、一些事后,偶然也在脑海中浮现起来。

  他也不打算完完整整讲给大家听,但反正这个午后,既有闲暇,也有听他讲故事的人。便像朋友间小聚,偶尔说个闲话那样,娓娓说了起来。

  毕竟他也是很多很多年,没有拥有过这样的惬意时光。

  又因为是和颜怀谈论到身世,想起了乔峰,林启便依照九七版电视剧的脉络随口道来,堂上诸人,听着他说着话,愈发静下来,个个凝神细听。

  白绣娥渐渐平复了那满脸惊恐的表情。

  紫苏手里的团扇也慢慢停下来。

  方芷柔放下手中的毛笔。

  胡芦也不再支着头。

  颜怀就更不必说了,他一向是最爱听故事的。

  林启说着故事,抬头间,与徐瑶对望了一眼,见她明眸如水,也不知在想什么。

  日光的影子渐渐拉长,堂里诸人,包括林启自己,都沉浸在故事里。

  他成长之后,在金钱与执念与世俗中挣扎了许多年,其实对这些故事和情怀也已经淡忘,但此时,置身这个古朴简陋的店中,与这些人讲着讲着,儿时读武侠时那种任侠激荡,畅意憧憬的感受便慢慢清晰起来。

  很多年前,也曾想过少年一袭青衫追琢一生所爱,也曾想过以武犯禁打碎陈规、千里江山任去留,也曾想过一身绝技压世上群豪……

  于是林启随口说着那些记忆中的名词,什么西夏一品堂、亢龙有悔、凌波微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之类的,也慢慢打起了精神。

  本来只是想简单讲两句,此时见众人的样子,他便尽量将脑海中整个故事的轮廓,都给这些人详细说了。

  也不知什么时候,卫昭、彭畅、妞妞也跑进来,挤在胡芦的身边,探着头,凝神听着。

  待到徐峰回来,又待到于三、于二诸人下班,于是马仓、常志、皮秋、张板等保安队众人也跑过来听,或站或立,如听说书一般,个个盯着林启讲。

  这天,朔风客栈里,众人时而屏息凝神,时而拍案惊叹……

  待说到杏子林丐帮大会,乔峰遭众人发难,百口莫辩。

  颜怀愤然拍桌骂道:“一帮无知小人,乔帮主武功盖世,英雄豪杰,竟受此奇耻大辱。他一生为大宋立下屡立奇功,怎么会是契丹人?”

  徐峰也是双目圆睁,怒道:“世间匹夫,惯会落井下石,只恨英雄遭此大辱。”

  他二人发表完评论,便盯着林启等他说下去。

  却见林启抬了抬头,张开嘴,下一句话却是:

  “天色不早了,快开饭吧,好饿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