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 乐莫乐兮新相知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104 2019.07.23 06:00

  万渊翻了个白眼,说道:“快意个……,一开始是挺快意的。但你这样磨了我整整三日,嘴里不停不休,谁吃得消?老夫若不是要躲着你,何苦要受这披星戴月、连夜赶路的罪?”

  少年却不恼,反而笑起来:“知己难求嘛,你我志趣相投,不多聊几句岂不可惜?世间像你我这样学识渊博,却不无趣的人,又有几个?正该把酒言欢。”

  万渊撇了撇嘴:“老夫年纪大了,精神不济,熬不住你许多话。”

  少年笑道:“此话怎讲?万先生正当盛年,比如前日,我就看到有两名拢烟阁的漂亮姐姐,清早就从万先生房里出来。”

  拍了拍手,他眉飞色舞地又说道:“那真是柳腰轻扶,云鬓松散,玉容倦怠。可见万先生体力是极好的。”

  万渊老脸一红,叱道:“你休要胡说,平白毁了老夫清名。老夫不过是年纪大了,腰有些不好,寻人按一按而已。”

  “诶,谈什么清名嘛,你当日在府按大人面前,也敢狂歌‘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直言不屑与那等碌碌之辈为伍。此等恣意豪情,何须在乎什么清名?”

  那少年竟是个话痨,絮絮叨叨又描述起当时的情景来。

  万渊长叹一口气,是觉得喉咙里一阵干痒,不想说话,便转头不去理他。

  那少年也无所谓,又道:“你我皆爱李白,平生最钦佩的人又都是诸葛孔明。正该一起诗酒趁年华,凤歌笑孔丘。”

  万渊无奈,偏过头,咳了咳,瞄到墙上的字,便指着那幅《将进酒》说道:“你看此诗如何?”

  说完觉得自己嗓音都要冒烟了。

  少年顺着万渊的手指看去,第一眼便观摩了字:“字还行,有一点笔力,但还差火侯。”

  说完便摇了摇头,再读那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只这一句,少年神色间便有些动容,他站起身来走过去,嘴里低声念完此诗,身体都有些颤抖起来。

  良久,少年方才长叹道:“两百余年,竟还能再出一个李太白……”

  不觉间他竟有些泪目,喃喃许久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又是良久,他走到万渊身前,问道:“这是何人所著?”

  若是往日,万渊定要调侃一番当日林启托词李白的事。在他想来,此诗应是林启认识之人所写,只是不愿透露姓名。

  但此时觉得嗓子干哑得难受,万渊只是摆了摆手,指了指林启,一句话都不想与那少年多说。

  少年顺手万渊的手看向林启,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嘴里念道:“竟有人与本公子一样的风采出众之人。”

  听他此言,林启有些尴尬地愣了愣,勉强将自己职业性的笑容挤出来:“不敢不敢……在下米粒之光,岂敢与皓月争辉。”

  见他语态从容,那少年似乎心中极为喜悦,走到林启身边站定。向他的小厮问道:“葫芦,你说我与这位公子谁更好看一些?”

  那葫芦有些茫然的眯眼看去,见两个少年身量相似,一样的俊秀颀长,连面容竟也有几分相似。

  但又怎么样呢?我又不是女人,管你们这些,神经病啊。

  如此想着,他揉了揉睡眼惺忪的脸,随口道:“那自然是少爷你更出众一些。”

  少年皱眉道:“你想糊弄我?”

  胡芦撇了撇嘴,颇有些无奈地说道:“像少爷你这样的,走在街上就已经很引人注目。与这位公子站在一起,两个如此出众的人,看着又更是震撼些了。”

  “说的好,该赏。”

  胡芦敷衍地应了声“是是是”打了个哈欠,又趴在桌上。

  少年也不以为意,向林启问道:“这墙上的诗是你写的?”

  林启摇摇头说道:“不是,这是李太白所著。”

  “怎么可能?太白全诗我倒背如流,从来没听过这一首,如此气势磅礴之诗,若出自前朝,定是人尽皆知。”少年断然道。

  “我也是在一本书上看过,想来可能是什么孤本吧。”

  少年道:“你也爱看书?看过《三国志》吗?”

  《三国演义》我倒是看过,但我不说。

  林启不想让这少年借机攀谈,随口道:“没有啊,你看过《后庭记》吗?”

  “哦?《后庭记》是本什么样的书?”那少年好奇道。

  林启其实说完就后悔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恶趣味,非要随口多说了一句。只好摆摆手:“这就说来话长了……”

  “无妨,我们慢慢聊,今天说不完,明天、后天、大后天都可以聊……”

  林启终于明白,为什么万渊要连夜从太原赶回来。

  那少年见他不答,也毫不在意,慨然道:“那我们先聊《三国志》也可以的,我平生最佩服的人物,便是诸葛先生……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何等让人追思。”

  林启敷衍地点了点头,有些无奈。

  那少年说得高兴,也不管他脸上的表情,竟絮絮叨叨又背诵了全篇《出师表》来。末了用他清澈的眼睛看向林启,诚挚地问道:“你怎么看?”

  林启无奈赞道:“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好!好!”

  “简直不要太好!”

  那少年一拍桌子,林启吓了一跳,却听他道:“好一句‘千古谁堪伯仲间’,知己啊,乐莫乐兮新相知……”

  又低声念了两遍,他问道:“此诗可有全文?”

  林启暗暗叫苦,一时疏忽,被这小子缠上了。他推拒了几次,那少年却一直在耳边喋喋不休起来:

  “世间真正懂丞相能有几人,我前两日便在太原遇到一个人,他常念叨‘诸葛一生唯谨慎’我本以为是个知己,便与他多聊了几句,没想到是个狗皮倒灶的……”

  “对了,狗皮倒灶是我这两天学的新词……”

  “君子执身以周,我不该在人后说人坏话的。但那个老匹夫实在是浅薄世故,而且心眼也小,我不过是讥讽了他两句,他居然便生气了……”

  万渊听了,心中暗道:“你哪里是只是讥讽了两句,在府按面前那样奚落李平松,若非看你后台硬,他早把你剁了喂狗。”

  如此想着,万渊不由遗憾地深深叹了口气,李平松怎么就有这么大的胸襟气度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